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血?當歸與地黃

說到補血的方子裡頭,很主要的藥材,
我想,大概就是當歸與地黃這兩味藥材了。
但是,同樣都是補血,它們的差別又是什麼呢?
為什麼有的時候用當歸,有的時候用地黃,有的時候又同用呢?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這兩味藥在《本經》中是怎麼描述它們的:

當歸
氣味苦溫,無毒。主治咳逆上氣,溫瘧寒熱灑灑在皮膚中,
婦人漏下絕子,諸惡瘡瘍、金瘡。煮汁飲之。

地黃
氣味甘寒,無毒。主傷中,逐血痺,填骨髓,長肌肉。作湯。
除寒熱積聚,療折跌絕筋。久服輕身不老。生者尤良。

這邊小小岔題一下。
其實我一直覺得,要了解藥性,一定要以《本經》為基準
把《本經》的說法想通了,再來參考一下後人對於這味藥的說法,以為輔助。
後人的說法,有的時候很對,會補足了《本經》的說法,把它解釋得更仔細;
但是,有的時候卻不見得很對,或是在任何狀況下都對。
如果通通把這些描述都讀到自己的腦子裡,就會很容易失去理解與思考的骨幹,
在千百年來的典籍中迷失。
可能是越讀越不通,或是變成對於資料收集產生偏執或焦慮,
結果,都是距離清明的認知,越來越遠。

回到這兩味藥材的性質上面來思考。
當歸的味道是「苦溫」,地黃則是「甘寒」,我們就可以知道,
它們主要會發生的作用點,應該是不同的。

當歸的「苦」和「溫」,我們各可以得到一個方向的線索,
就是它有「苦→火」的性質,以及「溫→偏動態、向上」。
我們在用當歸的時候,是用它的根部,我們從這邊又可以得到一條線索,
就是我們在用它的「由下而上→由陰出陽」的性質;
同時,它的根的外皮是黑色的,內部是白色,而花開的是紅色的,
又可以知道,它是由「白→金」(肺系統→物質氣),
向下生出「黑→水」(腎系統→流體物質)的性質,
而向上生出「紅→火」(心系統→能量的根本)的結果。

綜合上面的線索,我們可以拼湊得知:
當歸會產生助益的部分,是「血分→流體物質」這個概念的集合之中,
血管之中的「含血紅素、帶氧氣與動能的血液」。

地黃的「甘」和「寒」,我們就可以想到,
它是有「甘→土」,以及「寒→偏靜態、向下」的性質。
地黃的顏色偏黃色,而且又有黏稠的性質;
莖不但會有很多細白毛(類似毛細孔、微血管之類的管道的模樣)
也會開出紫紅色的花(最後成為血)。
綜合以上的狀態,在聯想之下,
就很類似於「食物在經過消化之後,成為很細密的食糜」的樣子。
所以,地黃會補益的部分,在「血分→流體物質」之中,
偏向於「不含血紅素、單純含有養分的血清」的部分。

我們知道,人體的消化食物、轉化成身體所需養分的作用當中,
最先碰到的關卡,就是由胃承接食物之後,由脾來負責將養分運化。

其中,食物中純粹的能量的部分,會在膽的判斷(清升)中,
透過脾而直接向上轉輸,送入「能量心」之中,
成為「物質心→心臟」轉運的直接能量,也就是含有氧氣的鮮紅色血液。
附帶一提,這些作用機制,在西醫的解剖之中,不見得都看得到。
也是中醫所謂「中焦取汁」之後,「奉心化赤而為血」的部分。

而食物中的物質的部分,在胃袋中經由膽的判斷(濁降),向下轉輸,
先在小腸之中,化為更細緻的食糜,之後,透過「能量心」輸導至小腸的熱能,
讓小腸也有足夠的「火力」,將食糜「蒸餾」抽出有營養的部分,作為身體的「營養液」。
這邊,是西醫在解剖中,比較容易觀察到的消化機制。

從這邊我們可以額外知道一個中醫與西醫的差別:
西醫無法觀察、描述以及解釋非物質層面的人體機制
進一步來說,
西醫無法認知「能量可以不藉由三次元物質化的管道,直接作出有方向性的運輸
這件事。
因為在觀念上,西方科學是「唯物論」,這是西方科學的先天限制,
西方在哲學方面的科學,於希臘城邦時代結束、羅馬帝國奉基督教為國教之後,
就已經完全停止發展,甚至可以說有許多成果的遺漏。是倒退的局面
希臘時代,由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人所提出許多哲學觀念,
像是第五元素、靈魂概念、轉生概念、非物質活動、心靈修為與提升等的思想,
在今日的西方科學或技術發展上,大概都進入無以為繼的困境。

所以西醫在醫學研究上,勢必有很多死胡同要自我打通。
也所以,西醫對於很多人體的運轉不暢,都只能瞎說是「沒病」、「正常」,
尤其是對於精神、心智、行為方面的非常態,根本是束手無策。

如果再回顧我們前面提到的,當歸與地黃的性質,
這樣,我們大致就把當歸和地黃所生產的「血」,
又做了稍微更清楚一點的分別了。

也因為如此,當歸提供的是一種比較有動能的「血」,
所以它能在「咳逆上氣」,或是「溫瘧寒熱灑灑在皮膚」的問題上發揮作用。
也就是說,當「氣→能量」在失去有方向性的物質流可以依附的時候,
當歸以「有動能的血液」,能夠提供這方面的協助。
而「婦人漏下絕子,諸惡瘡瘍、金瘡」這方面,
則是「血失去有方向性的動力」時,會出現的問題。
所以當歸也可以用它幫助產生「有動能的血」的效果來解決。

另一邊,看到地黃的描述中,「主傷中,逐血痺,填骨髓,長肌肉。
這些都是因為「有營養液的注入」,所產生的好處。
所以它能夠「除寒熱積聚,療折跌絕筋」。補益在物質肉體上面的損傷或問題。
另外,我們特別看到「填骨髓」這件事。
因為地黃是很純粹的「物質血」的養分與精華,所以它能夠直接幫助骨髓的生成,
我們甚至可以大膽的說:
地黃才是解決各種骨質疏鬆,或是白血球生成問題的要藥。
又因為「腎主骨」,所以才會把地黃的作用,與「補腎」結合成一起。
特別是「生者尤良」,這是因為生的地黃,含有的養分才夠新鮮、完整,
一旦蒸熟之後,因為地黃的主要效果是來自「甘寒」;
又因為,我們知道,物質的效能在正常運作溫度範圍中,溫度越低,
因為分子間距越小,所以能量的傳導效能越佳,含有分子潛能也越高。
所以,熟地黃的效力勢必不如生鮮的時候,卻只留下它的「黏膩」的性質而已了。

如果我們得出了上面的結果,那麼,
在當歸與地黃分別的使用時機方面,以及配伍上,
相信,就會有比較清楚的參考脈絡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