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水之別:黃芩與茯苓

Blake君的blog裡查找有關柴胡的資料的時候,
偶然看見Blake君在討論小柴胡湯的文章中提到的一段話:

……心下悸,小便不利者去黃芩改為茯苓,用茯苓可瞭解,但不甚明瞭為何要移去有逐水功能的黃芩?依黃芩主治「腸澼泄痢,逐水」可見其有把水從已經開通的地方運輸出去,且似乎主中焦以下之運輸,與白朮的功能類似。但是若無開通之處,則反增其脹滿。因此才去黃芩?……

仔細想想,「逐水」這個功能真的是涵蓋很廣的範圍。
身上原本就有的水,氣血停滯所化成的水,應該排掉而排不掉的水,
因為冷熱的變化所凝成的水……,有這麼多的「水」可以「逐」。
而所謂脾運能除濕,腎主水,肝主疏泄,好像大家都和水有關。
究竟哪味藥是在哪個、或哪些系統上發生作用,逐了什麼樣的水,
在古書中常常沒有很清楚的一口咬定。
像這個時候,就是要來玩「推理猜一猜」遊戲的時候了~

黃芩在《本經》之中,是這麼形容的:
氣味苦,寒,無毒。主治諸熱,黃疸,
腸澼,泄痢,逐水,下血閉,惡瘡,疽蝕,火瘍。

茯苓在《本經》中的描述如下:
氣味甘平,無毒。主治胸脅逆氣,憂恚驚邪,恐悸,心下結痛、寒熱、煩滿,
咳逆,口焦舌乾。利小便。久服安魂養神,不飢延年。

看來,我們可以觀察出第一個差異點了:
黃芩之功在「逐水」,而茯苓之用則是「利小便」。

黃芩是一種外皮黃綠或是黃褐色,中層黃色,內層黃綠色,
中心黑色並且空洞的草本植物;
由此,我們可以知道,它會和肝系統(綠)和脾系統(黃)的運作有關,
也含有「將水(黑色)向外逐出(空洞)」的性質。
我們在入藥的時候,是用它的根部,這是取「由陰出陽」之意,
也就是「由物質中產出能量」的這段反應。
再加上它有苦(代表象徵能量的火)、寒(降低機能)的性質,
我們可以知道,它有降低過亢能量反應的功能。

一般來說,當食物在胃中經過第一次運化而下到小腸的時候,
小腸會將食糜吸收,第二次抽出以分解物體而產生的養分,
之後,再送入大腸。
大腸通常的溫度一定是要比小腸低的,因為大腸的末端就是連接直腸加肛門,
如果它不夠冷縮,這個「門」就關不住了。
附帶一提,這個「冷縮」的性質,和肺十分相似,也是和肺相互表裡的表現之一。

小腸靠著由心直接供應的高能量,一方面可以二次分解食糜,
一方面可以間接加熱大腸,將大腸中無用的食糜「烤乾」,
在加熱過程之中所蒸發的水汽,會上升入肺中「冷凝」,
而下降進入腎中過濾,再於膀胱中留存,等待氣化排出。

如果有了異常,大腸溫度高於小腸的話,那會怎麼樣呢?
大腸中的水無能蒸散,而大腸又沒有主動處理水的能力,
當高熱的廢水與廢物過量而造成大腸的壓力時,
大腸的冷縮作用低落,就只好不停的通通由肛門排出了。想憋都憋不住。
所以我們可以觀察,腹泄時,若肛門有灼熱感,糞便不成形,就是所謂的「熱痢」,
那就可以聯想到,這是大腸過熱,或是小腸能量不足所形成的。

我們前面提到,黃芩主要會在脾系統和肝系統發生作用。
再回看到黃芩能治「黃疸」的方面,就可以印證,
它能夠解由脾胃而散發至表皮的熱,也就是「土生金」這一段能量的過亢。
如果由脾系統入肺系統的能量能夠降溫,
那麼,肺系統的冷凝效果就可以相對提高,能把水經正常管道交由腎系統處理。
身體各處,尤其是腸(大腸→肺系統)、胃(脾系統),
因為過熱而無法冷凝的水汽,終於可以凝為液體水,
如此,我們便可以期待它的「逐水」功能得以發揮。
這是其一。

其二,我們提過,膀胱是全身的冷凝管,負責將冷凝水運送全身,並且貯藏起來。
因為冷凝水在吸收過全身各處系統運作的熱能,
所以貯藏在膀胱中的水,是已經被加熱過的冷卻水,比較高溫。
若是冷卻水在源頭(肺系統)就已經先從表皮散去,沒有冷凝下來,
膀胱裡就會缺少冷凝水,身體各系統就難以降低運作時產生的熱能。

又,我們知道,無論是西醫解剖中理解到的「肝醣」,
或是中醫裡所認識到的「木生火」的作用,肝都是身體的養分回收與貯藏系統。
如果肝一直處在過熱的狀態,養分便會一直在外遊離,而無法在肝中回收。
所以我們才會說「金剋木」,也就是:
當肺系統的機能在亢進的時候,身體內的冷卻水相對減少,會妨礙肝回收養分的功能。

黃芩能夠在肝系統發生作用,也就是說,它能用苦寒的性質,
暫時幫助肝對於養分的冷凝,將養分血由遊離狀況順利通過肝而降溫,才能回收。
所以,像「惡瘡,疽蝕,火瘍」這種血過熱而遊離的病狀,就能解除。
既然養分能回收,能量就不會過亢,充斥在系統中的水汽就能順利獲得冷凝,
自然也是「逐水」了。

