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面文章

六味?八味?

我在之前的「桂枝與肉桂之用有感」最後,提到了腎氣丸,
也就是俗稱的八味地黃丸、金匱腎氣丸……(族繁不及備載),裡頭加的應該是桂枝才對。
剛才讀到了一段文字,有了感想,所以在這邊,換了另外一個方式,
來談談腎氣丸的組成與桂枝的幾件事。

在我國的宋朝,有位名為「錢乙」的名醫,
他最偉大的成就,就是一生努力研究了小兒科有四十年,獲得許多心得和發現。
雖然他的著作很多都散失掉了,但是仍有一部由他的學生在他過世後集成的《小兒藥證直訣》,
我們在現代還讀得到。

在這部《小兒藥證直訣》裡頭,錢先生就秉著「小兒純陽」的思想,
把原本強力補腎的腎氣丸的八味組方中,拿掉了桂枝和炮附子這兩味藥,
而成為了兒科用藥

大致上來說,就《黃帝內經》對於男性與女性在身體變化上的說法:
男性大概是以八年為一個變化周期,女性大概是以七年為一個變化周期。
而兩者在第一個周期,也就是男性八歲之前,女性七歲之前,
其實都是「幼兒」,也就是說,身體還沒有很明顯的性別特徵變化。
那個時候的身體只是在不停的快速成長、發育,
為了將各個身體器官、組織的機能,建構至基本的水準。
此時不管男性、女性,都是看作全身上下都是陽氣的人體,
充滿了生機和旺盛的生長能力,像春天的小樹苗一樣,所以才說「小兒純陽」。

附帶一提,在第二個周期,也就是男性十六歲,女性十四歲,
開始出現西方醫學所謂的「青春期」--第二性徵出現。
身體進入第二次的快速發展,只不過這時候的發育重點,是在性徵的表現,
而骨骼也開始有巨大的變化,體態的曲線開始有差別;
是屬於形體,也就是「」的成長。
在這個時期之後,男性和女性各別的陽與陰,都成長至能夠穩定下來的狀態,
也就是接近完整的成人體格了。

既然「小兒純陽」,其實是可以不必「補腎氣」的;
但是腎氣丸不只是單純的補益而已,幼兒身上也是可能有其他需要應用它的病證出現。
所以在使用上,就不能再把補益陽氣的桂枝、炮附子,加在腎氣丸裡,使用在幼兒身上
更嚴格來說,小孩子如果吃了腎氣丸,就可能出現過早成熟的現象,
例如男童長鬚、生喉結,女童胸部隆起、有初經。這是會嚴重破壞人體健康平衡的。
為了怕發生意外,在這裡還是要強調一下:

未成年者絕對嚴禁服用八味腎氣丸!!

回題。
既然純陽之體不需要腎氣丸裡的桂枝、炮附子來補助陽氣,當然,
過了這個年紀,早已經不是「純陽之體」的我們,
就絕對需要用桂枝、炮附子之力,來補益隨年齡增長,只會日益衰微的陽氣。
換句話說:如果成人吃了沒有桂枝、炮附子的腎氣丸,又怎麼能讓藥發揮它應該有的作用呢?
這邊,就得到了「成人只用八味藥組成的腎氣丸,不用六味地黃丸」的第一個結論。

另外,如果組成腎氣丸的這八味藥裡,用的不是桂枝,而是肉桂呢?
參考許多贊成肉桂為治陰的醫家說法(我在前面的文章中也有引述),
很明顯,肉桂不是補益陽氣的作用,那麼在小兒用藥上,理當是不需要去除才對;
既然需要去除,這種「桂」必定能補益陽氣,而那就必定是指「桂枝」而言了。
這邊,就得到了「腎氣丸的組成不用肉桂,而是用桂枝」的第二個結論。

在很多藥方上面,用桂枝或是肉桂,的確有不少不同的實例與證明;
不過,在腎氣丸這個例子上,我們倒是應該能從這幼兒用藥這一點,
來得出兩個重要的結論。

你頭痛嗎?

