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有人好意拿東西給孩子吃的時候

我把我回應一位媽媽的內容,貼在下面,分享給大家。 
 
通常大家多少都會碰到有人好意拿東西給孩子吃的時候。我會覺得收下是無妨的,但是真的可以不必當場打開、吃掉。從孩子剛開始學走路、會拿人家給的東西起,就要做這個原則的訓練,並且一定要貫徹下去,讓每一個給東西的對象,知道「我這個家長的做法就是這樣」。以我的經驗來說,通常大家也都會先問一聲:孩子能不能吃這個,而且也都能配合家長的做法啦! 
 
態度很堅定,對應很平和,就算是對於家裡的所謂「長輩」,也一律如此。孩子習慣了,也就沒什麼覺得奇怪或抵抗的了。
我的回應如下: 
 
這個簡單啊。我都和小朋友說,人家送給你,你就說「謝謝」收下,然後拿給爸爸媽媽,我們都不馬上打開吃。通常我拿到後會快速瞄一眼這東西行不行(通常都是不行的啦),然後,帶回家就稍稍的拿去餵垃圾桶。不能吃的東西拿去丟掉,一點也不可惜,不需要任何的猶豫。這本來就是他人濫用地球資源所造出的有害產品,在我的手上終結這項錯誤,我很樂意。 
 
反正家裡能吃的、好吃的東西多的是,基本上我也都讓小朋友隨意吃,小朋友沒有因為「吃」而被壓抑或逼迫。小朋友基本上在正餐時間一定會要吃飯和麵(小朋友超愛!),我也不擔心小朋友吃零食吃到不吃正餐。 
 
人家拿東西請小朋友,至多也就是禮貌性的收下而已,但拿了也一定不會馬上打開吃掉。通常對方都能理解「家長控制孩子什麼時間該吃什麼」的教育權利,至少也能理解「孩子要優先聽從家長的規定」。如果不能理解,非要孩子當場吃,那我就只好翻臉了。幸好目前為止我的身上還沒發生過這樣的狀況,大概是因為我在平常的時候,我就夠清楚的表明了我的立場吧。 
  
   
 

 

Continue Reading

驚喜的封面相片

紫林無懼的啟程者更新了封面相片。 
 
這張照片的意思是說:美國蘋果公司已經收到我所提出的,在iTunesStore上面賣書的帳號申請,目前正在審核中。 
 
如果審核通過了,順利取得銷售者帳號,我就有資格可以在iTunesStore上面銷售我的電子書了。 
 
也就是說:將來在臺灣以外,距離較遠的地區的朋友(郵寄或是匯款的成本太高了。有位朋友在美國要向我買錄音,問了銀行,匯個
125美元,竟然就要50美元的手續費啊!),或者是不方便透過傳統紙本閱讀的朋友,只要你擁有蘋果的電腦(如:iMac、MacBook
Pro、MacBookAir),或是手持裝置(如:iPhone、iPad),都可以很方便的買到我將來預計推出的文章了。 
 
當然,所有臺灣的朋友們,大家也都同樣可以在iTunesStore上面來購得喔。 
 
文章的內容,也可以透過網站的更新,隨時做內容的勘誤以及更新,是比紙本更加理想的優勢之一。 
 
 
 
 
 

Continue Reading

疫苗是對於內臟進行深層的重度破壞,干擾生理機能核心的顛覆傷害

今天又在論壇回了一篇長文。我除了為孩子受苦、家長受累,覺得很不捨之外,也覺得:這麼具有高風險的疫苗傷害,沒有任何人有辦法迴避,也不能收拾、無法挽救。究竟是誰還有正當的理由,可以叫我們輕易的把孩子的健康與生命安全,曝露在根本不可捉摸的風險之中?要我們自己唯一的親生骨肉,去為了所謂流行病學上面,大規模的流行的「可能性」負起全責嗎?誰能夠狠心說得出這種話? 
 
逝者已矣,到現在還無法為死因平反的孩子,我們也不能再為他們做什麼了。打了疫苗之後而發生不可逆的傷殘的孩子,在國外或許可以求償,但是在臺灣,恐怕也不太可能有什麼獲得平反與補償的機會。至於那些:眼睛、心臟、肝臟、皮膚、呼吸道、腸道、肌肉機能出了問題的孩子,內臟裡面不可撫平的疤痕,我只希望,真的,別再增加了。最好是:打從一開始,就不曾有過。 
 
家中長輩、衛生所人員、校方、醫生,會要我們做家長的「幫幫忙」,配合一下、打個疫苗。但是,當孩子出了意外,失去了生命,誰又能來「配合」孩子一起受苦,來為我們家長「幫幫忙」呢? 
 
