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做、正確做、持續做,使孩子的身體早一天開始步上自己修養、强盛的路

在剛開始實行「太極米漿粥」以及「炙草薑茶」的調理時,若是小朋友原本的狀況就較嚴重,或者之前吃的西藥、打的疫苗實在太多,在這個轉換保健觀念的時候,就會有比較大的反應。身體一方面要開始積極修復過去的損傷,一方面也還要持續供應身體每天的正常運作。在這樣的狀況下,難免會有青黃不接的情形發生,可能是:狀似感冒的發燒狀況、一直有咳以及痰,發了大小不等的疹子,或者是睡眠有些不安。 
 
這位媽媽在我的全球論壇上,請家人代為發表了她的力行經驗,希望也能帶給更多的媽媽一些鼓勵,馬上做、正確做、持續做,讓孩子的身體,早一天開始步上自己修復、自己強盛的路子上。 
 
更歡迎各位朋友來參加講座,一同面對面的進行完整的了解! 
 
紫林老師,您好,我有三個小孩,分別是9歲,4歲和2歲。今年5月時。經由妹妹的介紹,看到老師的食譜,就開始煮米漿粥給小孩吃,一人一天喝個200-300西西,大概一星期過後,他們三個開始輪流發燒。老二是在幼稚園上課上到一半時,像電池突然斷電般的全身無力,就躺下休息了。
 
我趕快去學校將他帶回來。發燒持續幾天(中間有被爸爸敷冰枕跟吃退燒藥)被餵完藥,我就把小孩帶回去房間自己照顧。半夜又開始發燒,被冰敷過的脖子後方變得超級癢,我讓孩子自行出汗,燒就退了。發完燒,開始由脖子長出疹子,小小的,慢慢變大大的,像蚊子咬的一樣。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慢慢的,頭上也會長幾顆,之後換大腿外側,膝蓋後面,肚子,背。是採取輪流長的方式,一個部位一個部位慢慢長,疹子發起來密密麻麻,摸起來像蛤蟆皮一樣,粗粗的。高峰期晚上睡覺會被癢醒兩次,我會幫他全身擦滿紫雲膏加拍砂棒全身拍過一遍。 
 
老三的肚子和背也有長疹子,也是擦紫雲膏,但是和二哥比,好太多了有幾個月的晚上我都每天做重覆的事,發完就好了。沒看西醫,沒吃西藥,但是偶爾爸爸會看不下去,幫他擦類固醇軟膏。 
 
他們三個按照年齡,該打的預防針都有打,老二可能自費的打比較多吧,疹子才會發比較多。老三也有出疹子,但和哥哥比起來就少多了。老二長疹子持續4-5個月,每天睡覺換2-3件衣服,因為會流很多很酸臭的汗。同時我們也沒吹冷氣,只吹電風扇,讓身體恢復調節冷熱的能力。回想老二1-2歲時,穿無袖洞洞衣加紙尿布睡覺,感覺很怕熱,冷氣一直吹,還流汗呢。小孩發疹的照片只有一張(疹子裡面有黃色小膿疱),最嚴重的沒有記錄到,這裡面有很多的血淚和心酸啊! 
 
脖子發疹紫林老師介紹太極米漿粥的文打動我的心,雖然很簡單,樸實,但是又有效!就想要自己和小孩健康才持續不懈,我們現在還是每天喝米漿粥和炙草薑茶,老二和老三只要一流汗還是會說背很癢,呵呵,沒關係,我只知道我們會越來越健康哦! 
 
謝謝紫林老師!
 
  
  
  
 

This Post Has 10 Comments

  1. 在臉書上潛水爬文、看了那麼多網友血淋淋的經驗談(醫案?),我也分享一下自己的恐怖經驗:

    我少年時,聽從學校師長的推介,而嘗試一些養生保健:

    每天服食
    名中醫「莊淑旂」著作中鼓吹的「生白蘿蔔牛蒡汁」(不是煮湯喲,是切塊打汁濾渣後,純生汁整大杯喝下去),
    生小麥草汁(從土裡拔一大把出來,絞出草汁直接喝下去),
    (某派瑜珈靈修)極大量檸檬水(斷食兩天後,狂飲數千cc至腹瀉狂拉水不止,印度阿三老師說這是清腸排毒啦),
    蔬果精力汁,
    無糖優酪乳,
    蘋果,….

