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方不神奇

有位朋友,來信和我聊到:
經方派的醫師談論疾病或是藥方,
語氣都很肯定,但是多數的其他醫師,卻都語帶保留。
這是否是經方的神奇之處?

我在回信中,分享了一些我的看法;現在,我把我的想法整理一下,
寫在下面,和更多的朋友分享。

在中醫藥的運用上,坦白說,我認為只有經方,
也就是遵從《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的概念和運用,
才能真正解決疾病的問題。
時方派的運用,對於疾病或是藥材的認識,都是漫無章法,
治好了便罷,只可惜治不好的情況,可能更多。

只不過,對於病人來說,雖然在三服藥內能治好病的醫術(經方),
絕對是好過要連吃兩個星期的藥才能治好病的醫術(時方);
但是對於「開業賺錢」這件事來說,
能讓病人回診四、五次的醫術(時方),
才是比病人只看診一次就治癒的醫術(經方),來得更優秀。

因此,在以營利為目的的地方(醫院、診所),
或是在教導人們將來開業賺錢的地方(教學機構、學校系所),
運用、傳授時方的比例,遠高於經方,便是大勢所趨。
也因此,在這個世上,談論、使用時方的醫師,遠多於經方者,
才會是理所當然的現象。
相對來說,談論、使用經方的人,就成了少數,甚至是異端了。

因為時方派在認識藥方或疾病上頭,
都偏離了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的內容,
所以在言談之中,都免不了「可能有效、可能無效」的語調,
這其實只是反映了自身對於疾病與藥方認識不清楚、不透徹的尷尬。
而經方在使用藥方上,都是只有「有效」與「無效」,
如黑白分明般的判斷而已。
所以在言談語氣之中,諸如「大概或者也許是」的不確定,就少多了。

只不過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只要是人,就難免會有失誤的時候。
就算只用經方,若非真的到達出神入化的境界,
那麼,一定還是會有在辨證上不夠完全,用藥上不夠準確的時候。
我覺得這個不算是經方的失敗,只是每個人在這門技術的修為上的深淺而已。
同樣的,對於任何的病痛問題,永遠保持懷疑和探究的精神,
只是遵從了我自認為在「經方」的領域中,
崇敬生命自然運化」的中心德目罷了。

與其說是經方的「神奇」,不如說,
經方只是「還中醫本來面目」而已。

Continue Reading

怪病不怪:腹痛與皮膚病

今天看網路的新聞,發現到有這麼一則記事:『腹痛多年醫不好 追查竟是「皮膚病」
有鑑於之前的一些新聞常常會隨著時間被刪除,所以這次我先將報導貼在下方(順便改一點錯別字):

原報導出處:http://tw.news.yahoo.com/060203/39/2tjbx.html

肚子痛很可能是皮膚病引起的,這種怪病可能您連聽都沒聽過。最近,就有一個病患多年來腹痛不斷反覆發作,但就是找不出原因,後來醫師才發現,他得的是一種十分罕見的遺傳疾病「多樣性紫質症」。
40歲的陳先生,像這樣的腹部巨痛,已經不知道出現第幾回了,這次痛得實在受不了,被救護車緊急送醫。
國泰皮膚科主治詹融怡:「就是反覆的腹痛發作通常就來急診一下,給一些止痛藥症狀會緩解,那但是回到家又開始痛起來,就這樣反反覆覆一個晚上好幾次。」
肚子痛,很多民眾會直接找內科或腸胃科醫師治療,但陳先生的病很不尋常,因為讓他不斷腹痛的原因竟然是皮膚病。
國泰皮膚科主治詹融怡:「這個病他是一種血紅素裡一種元血紅素他的生化合成異常,導致很多個器官的疾病。」
醫師說這種怪病,叫「多樣性紫質病」,除了會肚子痛,病患在不同年齡還會有不同的症狀。
國泰皮膚科主治詹融怡:「在神經學方面會造成筋攣或是抽搐,甚至會有一些的神經病變,那在皮膚的話會有反覆的起水泡,大水泡、小水泡,尤其是在手掌腳掌的地方。」
多樣性紫質病都來自家族遺傳,醫師說到目前為止根本無藥可醫,只能針對症狀治療,多年來不斷發作的肚子痛竟然是皮膚病作祟,陳先生真是想都沒想到。

※※※※※※※※※※※※※※※※※※※※※※※※※※※※※※※※※※※※※※※※※※※

會怪嗎?乍看之下是很怪,但是其實一點也不怪,而且,合理的很。

所謂「少見多怪」,如果是對於不諳醫學的人士而言,自然是不適合這麼形容;
但是,如果是一個號稱以行醫為常業,並且在一個單位居主管地位的人而言,
如果不屬「少見」,那就是根本這門「專業」技術在內容上有問題。
是一個無法真正應用實際的壞知識。
所以「遺傳性」、「無藥可醫」、「控制」、「緩解」、「支援性」等等不負責任,
推卸醫療無能與過失的字眼,被大量使用於西醫的說詞之中。

腹痛這回事,我們常常會歸於「血分(陰)不合」的方面來思考。
有話說「不通則痛」,而腹部是相對於背部的「陰」,
又是各個臟器主要分布的場所。
所以,這個現象就能給我們一些思考病因是在「陰」、「血分」,
也就是「物質」層面的線索。

