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中文「音容『宛』在」

這兩天這則新聞,不知道能引起多少人的回響和省思?
這也難怪我們的大考之中會出現火星文,而且還用錯的怪事了。

新聞原文如下:

太扯了 杜正勝送輓額:音容「苑」在
 
【中時電子報 】

教育部不久前委託民間業者製作一百份「音容宛在」輓額,以因應外界需求。不料,業者竟送來全都寫著「音容苑在」的輓額,教育部也沒發現「宛」寫成了「苑」,還將這些錯得離譜的輓額送出去九幅,等到發現時,趕快追回來七幅,但仍有兩幅來不及,沈謙家屬就收到其中一幅。

錯字輓額擺正中 教長糗大

沈謙病故後,他的家屬今年一月廿五日在台北第二殯儀館舉行公祭,但在各方送來的輓額中,卻出現一幅由杜正勝署名致贈,上款是「沈府謙千古」、中間四個大字是「音容苑在」的輓額;有媒體界人士當天與會並把這件事寫出來,教育部糗到極點。

據治喪委員會成員透露,公祭當天家屬就發現杜正勝致贈的輓額有錯字,但因為儀式馬上要舉行,加上杜正勝的輓額是當天「最具分量者」,因此仍高掛正中。不過,當天出席的大都是教育及文化界人士,更有很多中文系教授,他們看到杜正勝竟然送出這種輓額,簡直不敢置信,現場議論紛紛。

稱死者沈「府」謙 鬧笑話

其實該輓額的錯誤還不只於此。逢甲大學中文系教授謝海平表示,死者為大,凡是成年男子,不管幾歲過世,在輓額上都應該稱呼「公」。沈謙六十歲過世,稱謂當然是「沈公」。至於「府」則是指喪家本身,譬如「沈府」即是指沈姓亡人家屬的自我稱呼。

教育部長杜正勝已知道這起烏龍事件,他的幕僚人員表示,教育部很抱歉,將找機會向家屬致意。教育部同時要懲處失職人員,並檢討相關作業流程,絕對不再重蹈覆轍。

教育部表示,業者將格式化的輓額送來後,由部內一位書法寫得最好的基層公務員補上稱謂,然後交由總務組送出去。這位書法好手認為,六十歲的沈謙年紀比杜正勝小,因此稱謂不應該用「沈公」,就自作主張填上「沈府謙」,上款就變成「沈府謙千古」。輓額中間四個大字「音容苑在」,相關人員也沒發現錯誤,未將「苑」改成「宛」。

※※※※※※※※※※※※※※※※※※※※※※※※※※※※※※※※※※※※※※※※※※※

不知道有沒有哪個在上頭的大人物,可以對於搶救台灣的中文水準這件事「指示月底前處理」?

在〈悼中文「音容『宛』在」〉中有 2 則留言

  1. 哈哈哈,教育部是管理眾夫子的總部,總部居然出了這麼基本的問題,也難怪現代夫子有那麼多光怪陸離的教育亂象…唉!

  2. 真是懷念以前的聯考時代啊……
    連我自己當學生,都覺得那個時代的學生好教,教育方向比較合理。

    最近看到日本的連續劇「anego」(熟女真命苦),
    裡面也是不斷拿很多小事情,來突顯新一代年輕人在觀念、態度上的偏差,
    還有基本生活方面,應對進退禮儀的嚴重不足。

    ……糟了,這代表我已經是舊時代的老人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