    簡直是自殺!還不是慢性自殺喲,是急性自殺。
    回看當年的照片,一臉慘白青綠黑氣,幾乎是屍體般的氣色!

    也許是因為,那位學校師長送我一本回憶錄,我下意識把其熱衷的修行及飲食法,與那本回憶錄的那一套劃上等號,一時非常信從,十幾年後我才想通,根本是南北兩極!那位師長,就是根本讀不下去那本回憶錄(前一兩章有劃線圈關鍵字,之後整本都白淨如新書)才會送給我。
    「莊淑旂」是中醫博士,甚至還曾幫日本皇室看診,若她不是名中醫,我也不會這麼輕易地信從。毀掉佛法的都是僧徒自己,敗壞中醫的也都是中醫自己,若不是高僧不是名醫哪有那能耐,若不是「似是而非」誰會上當,風行草偃咩。
    但我也怨怪不得別人───難道別人勸我跳樓去死,我就真的跳樓去死嗎?───說到底,根本是自己愚蠢、自作自受。

    那每天每天每天這樣吃、喝,我怎麼沒有死呢?

    因為,這樣胡搞一兩年後,家裡有些變故,我放棄升學、扛擔家務、從事極度粗重髒污的勞動十數年。每天,在搬扛了總計廿幾噸重的東西後,是完全不會想吃「生白蘿蔔牛蒡汁」之類的玩意兒,只想如豬般吃下極大量的麵、飯、肉、油、糖,雖然也都是如「噴(餿水)」般的廉價黑心劣質食材,總也稍微好過「生白蘿蔔牛蒡汁」之類的殺人毒藥。
    (又幸好,我沒有像其他的底層勞動者般,染上「藥酒癮」,感覺上那玩意兒似乎是卯吃寅糧地透支生命力?───我因此對「吳念真」頗不以為然,你自己也是最底層出身的礦工之子,為什麼不建議勞工多喝雞湯羊肉湯、體力存多少用多少量入為出,而是慫恿大家喝藥酒提神硬撐?)

    (誇張地說)做牛馬工吃豬狗飯,卻賽翁失馬焉知非福、禍兮福所倚啊,若當年我順順地升學、進台清交成央───極極可能早就死掉了!或至少,被割掉一些器官….

    至卅幾歲,身體差不多歸鄒海撩廖(整組壞光光),因緣際會煮了一兩次米漿粥喝,喝完我就知道IL老師是真功夫。
    本來啊,我對IL老師有點誤會、極度不屑、也曾經氣呼呼地留言批評IL老師,待自己幾次實驗性地 煮著玩兒、喝了一大碗粥漿後….,心裡想:「???….幹!難道這IL,竟然是那些名中醫之中(例如彭奕竣、倪海廈、JT叔叔等等),醫術最好的一個嗎?」,觀感一百八十度扭轉!
    我也曾經坐而言地批評質疑半天,待起而行地老老實實買一包新瀉越光米、煮到開花出糜喝一大碗、連喝個兩三天試試,就知道了。

    至於某些篡法斂財神棍,搧惑大家吃啥盛夏不熱不汗的怪藥啦,拿病患試藥亂搞半天醫不好才忽然想到要回歸「辨證論治」,甚至說什麼「甲甲搞基捅菊花『支離其德(?)』,也有若干『長紫氣(?)』『復心中之真、復心中之神(?)』的功效喲 啾咪」???(不知道什麼意思的網友,請孤狗搜尋 “強版益多散”、”我很會在意他人的看法,要怎樣才能不在意”),讓人整個黑人問號、很無言….

    我接觸到中醫的因緣關鍵點之一,是多年前在網上讀到獨孤木談他父親被西醫開刀弄死的經過,我也有家人被西醫殘害重殘極苦廿年,往事不堪回首….,這幾天爬文時發現獨孤木竟然已病逝數個月了!?早睡早起、喝粥吃肉,真的要老老實實,獨孤木似乎一曝十寒、老在試一些奇奇怪怪的藥方,也許不懂中醫只知喝粥還比較好?