「頭痛」好像是很多人的常見證狀;一旦痛起來,那還真不是好玩的。
當然,我們在這邊說的「頭痛」,並不是感冒的狀況;
如果是感冒,當然還是要吃感冒對證的藥,才會好。

但是,是否曾有在似曾相識的時間,或是狀況之下,頭痛就發作的經驗呢?
如果有的話,也許可以注意一下:是不是發生在頭的側邊?
(也就是從耳朵到太陽穴之間的區域,一直往上延伸到頭頂一帶。)
如果的確是在這一帶,無論是單邊或兩邊,也許可以嘗試一下以下的方子。
那就是:

好好吃一餐!

就這樣?

沒錯,就這樣。

頭兩側的頭痛,一般是所謂的「陽明」頭痛;
而所謂「陽明」,「胃」就是所管轄的系統之一
(「胃」叫做「足陽明」;另外一個是「手陽明」的「大腸」。)。

現代人多半都是做勞心的工作,又加上也許因為工作等因素,
吃飯的時間多半被壓縮,甚至會沒吃;這些都是對於脾、胃很傷害的事情。
胃在空了的時候,一般都是會讓人覺得「餓了」;
但是又因為常常會有意識或無意識的,把這個「餓了」的感覺壓抑下去,
結果胃變得更空,也變得更冷。
這個時候,胃只好再進一步的「警報」,就是把你的陽明經給「拉緊」;
所以,頭側的「警鈴」就響了,也就是頭開始痛啦!

我曾經碰到兩個同事,不約而同都說頭痛,
但是我稍微檢查一下,又沒什麼風寒感冒的樣子;
再問之下,才發現:
一個人中午以來都沒吃飯,一個人中午以來只吃了幾片水果,
而我發現的時候,都已經晚上九、十點了。
所以我就趕緊把兩個人都拖去小吃店裡,讓兩個人各吃了一份套餐。
吃了熱騰騰的餐點後,兩個人肚子也飽了,頭,也不痛了。

「餓」、「飽」本來都是人體很自然的需求反應,
聽聽身體告訴妳的反應,適當的回應需求,人就容易維持健康。
餓了也不吃東西,身體痛了又猛吃止痛藥。
這樣下來,身體怎麼不會壞掉呢?

藥能治病,但食物,才是養生喔!

把止痛藥丟掉吧!
很多時候,其實你只是需要好好吃一頓。

論文:中醫剛彈說

「什麼病要吃什麼藥?」「為什麼上次我說咳嗽是吃這個,這次要吃完全不同的?」
「為什麼我說頭痛是吃這個,這次說四肢發痠也是吃這個?」
如果要真的三言兩語把中醫怎麼用藥說清楚,真的很難,因為範圍太廣了;
要真的能夠「懂」,非得下工夫去讀到通透不可。

常常聽新聞在說西藥有什麼病的「特效藥」,為什麼中醫沒有呢?
一方對一病,百病就得要百方。這個就變成是時方的思考,西醫的步數了。
如果這個病進入人體後,一天就變化萬次以上呢?
有種病,現代叫做AIDS,剛好就是這個模式。
所以西醫才說「不治」;時方中醫才說「中西聯手」。
也就是,不得不坦承,沒有能力治好。

這經方中醫、時方中醫、西醫,這三者的實力關係,究竟是如何呢?
舉個很OTAKU的爛例子,給大家娛樂一下。

卡通「機動戰士GUNDAM」裡,剛彈RX-78之所以強,不單單只是它配備了重型的火神砲,
有兩把光束軍刀,高出力的光束步槍,或是豐富的武裝、合體的能力而已。
重點在於它的裝甲特別耐打,反應速度超快,而且推力超大。