茯苓和黃芩之用,主要著眼點就是《論》中在小柴胡湯加減中所記載的:
…心下悸,小便不利…

我們在前面黃芩部分的推理中可以發現,
黃芩主要是處理因為能量過亢,液體水被過渡汽化,無法冷凝。
但是茯苓主要是處理「心下悸」,也就是說,
這些水都是已經冷凝下來的液體,而且多半是在心的下方,
只是無法得到適當的能量排除掉而已。
水剋到火,好比對運轉中的引擎大量潑水,這會造成心無法順暢的持續高溫運作;
運作溫度不穩定,時高時低,運作效率也會時高時低,這就是「心下悸」的效應。
這個時候,如果用黃芩,並無法提供能量。
所以,需要藉由在松樹的陰濕根旁生長而出的茯苓的能量特性,
在水中加入能量而升發,以導入肺系統中冷凝。
水在順利由心下導入冷凝系統後,小便自然就會由過少而變多,這就是「利小便」的結果了。

這樣,我們就把黃芩和茯苓在排除液體水的功能,做出區別了。

附帶一提,常有書上說黃芩是安胎聖藥,其作用也是來自相同的原理。
母體因為需要多負荷體內新生子體的養分供給,所以全身在運作上,
尤其是對於養分相關的運作表現,會有經微過亢的反應。
但是,子體在子宮中成長,又需要安定,這和過亢的反應便有了矛盾之處。
如果母體的養分輸出機能過亢,子體便無法安定,因而容易過早脫離母體。
用黃芩,就是提供適當的養分與液體水在回收上的穩定效果,
所以會對於所謂的「安胎」,有一定的幫助。

在〈逐水之別:黃芩與茯苓〉中有 12 則留言

  1. IL兄解釋的真仔細啊~~

    在看曹氏傷寒發微的感想,
    茯苓適合去有形之水,以利小便的方式逐出體外。
    而黃芩是治因熱而濕的無形的水,熱退濕亦散。

  2. 呵呵,Derick兄好久不見。

    中醫藥真的是個很有趣的推理遊戲!
    雖然我還沒能完全參透所有的道理,
    不過在過程當中,倒是已經先享受了認識它的樂趣了~

  3. 讀來真是如神之筆.

    理解中醫,真的需要運用對大自然的觀察加上想像力才行.

  4. ondo君過獎了。
    平常有空的時候,就讀一點書,有一點心得,就寫起來做點筆記。
    希望是利己,也是利人。

    書上說「心藏神」,也就是說,人人心裡都有神喔。
    人能看到自己的內心,也就是明心見性,就能通到自己心裡所居在的神,也就是「通神」了。
    要能「通神」也好,有「神通」也罷,
    其實,都是不假外求的啊~

  5. 是不是有灼熱感的腹瀉用黃岑, 無灼熱感的腹瀉用茯苓? 謝謝!

    1. 這可不是這麼說的哩。

      這邊只談論逐水的不同,可不能直接連結到「腹瀉」上面。

  6. IL老師,

    又來請教囉 m(_ _)m

    照本文所說黃芩的作用,應該像是「退肝火」

    老師的文章一向是叮嚀別輕易退火

    那如果遇到肝比較嚴重的發熱或發炎

    1.除了實脾的基本功之外,還是有採用含黃芩的藥方的可能?

    2.西醫說的「猛爆性肝炎」跟ABC肝炎,其病機上有何差異呢?

    聽過一個急性肝炎發作好幾次還活著的醫案

    病家乖乖的吃西藥,也會吃偏方草藥(欖仁葉之類的)

    但就是會發作

    後來膽也割了(好像是因為結石)

    3.這個膽出毛病,與病家的肝是怎麼牽連的呢?

     

    1. 1.有啊,小柴胡湯裡面就有放。
      2.兩種只差別在發病速度快慢而已,都是來自於肝缺乏津液,
      又無法自脾胃中抽取補充所致。
      當然,西醫會和你說有一大堆不一樣的地方,還分ABCDE五種,
      那個無所謂啦!讓他們自己說說爽吧。

      猛爆性肝炎反而是要「快速」強健中焦脾胃才行。
      亂吃退火消炎的西藥或草藥,造成脾虛寒胃燥熱,
      膽氣不降,膽汁出不來,當然會膽結石,給西醫看,自然又是一刀。

      都是自己搞出來的。

      3.膽氣不降,造成肝實。肝膽本來就是表裡關係。
      所以無論是肝中風或中寒,仲景都用小柴胡湯來疏通。

  7. 感 謝 老師的回覆,感覺起來,肝炎跟小柴胡湯好像關係還不錯:P,還有些基本觀念請教老師

    1.「膽氣不降,造成肝實」這裡的肝實是指肝癌、肝包油之類的「陰實」嗎?

    2.「肝陰實」的直接成因,是肝疏泄力道不足,或肝缺乏津液,造成肝血凝緩而成實?

    3.肝炎本是「肝陽盛陰衰」的狀態?這與「肝疏泄機能相對亢進」是否為同義?

    4.吃這些治療肝炎的西藥或草藥,直接作用就是抑制肝疏泄的機能,並且破壞脾胃機能,造成胃燥熱而膽氣不降,肝血出路受堵,就造成「肝實」,可以這樣看嗎?

    5.原來「脾虛寒胃燥熱」真的可以並存XD,如果遇到這樣的病家,是可以一次解決,還是脾胃分開解決?

    1. 1.大範圍來講都是。
      2.簡單來說是這樣。
      3.直觀而言是對的。
      4.基本上是可以的。
      5.通常是一次解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