  2. 在臉書上潛水爬文、看了那麼多網友血淋淋的經驗談(醫案?),我也分享一下自己的恐怖經驗:

    我少年時,聽從學校師長的推介,而嘗試一些養生保健:

    每天服食
    名中醫「莊淑旂」著作中鼓吹的「生白蘿蔔牛蒡汁」(不是煮湯喲,是切塊打汁濾渣後,純生汁整大杯喝下去),
    生小麥草汁(從土裡拔一大把出來,絞出草汁直接喝下去),
    (某派瑜珈靈修)極大量檸檬水(斷食兩天後,狂飲數千cc至腹瀉狂拉水不止,印度阿三老師說這是清腸排毒啦),
    蔬果精力汁,
    無糖優酪乳,
    蘋果,….

    簡直是自殺!還不是慢性自殺喲,是急性自殺。
    回看當年的照片,一臉慘白青綠黑氣,幾乎是屍體般的氣色!

    也許是因為,那位學校師長送我一本回憶錄,我下意識把其熱衷的修行及飲食法,與那本回憶錄的那一套劃上等號,一時非常信從,十幾年後我才想通,根本是南北兩極!那位師長,就是根本讀不下去那本回憶錄(前一兩章有劃線圈關鍵字,之後整本都白淨如新書)才會送給我。
    「莊淑旂」是中醫博士,甚至還曾幫日本皇室看診,若她不是名中醫,我也不會這麼輕易地信從。毀掉佛法的都是僧徒自己,敗壞中醫的也都是中醫自己,若不是高僧不是名醫哪有那能耐,若不是「似是而非」誰會上當,風行草偃咩。
    但我也怨怪不得別人───難道別人勸我跳樓去死,我就真的跳樓去死嗎?───說到底,根本是自己愚蠢、自作自受。

    那每天每天每天這樣吃、喝,我怎麼沒有死呢?

    因為,這樣胡搞一兩年後,家裡有些變故,我放棄升學、扛擔家務、從事極度粗重髒污的勞動十數年。每天,在搬扛了總計廿幾噸重的東西後,是完全不會想吃「生白蘿蔔牛蒡汁」之類的玩意兒,只想如豬般吃下極大量的麵、飯、肉、油、糖,雖然也都是如「噴(餿水)」般的廉價黑心劣質食材,總也稍微好過「生白蘿蔔牛蒡汁」之類的殺人毒藥。
    (又幸好,我沒有像其他的底層勞動者般,染上「藥酒癮」,感覺上那玩意兒似乎是卯吃寅糧地透支生命力?───我因此對「吳念真」頗不以為然,你自己也是最底層出身的礦工之子,為什麼不建議勞工多喝雞湯羊肉湯、體力存多少用多少量入為出,而是慫恿大家喝藥酒提神硬撐?)

    (誇張地說)做牛馬工吃豬狗飯,卻賽翁失馬焉知非福、禍兮福所倚啊,若當年我順順地升學、進台清交成央───極極可能早就死掉了!或至少,被割掉一些器官….

    至卅幾歲,身體差不多歸鄒海撩廖(整組壞光光),因緣際會煮了一兩次米漿粥喝,喝完我就知道IL老師是真功夫。
    本來啊,我對IL老師有點誤會、極度不屑、也曾經氣呼呼地留言批評IL老師,待自己幾次實驗性地 煮著玩兒、喝了一大碗粥漿後….,心裡想:「???….幹!難道這IL,竟然是那些名中醫之中(例如彭奕竣、倪海廈、JT叔叔等等),醫術最好的一個嗎?」,觀感一百八十度扭轉!
    我也曾經坐而言地批評質疑半天,待起而行地老老實實買一包新瀉越光米、煮到開花出糜喝一大碗、連喝個兩三天試試,就知道了。

    至於某些篡法斂財神棍,搧惑大家吃啥盛夏不熱不汗的怪藥啦,拿病患試藥亂搞半天醫不好才忽然想到要回歸「辨證論治」,甚至說什麼「甲甲搞基捅菊花『支離其德(?)』,也有若干『長紫氣(?)』『復心中之真、復心中之神(?)』的功效喲 啾咪」???(不知道什麼意思的網友,請孤狗搜尋 “強版益多散”、”我很會在意他人的看法,要怎樣才能不在意”),讓人整個黑人問號、很無言….

    我接觸到中醫的因緣關鍵點之一,是多年前在網上讀到獨孤木談他父親被西醫開刀弄死的經過,我也有家人被西醫殘害重殘極苦廿年,往事不堪回首….,這幾天爬文時發現獨孤木竟然已病逝數個月了!?早睡早起、喝粥吃肉,真的要老老實實,獨孤木似乎一曝十寒、老在試一些奇奇怪怪的藥方,也許不懂中醫只知喝粥還比較好?