這是剛彈RX-78傷寒雜病論)具有「架構」的優勢,而不單純只是武裝的優秀。
經方正因為它的架構好(桂林本的治則總則、溫病與雜病的進退依據、六經辨證的方法),
所以各種藥材武裝)在經方思維的組合下,效力都很優越。
所以經方只要在這個基礎下,對於敵軍吉翁軍)所產生之不同的「」(敵軍的作戰),
搭配上不同的藥材,就能把藥材的效力充分反映在治療效果上。

另一邊,同樣是聯邦軍的機體:吉姆GM時方),和剛彈的樣子很像,
基本應用的技術也相同(都是中醫)。但是裝甲很薄,反應速度差很多,推力更是比不上;
因為它是把剛彈「劣化」之後,才用於量產的機種。(理論基礎的應用方式差,但容易學

如果硬讓GM裝上火神砲,恐怕裝甲會先被火神砲扯碎;
就算拿了一把高出力的步槍,發電機大概也負荷不了;
拿了兩把光束軍刀,過慢的反應速度,只怕照樣被敵軍打爆。
所以GM有很多針對特殊用途而局部強化的「特裝版本」(特效藥)。
有炮擊用、狙擊用、白兵戰用……要應用於一個新用途,就得再來一次改裝。
炮擊用的,白兵戰一定吃虧;白兵戰用的,狙擊時一定發揮不了作用。
如果要改裝一台GM又能炮擊、又能狙擊,還要在白兵戰中能吃香呢?

其實,不必這麼麻煩,去駕駛剛彈使用經方)就通通搞定了。

話說回來,剛彈的威力之所以大,
裡面也因為有資質超強的新人類阿姆羅在操控(使用經方的中醫師)。
就算同是新人類的雪拉,開起剛彈也還是會覺得身體受不了、跟不上機體的反應。
那就不用提絕大多數都是一般資質的飛行員了。
能夠充分應用經方的人,畢竟有限的;
但是,還好,一台剛彈,其實也足以扭轉戰局了。

同樣的,一台剛彈和一個阿姆羅單獨被丟進戰場,並不能打勝仗。
剛彈正因為有白色基地黃帝內經)的承載,在做強力後援,
以及其他整備和協同作戰的組員(神農本草經),才會變成敵軍眼中擊墜數驚人的「白色惡魔」。

就戰技上來說,如果你是夏亞(更高的資質),就千萬別用鋼球BALL那種水準的機體(西醫;更差的理論架構和技術)來打仗,聯邦軍會幫你準備一台紅色的剛彈的……

冬令進補概念料理

說到「冬令進補」,這大概是最近很熱門的話題了。尤其是這兩天,氣溫又再下滑,就台灣的氣溫標準來說,真的還蠻有冬天的味道的。也許有人不愛冷天吧!不過我真的要說,冬天是個進補的好時機。雖然今年的颱風多了點,不過夏天真的很熱,冬天也冷得很有時候。四季鮮明而按時節來的氣候,對於人體是最好的了。這樣的天氣,其實我在年初聽到驚蟄前的第一聲春雷的時候,就和朋友講過:今年會是個好年冬。

不過,說到「補」,學問就真的太大了。一般坊間餐廳常見的所謂「藥膳」,坦白說,建議大家就當做一般的料理吃吃就行,別相信當真會有什麼補藥的作用在裡面。而且,如果吃到了用了不好的藥材,或是配方有問題的料理,反倒還可能出問題。

其實,我倒是覺得,在冬天,不妨就好好的吃上幾頓有飯有肉的餐點。豬肉也好,羊肉也好,魚肉也很好,就是給他大塊的吃肉。尤其是有不少女性朋友,冬天到了,皮膚乾澀或是脫皮的狀況,是不是也變多了呢?要滋潤皮膚,與其擦一堆所謂的保養品(先不論是不是真有效),不如每餐飯好好的多吃幾塊肉。
肉是人體「血分」的重要來源;肉吃不夠,皮膚一定會乾澀,甚至月經都會不順,就更不用說每天一定都要的排便了。畢竟吃藥是治病,吃飯才是養生。平常就把飯吃對、吃好,哪裡還需要變成藥罐子呢?