我的回答:小朋友和家長一同辛苦六年了,真的不是一段很短的時間啊。 
 
綜合上面的描述,大概可以知道:六年來,孩子的體內大概已經累積了相當大量的水邪。這些水,把身體運轉的正式能量吸收掉了,同時也阻擋了好的養分原本可以存放的空間。養分不足,不能讓內臟產生足夠的新鮮血液,同樣也無法供給出更多好的能量,變成了惡性循環。 
 
益生菌是一種掩耳盜鈴的作法。益生菌感覺上加強了腸道方面的能量,但是這些東西通通都是外來的,又不能治本,只會讓身體誤以為:目前身體的狀況其實並沒有問題。所以,短時間的把問題消除了,但是並不能阻止身體原本出問題的部分,產生進一步的惡化。當問題大到益生菌也無法處理的時候,整個問題又會大幅的爆發開來,更不可收拾。 
 
農曆一、二月,與七、八月,正是陰氣剛好要到體內最底層,以及陽氣要打到體表最表層的兩個關鍵時期,是陰與陽的最頂盛的時期,身體兩種不同性質的機能的高峰。這完全說明了,孩子身體的機能已經發生整體性的減退,不足以供應正常的運作了。 
 
在孩子較小的時候,處理的黃金期已經過了。到了六歲,孩子的生理又進入到了一個相對較安定的狀態,而且也距離各種破壞發生的時間點,更遠了。已經收不到搶救的效果了。 
 
至於疫苗,那個是對於內臟進行深層的重度破壞,干擾生理機能核心的顛覆傷害。況且皮膚破了,雖然說幾天就會好,但是也沒有人保證一定不會留疤。通常一針下去,如果有幸留得住命,傷害少說也都是十幾年起跳,多的更是一輩子不可逆的傷害,永遠的傷殘。而這種重度破壞,除了每天一刻不能鬆懈的進行生活飲食的照顧,把我提到的食方,一則一則確實的每天做到,也沒有更快好轉的辦法了。 
 
我提到過的炙草薑茶,太極米漿粥,還有黃耆當歸排骨湯,都可以搭配使用。幸好孩子也較大了,比較好溝通,可以透過與家長之間分享食用的感受,來確認食用的變化,而且,能夠吃的食物的範圍也較廣了,家長只要協助烹煮,就可以了。通常孩子吃了,自己也覺得身體會變得較舒服,自然就會願意再吃下去,不需要硬逼或強灌。 
 
黃耆當歸排骨湯,香香甜甜的,不必擔心還會有酒味,孩子不能接受。我聽過的例子,孩子都還蠻愛喝這道湯品的,而喝了之後,「感覺」也都還蠻好的。值得試試。 
 
要再加速,除非你能夠找到真的以經方中醫來做治療的中醫師,用藥方進行配合,做針對性的治療,藥食同時處理,效果才會更好。不過,有這等功力的中醫師,在臺灣恐怕實在難尋,否則我也不必要在這九年以來,不停的上網發表我自己的中醫學習心得了。 
 
大家常常覺得:「調身體」應該比較容易,治感冒比較難,要給西醫看。事實上卻是恰恰相反:治感冒是學醫的基本入門班,我可以三天就把沒有基礎的一般人,教到可以超越市面上最少七成開業中醫師的治感冒水準,但是要有能力「調身體」,對於天分一般的人,可能需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全心全力的鑽研醫術才行。回頭想想:現在有信心可以治感冒比西醫快的中醫師,有幾個人呢?如果治感冒的速度都無法有自信,又怎麼有能力「調身體」呢?有人會說:我寫不出一個單字,但是可以寫好一篇文章的嗎? 
 
雖然說,冰飲一樣是需要禁忌,但是比較起西藥來,真的是芝麻與燒餅之間的差距啊! 
  
  
  
  
 

Continue Reading

有關一位媽媽問題的回答

有位媽媽朋友,在我的論壇上面提到了自己孩子的問題,我把我的回答轉貼在下面,也讓更多的朋友參考看看。              
 
我的回答:按時打疫苗啊……這些打了疫苗之後的「災情」真的是屢見不鮮啊!肝臟、心臟、眼睛這些屬於厥陰肝系統的身體組織或臟器,都有機會出現問題,幾無倖免。只有一、兩處有毛病還算好,有的嚴重到發生殘缺,甚至失去生命,也所在多有。疫苗至毒、至凶,在絕大多數的狀況下,我認為,真的不值得讓父母甘冒子女一生的健康幸福來賭這一把。  
 
哥哥今年就要滿四歲,也差不多打完一大輪的疫苗了。出現黑眼圈或是眼袋等狀況,則是明顯的在肝中已經受到損傷,黑色表示有瘀,所以肝裡已有瘀血,並且再接著引發水邪,進而造成眼袋。  
 