    1. 善哉,善哉啊。

  3. 我想跟網站管理員或 IL老師道歉,懇請將我上述兩則留言刪除。

    我失控的情緒性留言(一如政治議題留言)脫離「醫療飲食保健」的主題太遠,也許是非常不恰當的。
    因為情緒失控,可能有一點口不擇言、不知所云,大概也沒有網友看得懂。
    而且,談這些,其實都沒有用!!我生平接觸過無數沈迷邪教的親友,毀掉自己和婚姻家庭,但清醒回頭的人,一個都沒有。
    想想冥冥中自有因果報應,先管好自己即可,(無精深專業成就、更無高潔品格的)我也沒資格去說什麼。

    1. 那兩則留言,系統本來就不會自動公開,所以不存在的東西也沒有刪除問題。
      說來,我這邊三不五時會看到有人「敢」對我指著鼻子叫罵,
      無論其叫罵的內容屬實與否,看來至少,
      我在「高格」這點上,還是遠遠不及各位「名師」們的。

      可喜可賀。

  4. 我偶爾上網追臉書新文時,深深覺得,IL老師為文真的是很「耐煩」,這一點其實還蠻厲害的。

    據聞,楊澄甫可以年復一年每天每天重複講『鬆』『以腰為纛』上百次、至從學者聽到幾乎「耳朵長繭」的地步。

    但轉念想想,也真的非如此不可:首先,不斷不斷不斷有新人初接觸到這些飲食醫療的正確觀念,裡面甚至還有大比例老一輩的人,也就是一群「完全不會搜尋爬文」的阿伯阿嬸,必須把三年前已經講了總共廿六次的 #*&$%^&%#,對這類新讀者再重講第廿七次、第廿八次、….(或直接附上網頁超連結);

    其次,那些廠商或庸醫的催眠洗腦,幾百年來,是舖天蓋地無孔不入還琅琅上口(例如「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我年輕時曾經錯信這句順口溜、吃了大概一千顆富士大蘋果!更不用說那些「藥」「保健食品」「牙膏、洗髮精、….」每季每季每季都會很用心地,拍攝新版本廣告,在晚餐重點時段密集狂轟濫炸),

    故而正見,也必須一再再一再再不厭其煩地重複,直至有朝一日(但真的會有那麼一天嗎??蝙蝠俠老了,換羅賓,高譚市的治安仍….)重新變回主流常識還不能懈止。

  5. 斷斷續續地用電鍋煮粥,想天天煮餐餐煮是極極困難的,沒有廚房的五六坪小套房(甚至沒廁所的小雅房、或員工宿舍的一張床位),煮食會造成整個房間水氣氤氳、發霉,在小廁所裡煮食必須慎防食物遭污染(水氣從髒髒的天花板凝聚滴回電鍋上),直到買了上萬元的日本電子鍋(蒸氣量減少很多)才解決難以開伙的問題,

    但整個白天還是不得不外食(工業區的工廠,往往一望無際前不著村後不著店,資方也不大可能廠內提供冰箱及蒸飯箱給勞工使用,若自己煮好帶去上班、放到中午已變質,短暫的午休時間也不可能千里迢迢騎到外面去吃,更何況外面也沒有幾家館子是無毒能吃的,要嘛吃全廠統一的劇毒員工午餐,要嘛自帶少許乾糧勉強填一點東西入肚,晚上下班回賃居處後再煮食)。

    煮粥,看似很簡單的事,但對數以百萬計的底層窮人、勞工而言,仍然是很困難的。有極大量的窮人、勞工、外勞,是 (可能一輩子、甚至幾代人,永遠永遠) 沒有「(自己的) 家」或「灶腳、灶頭 (無論那是燒柴的、或瓦斯的、或電磁的)」這種東西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

    (但若要比起 北朝鮮的飢民、根本沒有自來水及電力的非洲窮國土著、印度窮鄉的賤民階級苦役等等更艱難的矯正安排,卻又好活多了~)

    (聯想到,作家管仁健,有次接受節目採訪時,感慨地提及一種社會現象:類似新聞主播李豔秋那一類人,回憶起小時候眷村拮据生活,會覺得自己很窮很苦,但她們終其一生都不知道、也不屑去瞭解的真相是,眷村外絕大多數同時期的人,更窮更苦十倍,管仁健舉例,他中學時全校第一名的女生,畢業後立刻就去工廠當女工了,但他的爛成績卻可以一路讀到大學畢業,只因管的家庭背景所致….)

