酸?芍藥與桂枝

這個類別的文章,主要是寫下一些我自己在讀書或是嘗藥的時候,
在自己心裡或身體上所得到的反應或聯想。
不一定都正確無誤,但是希望留下自己的記錄,
能夠做為日後再反思,或是向其他同好先進請益的扣門磚。

另外,我認為在中醫之中,無論是概念也好,病證也好,身體的機制也好,
很少單獨談到單一的功能或是效應。
所以才有像是「陰與陽」,「氣與血」,「十二經」,「五行」等等,
成組,至少也是成對的描述出現。
因為如此,所以我會想嘗試在談藥味的時候,也至少另外再提及一項,
一同做為類比或對比。
再多加至少一個象度,可能會讓形容更加立體。

一開始想要聊的,就是常常被認為是「酸」味的芍藥,
以及在「桂枝湯」與「小建中湯」中一同使用的桂枝。

曾經在Blake君的blog中,見到談及烏梅藥性的文章,提到:
今人談桂枝湯的時候也會提到說芍藥和甘草的組合是酸甘化陰用於收斂,養陰。
 可是如果真是這樣解釋,那用烏梅不是更好?(笑)

想想,的確。

芍藥真的是酸味嗎?我自己再怎麼嘗,也是只有一絲淡淡清幽的苦味而已。
這真的是誠如明朝的張志聰先生在《本草崇原》中說的:
性功可以強辯,氣味不可訛傳。

在我心目中的芍藥的作用,是「加強血分回流的推力」。
這和我認為的桂枝的作用,剛好是相對的。
如果這樣想,那就和芍藥的「苦味=火的味道」相合了。

另外,在《本草崇原》中,對於《神農本草經》裡的芍藥,
是這樣描述的:
氣味苦平,無毒。
主治邪氣腹痛,除血痺,破堅積、寒熱、瘧瘕,止痛,利小便,益氣。

在中醫裡面認為的五味與五臟與五行的搭配,
認為是「苦→心→火」這樣的組合。
也說到「心主百脈」,所以,只要是能量上的「氣動力」,
或是物質上的「血分」,都會和脈這個通道有關,
也就是,都由心所主宰。
所以說,芍藥的苦味,其實是本於「心」的作用點來思考的。
當然,就像我們前面提到的,中醫很少只用一個層面或是一個象度來看待一件事情,
所以,芍藥會直接發生作用的位置,也不會是只在一條經脈,或是一個臟系統而已。
只是我們可以用這個苦味,來當做思索的出發點,整理整個體認它的理路。

人體的機制作用,都是建立在「動的循環」的前提底下,
也就是「推入的力道」以及「拉出的力道」兩種力量的均衡作用。
芍藥所提供的作用,所謂「除血痺,破堅積」等等,
都是一個因為人體循環上的「不動」所產生的問題。
而,破解這樣的「不動」,卻並非是「向外推出」,而是「向內收回」。
就這樣的作用機制來看的話,「桂枝」可以說是剛好相對的,
也就是說,「桂枝」提供的,是「向外推出」的力道。

可能是因為這個「向內收回」的性質,才會被硬加上「酸=收」的說詞,
來合理化芍藥在氣味與作用上的線索。
但是酸比較能夠理解為「減少出去的力道」,
而芍藥的苦則比較偏向「加強回收的力道」。
就結果來看,可能很像,但是就實際應用上來說,這絕對是不一樣的機制。

所以在桂枝湯中,除了使用桂枝,加強人體在循環上「由陽入陰」的動力,
還需要配合芍藥,把回收的力道也一併加強,
這麼一來,就可以達成動力上的有放、有收,
在人體最外側的太陽經上,可以用桂枝把邪氣推出,又能藉芍藥來回收正氣,
而不會傷害到人體原本的正氣,在結果上,就是成功「排除」了感冒的外因。

另一方面,在小建中湯中,芍藥的用量被加倍了,
這是因為,小建中湯主要是以「補養」為基本思考。
剛剛也說到,芍藥能夠提供血分在回收上的動力,
而「動力」這個詞,在古代的中醫書籍中,我認為,
是「氣」這個字義的集合之中的一個子集合。
因為芍藥能幫助回收的動力,所以在《本經》中的描述,認為芍藥能「益氣」;
也就是說,芍藥減少了人體自身動力在回收血分上面的負擔,
同時也加強了「回收養分」的效果,所以能達到補養的目的。

既然血分在回收上的動力獲得了輔助,肝系統,也就是「藏血」的機制系統,
自然在回收效率上會變好,達成了養護肝的結果。
小建中湯雖然是「小」小的「建」立起「中」焦的機能,
其實,對於養護肝系統,也有莫大的助益。
所以我們也可以發現,調整芍藥和桂枝的比例,
可以找出一些「發散」與「補養」的作用,在應用上的思考理路。
另一方面,也可以大致把芍藥與酸有關的說法,再次做出澄清。

在〈酸?芍藥與桂枝〉中有 8 則留言

  1. IL君抱歉,我還是不懂您文章裡提到,芍藥有「加強回收的力道」的作用?
    從本經主治上,好像看不出有這樣的作用耶

  2. 桂枝若看成是「向外推」的「動力」的話,芍藥就可以看成是「向內收」的「動力」。
    這個是在桂枝湯與小建中湯裡,兩者用量比例的不同來思考的。

    氣味苦平,無毒。
    主治邪氣腹痛,除血痺,破堅積、寒熱、瘧瘕,止痛,利小便,益氣。

    在主治上的問題,都是偏重於「血的動力」方面的問題,也就是血因為沒有動力而停滯。
    而這由「」痛可以看出來,它可以在太陰,也就是血回歸、統整的地方,發生功效。
    主要是從這兩個觀點來進行推理的。

    不知道這樣有沒有回答到問題?

  3. 現在好像有白芍與赤芍之分,但《本經》裡並沒有區分,想聽聽IL君的看法?

  4. 這下尷尬了……時隔近四個月的今天,
    我才發現這邊還有一篇回應?

    赤芍藥是一個很微妙的存在。
    因為我所知道的芍藥,本身也有開紅花哩。
    所以我自己也不太了解赤芍的定義以及使用方法

    如果就仲景方中來看,
    似乎有白芍就已經很夠用了?
    至少白芍就已經很能符合我希望達成的藥效。

  5. 赤芍清熱涼血, 活血散瘀; 白芍養血斂陰, 柔肝止痛。
    赤芍洩肝火, 白芍養肝陰。
    赤芍散而不補, 白芍補而不瀉。
    兩藥伍用, 一散一斂,  一瀉一補, 清熱退熱, 養血斂陰, 散淤止痛的力量加強。

  6. 謝倒是不敢當啦~畢竟還遲到蠻多的……

    不過芍藥的紅白之分,也算公案之一,
    紅芍倒底所指為何?恐怕也不是所有人都說得清楚。

    看到日本人對於芍藥的定義,
    恐怕還比中國人自己,要來得明白很多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