北海道雖然相較於臺灣來說,乾燥了許多。但是坦白說,水好、空氣好,也不怕吃到塑化劑、地溝油、毒澱粉,更不會有統一、味全、頂新這些一流食安問題大廠的商品勾勾纏,身體的代謝狀況反而較為順暢。特別是對於前面提到的,肝裡有水邪的狀況,正因為環境的燥氣協助了肺系統把水邪排出,讓原本被水邪佔據的內臟空間可以清空,使得津液能夠順利回填,反而是把煩渴不止的狀況給治好了。  
 
回過來說,臺灣相對普遍而言的濕度較大,環境濕,體內也濕,兩者的濕度差距不大,位能差不足,流動的傾向也就跟著不大,造成體內的水邪不容易靠著自然環境的機制來排出,所以格外需要由體內自己產生一股向外推送的力道,也就是我們所稱的「陽氣」,來為這個代謝的力道再加把勁。  
 
這也就是我一直鼓勵大家多用「炙草薑茶」的理由之一。  
 
要排濕邪、水邪,不能單獨的把水、濕給拉出體外就算了,這更需要身體提高基本的代謝力道,才能達到「養正」的目的,也就是增強身體自己推出不好的東西的能力。這樣一來,將來就算再遇到什麼小規模的不良因素影響,身體也才有實力可以自己應付。  
 
妹妹的狀況,大致相仿,只是這個水邪、瘀血,可能在腎裡面的比例要更多一些,所以可以看到如手指、膝蓋等關節處,出現疹子的狀況,將來如果可能出現瘀血,也會讓這邊的皮膚的顏色變深。而腎裡面有水邪、瘀血,這同樣的也造成了大便有便秘與溏瀉的兩極化的反應。  
 
不過,這樣的大便不順,大便卻常常不是乾硬的狀態。大便乾硬的秘結,這個又是另外一種不同原理的大便問題。一般人常常只說「大便不順」、「便秘」,這其實裡面還有很多不同的類型,是不可以混為一談的,更不可以單純的只用同樣一種思維的通便藥劑來處理。無論用的是中、西藥,如果處理不當,對於身體的破壞力道,同樣是不可小覷的。大家應該也都聽過,咳嗽況且還會細分為「熱咳」、「寒咳」,「便秘」同樣也是有區分的。  
 
現下初步的處理辦法之一,還是我前面所說的:兩兄妹如果愛玩乾杯,那就每天讓他們拿炙草薑茶,繼續乾下去囉!  
   
   
   
 

Continue Reading

從數字的恐懼與迷惑之中解放出來,才有機會更接近健康

【日本70歲以上的人口,其中有54%正在服用降血壓藥劑,但是這也同時提高了10倍的死亡風險】現在的衛教宣傳之中,認為收縮壓在120以上,就進入「罹患」高血壓的範圍之中,但是,「不說中文」的醫師告訴你:「若是提出『收縮壓147仍然健康』,這句話造成的結果會是『醫院的病人因此減少1800萬人』。」
  
大家對於這些個「健康」相關的數字,常常錙銖必較,甚至琅琅上口,不少人背得滾瓜爛熟,隨時都能說得頭頭是道。但其實究竟什麼樣的數值才叫做「正常」,什麼又叫做「異常」,這個標準的制定過程,卻不見得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科學」。
 
日本的「大櫛陽一」教授,曾在二〇〇四年時,以日本全國七十萬人的健診結果,參與共同制定了性別、年齡別的「健康基準值」。但是在事後,大櫛教授又以過去自身的研究結果,以及歐美等「非中文」的最新論文,發表一本《「血壓147」根本不必吃藥》的著作,挑戰了世人對於「健康基準」的觀念。
 
大櫛教授認為,血壓在164以下,都是屬於「正常」,而大家所聞之色變的所謂「壞膽固醇」,正式名稱為「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的標準,更應該從現在大家已經被教育到耳熟能詳的:應該要維持在120以下,大幅提高到183以下就行。
  
大櫛教授表示:「現在的基準值之中,大半的研究都沒有區分性別以及年齡等等細節,但是歐美的調查研究之中,對於性別或是年齡等各種不同的差異的病患身上,會有不同的風險認定。日本囫圇吞棗的把各種人都套在同一個基準上,造就了:原本應屬健康的人被視為『有病』,而吃下不必要的藥劑的危險性。」
  
他又提到:「在一個針對使用降壓劑之前,經常被用來控制血壓的『鈣拮抗劑』的相關隨機實驗(RandomizedTrial)之中,發現到:急速降低血壓的實驗群組,比緩慢降血壓的群組,死亡率要提高了1.4倍。
  
在我們的研究之中,180/110這樣的高血壓人群之中,靠著降壓劑而讓血壓控制在160/100以下的人,要比不吃降壓劑的人,死亡風險還要高出了10倍。
  
這樣的降壓劑的風險已經是全球醫界的常識了,但是日本還是趨之若鶩的服用降壓劑,而根據日本政府「厚生勞動省」在二〇一二年的《國民健康、營養調查報告》之中,超過70歲以上的人口,竟然有54%的人都在使用降壓劑。」
  
臺灣截至二〇一三年為止,高血壓人口已經被認定突破了430萬人,65歲以上的人口之中,依現行的標準,與日本相仿,同樣約有56.6%的人「患」有高血壓。而全球目前正在使用降壓劑的人口,更有大約12.5億之多。
  
這些數字究竟代表了什麼?國民的健康水準持續拉起警報?全民健保的沉重負擔?還是……?
  