    ~~~~~~~~~~~~~~~~~~~~~~

    我現在喝(絕大多數 估約95% 大餐廳、麵館、攤販所烹煮的)湯、吃任何泡麵、絕大多數罐頭、便利商店冷藏微波食品、洋芋片玉米片之類零食、整個社會上百分之九十九的食物,都會立刻口渴、喉嚨乾痛、或其他各式各樣症狀(噁心想吐、鼻腔深處嗅到怪臭、很難咳出擤出的黏涕、便秘或腹瀉、起疹子、….)持續數小時或數天方消解。

    這幾天還發生不曾遇過的更詭異的事:大街小巷的路邊,不是有那種投幣式的過濾水嗎,我這幾天在某加水站裝回去的水,一喝就喉乾!越喝越口渴!極度乾渴!

    數天來,整天從早到晚,喉痛乾渴至極!!!我一初以為是,常用餐的某家滷肉飯「終於也淪陷了?」,便改至方圓數公里內(初搬至任何地方前半年,一家一家以身試毒,九成五立刻判死刑,約五趴假釋),另三四家勉強低毒可食之餐館用餐,沒想到無論哪一家、無論麵飯粥粿肉菜,似乎「全部墮落了?」。

    因為恰巧在忙,實在無暇煮粥解症,只能一天又一天暫且強忍極度乾渴,儘可能心思內收以細察身體感、找尋真兇───竟然禍起蕭墻,是我每天喝的白水!!!
    (所以古來「皇后的貞操」也很可疑,外國很多凶案懸案,數十年後重新分析,證據全指向死者的「鄰居」甚至「父母」!)
    (差點誤判某雞腿飯冤獄枉死)

    竟然連「水」也….,「麥飯石」個屁!我X你O的!X!凸(為免被告去坐牢或遭索賠數十萬什麼的,我不能說是哪個縣市的哪一條街,也不能說該加水站的品牌)

    如是我聞,「人人爭向地獄跑,無人肯讓」,這個世界真的瘋了!竟然連「水」也….

    1. 讀文至此,突然深感:若能大量熬起太極米漿粥,以合理、便捷的價格與通路供應,真的是功德無量!但,就是沒人肯找我來做!

  6. 必慎防「食物/食材、飲料」有毒,這個,近年來我已經有極深的認知,但竟然連(投幣式的過濾)「白水」都有(偷加極高濃度的 人工甜味劑、人工鮮味劑等)劇毒,這件事給我極大震撼───(若非湊巧有事,在住處忙,而忽然察覺,)我極有可能 幾年渾然不覺真相、歸罪於外面的飲食/食材 果然黑心、傻傻地用此劇毒白水煮粥、煮湯、煮藥(但皆效果不彰、甚至反效果,而懷疑否定起粥、湯、藥)、日日夜夜反覆毒害自己一年、十年、卅年!

    惡搞 X丸、X腸、X凍、X汁 之類加工飲食 的商人,已經夠可惡了,惡搞 食用油、白米、白水之類基本食材、甚至污染土地、水源、空氣 的商人,更該死!(而瀆職袖手無視、甚至勾結圖利這一類黑心商人 的相關主管機關、立法機關、司法機關之官員、公務員、民代,則更該死十倍!….至於,支持這一類廠商及政客 的我們消費者及選民自己….???)

    若連白米都有重金屬及超標農藥殘留、食用油是餿水甚至地溝裡刮下來過濾精煉、白水皆已事先加味化學毒素,沒有錢可以餐餐吃喝進口純淨特供的窮人小民,到底還怎麼活?(幹!我竟然也會有同情起共慘黨民的一刻?難道49年九死一生地逃出來的,子子孫孫到頭來還是脫不出這人間地獄?)

    ___不過是喝了幾口白開水,竟有如喝了幾碗泡麵湯,喉極極極乾渴腫痛煩燥數天方減輕,心裡極震驚而且幹得要死 的一芥酸民之抱怨

    1. 說自己心繫天下蒼生好像很噁心,但,我的確是如此想法,日月可鑒。

發表迴響

Close Menu
%d 位部落客按了讚:
感謝使用 WordPress 進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