不愛油膩口感的人,我建議,把整塊肉拿去水煮、清蒸,或者是直接烘烤,就很美味了。我自己最喜歡的肉類料理,反而是不加任何佐料的清烤;直接一口咬下滿嘴肉汁的口感,更是直接與道地,不會有太多的醬料干擾,肉質的好與鮮美,更顯得活躍。尤其是整塊的肉排,不要太多處理,肉裡的鮮美才不會在過多的處理之中流失。
如果是魚肉怕腥,可以切些薑絲或是蔥段,或是撒上一點胡椒,或用料理酒,都是一個好方法。「能去腥」是中國老祖先料理上的智慧,也是用藥上的法則。有沒有注意到,我前面提到的調味料,都是帶「辣味」的呢?

冬天常見的白菜、白蘿蔔,我反倒不建議去碰。這兩樣蔬菜都是非常寒的蔬菜之一。如果是大熱大燥的涮羊肉鍋裡放一點白菜,煮在湯裡,平衡一下羊肉熱燥的性質,我倒是沒什麼意見。至於白蘿蔔,那就真的是不必了。
古時候,平民老百姓窮困,吃不到什麼有營養的食物,又要從事重度勞動身體的工作,所以造成身體的造血不足,但是氣又太熱的狀況。氣太熱,人也是容易生病的;但是,連飯都吃不飽了,哪有可能去吃藥,甚至吃補品呢?所以窮困的先人就只好常吃白蘿蔔來洩元氣,讓身體不會那麼燥熱難過。也才有一種「白蘿蔔是窮人的人參」的說法。
現代人天天吃得飽,又不見得都是從事勞動身體的工作,反而還常常勞心勞思;這樣的生活型態,已經和過去完全不同了,自然,常吃白蘿蔔來照顧身體的作法,就是過時,而且還可能有害身體的了。

這個月的22日就是冬至,也就是最適合進補的日子了。不妨就在那天,好好的來大吃一頓,就當是提前來個耶誕大餐,還可以省得到時候到處人擠人。如何?

「粳米」究竟是什麼米?

我們看到:《傷寒雜病論》在白虎湯、附子粳米湯、竹葉石膏湯等藥方,都用了「粳米」這種藥材。但是在我們現代的用語中,如果和一般米店的老闆說 「我要買兩斤粳米」,恐怕能夠理解你的人,並不會太多。另一方面,現今市面上的米種又那麼多,究竟哪一種才是,或者,最接近漢朝時代所說的「粳米」呢?

在統稱「稻米」的物種之中,尚有許多生物學上所稱的亞種或變種,諸如粳米、籼米、糯米。現今的稻米品種,許多都已經受過人工的品種改良,極難找到與漢代時相同的品種。但是,若以現今的物種的物性來對照,大致仍可分為上述三大類。而我認為,米粒較為圓、短的「粳米」,仍然相去不遠。

粳米在物性之中,是屬於「居中」的性質,也就是說: 許多藥材的物性都有偏向,可能偏熱,可能偏燥,但是唯獨粳米,可以算是最沒有明顯偏向的藥材。而這樣的特質,對於禾本科的植物來說,可以算是相當普遍的特質,也因此禾本科的各種作物的種子,像是米、麥,都很適合作為日常主食來用。而「居中」的特質,對於胃的作用來說,則代表一種很能夠「調和」的作用。

若是以入藥方來說,我個人認為,使用粳米,應是較為適當的選擇。在白虎湯所使用的四種藥材來說,最明顯的「去熱效果」,主要在知母,收降熱氣凝為津液,則是石膏的作用。至於剩下來的炙甘草,以及粳米,便是「保守中焦津液」,以及「平和胃氣」的作用了。