數字告訴我們:數字會騙人。你怎麼去收集這些數字,就會得到任何你想要的結果。數字不代表科學,科學也不是只有數字,從數字的恐懼與迷惑之中解放出來,才有機會更接近健康。資深臨床專業「不說中文」的醫師,告訴你怎麼正確的解讀數字!

Continue Reading

吃得像個這個自然界的一份子,你就能活得更接近自然

資深臨床專業「不說中文」的醫師告訴你:「ADHD(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disorder;注意力缺陷過動症)根本不存在」、「使用藥物只會讓狀況變得更糟」。

如果是我的想法,我會說:日常要吃天然、安全的食材所調理出來的「食物」,不要再吃各種過度加工、充滿各種人工添加物,或是以不自然的方式製造出來的「食品」。

「Youarewhatyoueat」。吃得像個這個自然界的一份子,你就能活得更接近自然。人工加工、添加而成的「食品」吃得越多,你只會有更多跑不完的門診、領不完的藥袋,將來只會走向更多:開不完的刀、插不完的管,這樣的路子上。


Continue Reading

面對面慢慢談,才會更好地理解

有位朋友問到了,與痛風有關的身體調養法,我做了點簡單的回答,其中提到了一個,我原本只在講座之中才會說到的保養的方法。

不過,其實我更想說的是:大家應該要買我的錄音來聽啊!

有很多詳細的分析,或是更多的保健的想法,這個是要花錢來現場聽講,才會知道的。當然,如果你有自己想問的問題,這最好還是到現場來,自己幫自己問,最直接。

買錄音來聽,雖然不及現場自己發問來得明快,不過,可以隨時隨地,想聽就聽,還可以反覆聽,這也是一個蠻好的折衷之計。有的朋友就說:多年後再聽同樣的段落,結果有更深的體會了。

覺得平常我分享的內容會有幫助嗎?如果你覺得:是的。那麼對於其他更多、更深入的想法,那應該更值得你花錢來聽聽看。不是說免費的就一定不好喔,但是免費的內容畢竟一定是有限的。

換個想法:如果我平常分享的文章,就把我的十成功力都說光了,那麼,為什麼還會有朋友願意持續好幾年都來參加講座、準時購買我新推出的錄音呢?

這可不是說:我故意在文章裡頭留一手喔!大家也都知道,如果我發了長一點的醫文,通常多數的朋友是很難直接消化的。這些比較深入一點的原理,再結合個人的狀況,面對面的來慢慢談,才會好吸收。不同的平臺上,總是會需要配合狀況,來談不一樣內容的話題才好。

至於有需要文字版本的出版品的朋友,那就要請再稍待一點時間了。目前正在進行中。

Continue Reading

炙草薑茶與太極米漿粥的改善分享,之二

一位朋友在前幾天的我的貼文之中,分享了他自己與孩子對於鼻過敏的問題上,使用太極米漿粥以及炙草薑茶的親身經歷。我把這段回應貼上來,與更多的朋友們一同分享:

===分享分隔線===

我來分享一下我的心得:

女兒從小因為感冒也不知吃了多少西藥,因為肺炎也住了三次院,後來就發現開始過敏體質了,一起床就鼻涕打個不停,晚上睡覺鼻涕倒流引發的咳嗽也是難以入睡,最後就被帶去馬偕治療過敏,整個療程進行了有四年,確實鼻涕也不流了,夜咳也沒了,我想說西藥吃和吸那麼久應該也該停藥了,小四的年紀抵抗力也應該起來了,索性就停藥了,沒想到不到一個月,過敏的症狀一個一個回來了 Orz

Continue Reading

二○一四年上半的回顧

今年到目前為止,大小事件不少,雖然說,年年風雨年年過,不過至少算不上「平順和諧」。突然想到去年底,自己對於今年這一年大勢的歸納,回頭再來看一下,也頗有意思。

山、醫、命、相、卜,五術本是同源出,常常一不小心「跨界」看到了一些什麼別的,是個不意外的小困擾。

Continue Reading
  • 1
  • 2
Close Menu
感謝使用 WordPress 進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