雖然西瓜常被人稱為「天生白虎湯」,但是對於身體來說,西瓜冷冽有餘,平補津液的功效可能還是差上一截,在藥用之中,以對應於炙甘草以及粳米這方面的效果來說,並不能算得上夠完整。所以,在退熱之外,同時恐怕也有傷正的問題。

西瓜如此冷利,縱使夏天如何暑熱難耐,也不可多食。「白虎湯」是當病家在煩燥欲死的時候,拿來救急用的,加了人參,還能救大汗煩渴。平常沒病就吃西瓜,恐怕沒兩天就會出毛病。特別是,現在的超市幾乎一年四季都有賣西瓜汁, 先不論純正新鮮與否,光是其性質,就已經非常不適合讓人多食。再怎麼說,天有四時,萬物應運而生,多吃非當季的食物,本來就容易出問題。

至於「水稻」或「旱稻」之別,一般就生物學的分野來說,認為兩者應該在於生長環境有別之後,對於環境適應的變化使然,並非原生物種就有不同的性質。若是以「水稻」或是「旱稻」來辦斷漢代的粳米為何,恐怕有失一般性的原則。

此外,古代不時興吃「胚芽米」,主要為其加工技術是到近世才較為成熟。若非糙米(這也是近年來才流行,古時貧戶吃不起精米,才吃未加工的糙米。),則為精米。精米被食用的時間也很長,據文物出土顯示,西漢已能量產,東漢已能普及。除非像是過去江戶時代的日本人,吃了精米,又不能吃到足夠的肉食,才會引發腳氣病。否則,像是當今的食材取得容易,營養全面,天天以精米為主食,並沒有什麼物性上的疑慮。

臺灣的「米種」不少,日本的米種更加多樣。粗分之下,蓋蓬萊米為日治時代,日本人在台灣改良出來的米種。但是大抵而言,包含中國古代各種天然米種以及後世的人工育種,東北亞仍然以粳米為大宗。不過近世以來,稻米品種更加繁多,交互混種之下,少有純粹的「蓬來米」或「在來米」可言,偏向粳米或秈米物性的比例不一,不過若是真要講求米種,「臺粳」系列,顧名思義,應該可歸為次於粳米的代用米種,不夠好,但也不壞。

雖然米的品種如此繁多,但是大範圍之下的生態相同,生物學上的物種分類相同,所以物性仍然算是一致,其間的細微差異,就不在我們對於「效力」的討論之列了。否則全天下米的品種太多,光是日本就可以數得出來超過十種,再加上泰國、美國、歐洲、東南亞等地都種米,長短硬軟各有或大或小的不同,恐怕就不是醫藥書籍可以蓋括討論的範圍了。

不過,在熬煮太極米漿粥時,臺灣本產的稻米,屬於粳米與秈米之間混種的蓬萊米,似乎都無法將米粒煮至完全化開,而普遍來說,日本產的稻米,物種上均屬粳米,因此較無困難,這是值得注意的一點。

話說回來,白米真的是人類飲食的好朋友,是個天天吃還兼能養生的好東西。無怪我們常說「拿來當飯吃啊?」,若白米不能「當飯吃」,中國人恐怕早就因為營養上的問題,病死光光了。現代飲食「美國化」過頭,又聽信一般西方學說定義的「澱粉類」說法,視白米飯為蛇蠍猛獸,用餐都不吃白米飯了。其實白米飯才是真正對身體好的食物之一,「主食」之所以能為「主」,必有其「居中不亂」的能力才是。

說實在的,養生這回事,其實很簡單、很實在,也很家常;但,就因為如此,所以才「沒有商機」。沒有商機的東西,是賺不到錢、無法炒作,不能海撈一票的。

江湖一點訣,講破不值錢。不過這年頭好玩的也在:講破了,還沒有人要信。

(一次編修:20130515)
(二次編修:2021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