又,如果會出現「水泡」的狀況,這通常會思考到「動力(陽;氣)過剩」,
或是「物質(陰;血)不足」;特別是在手掌或是腳掌的地方,
是一般我們認為四肢端末,相對於軀體的「陽」的地方,
表現出「陰」(相對於手背、腳背)的位置。
這一點,和我們前面得到的第一個線索,是合致的。

如果病人還會出現筋攣或是抽搐的狀況,那常常會稱作「筋急」,
也就是說,身上的「筋」欠缺潤滑,偏向乾燥,所以失去彈性,
就會變得緊繃,人體因而出現僵直的狀況。
這一點,又和前兩項線索合致。

看到這裡,我想,如果對於中藥使用上有一些認識的人,
相信就可以解決問題了。而且,用的藥極其簡單。

中醫在「辨證」,其實就像是「推理小說」一樣,
針對一些看似不相及的蛛絲馬跡,找出它們背後所隱藏的意義,
將身體回應的訊息正確解讀變成身體病況的描述,還原真相,
再根據這些「證」來用藥。

就這個方面來說,當然,除了在必要的知識上有一定的研習之外,
再來就是對於身體的關心,在觀察上的細心,以及尊重生命的愛心。

中醫不崇尚「新」的技術或器具,這樣是有好處的。
因為醫者不會被過多資訊負荷(Information Overload)迷惑,
也不會受到器具本身一定會有的誤差而誤導,
避免「硬體限制」(Physical Constraints)所漏失(Lost)的重要資訊。
(有關於這邊前後的專有名詞部分,
 可以參考西方人他們自己研究的「人因工程 Human Factors」這門學問。)
只用望、聞、問、切,每個人身體基本上會有的感官來辨別病況。
就「科學」的角度來說,這樣是更合理的選擇。

我們也可以這樣反過來思考:
世界上哪一個器具的構造,可以比人體更精密?
如果沒有,那我們為何要追求「Down Grade」器具的開發或使用?
再者,當各種科技與工程都在追求簡化操作與資訊判讀,
以避免認知偏差(Confirmation Bias)或儀表忙亂(Display Clutter)時造成的負面影響;
唯有一般人民看到的西方醫院或是醫術,是在追求更多的儀器檢測與資訊收集。
不知道我們可不可以說,這是在開科學的倒車

不尊重生命,忽視生命的力量,其實就已經背離了中醫之道;
在背離中醫之道上,想要追求更精進的中醫進展,
我想,大概只有「緣木求魚」差可形容吧!

Continue Reading

論文:中醫剛彈說

「什麼病要吃什麼藥?」「為什麼上次我說咳嗽是吃這個,這次要吃完全不同的?」
「為什麼我說頭痛是吃這個,這次說四肢發痠也是吃這個?」
如果要真的三言兩語把中醫怎麼用藥說清楚,真的很難,因為範圍太廣了;
要真的能夠「懂」,非得下工夫去讀到通透不可。

常常聽新聞在說西藥有什麼病的「特效藥」,為什麼中醫沒有呢?
一方對一病,百病就得要百方。這個就變成是時方的思考,西醫的步數了。
如果這個病進入人體後,一天就變化萬次以上呢?
有種病,現代叫做AIDS,剛好就是這個模式。
所以西醫才說「不治」;時方中醫才說「中西聯手」。
也就是,不得不坦承,沒有能力治好。

這經方中醫、時方中醫、西醫,這三者的實力關係,究竟是如何呢?
舉個很OTAKU的爛例子,給大家娛樂一下。

卡通「機動戰士GUNDAM」裡,剛彈RX-78之所以強,不單單只是它配備了重型的火神砲,
有兩把光束軍刀,高出力的光束步槍,或是豐富的武裝、合體的能力而已。
重點在於它的裝甲特別耐打,反應速度超快,而且推力超大。

這是剛彈RX-78傷寒雜病論)具有「架構」的優勢,而不單純只是武裝的優秀。
經方正因為它的架構好(桂林本的治則總則、溫病與雜病的進退依據、六經辨證的方法),
所以各種藥材武裝)在經方思維的組合下,效力都很優越。
所以經方只要在這個基礎下,對於敵軍吉翁軍)所產生之不同的「」(敵軍的作戰),
搭配上不同的藥材,就能把藥材的效力充分反映在治療效果上。

另一邊,同樣是聯邦軍的機體:吉姆GM時方),和剛彈的樣子很像,
基本應用的技術也相同(都是中醫)。但是裝甲很薄,反應速度差很多,推力更是比不上;
因為它是把剛彈「劣化」之後,才用於量產的機種。(理論基礎的應用方式差,但容易學

如果硬讓GM裝上火神砲,恐怕裝甲會先被火神砲扯碎;
就算拿了一把高出力的步槍,發電機大概也負荷不了;
拿了兩把光束軍刀,過慢的反應速度,只怕照樣被敵軍打爆。
所以GM有很多針對特殊用途而局部強化的「特裝版本」(特效藥)。
有炮擊用、狙擊用、白兵戰用……要應用於一個新用途,就得再來一次改裝。
炮擊用的,白兵戰一定吃虧;白兵戰用的,狙擊時一定發揮不了作用。
如果要改裝一台GM又能炮擊、又能狙擊,還要在白兵戰中能吃香呢?

其實,不必這麼麻煩,去駕駛剛彈使用經方)就通通搞定了。

話說回來,剛彈的威力之所以大,
裡面也因為有資質超強的新人類阿姆羅在操控(使用經方的中醫師)。
就算同是新人類的雪拉,開起剛彈也還是會覺得身體受不了、跟不上機體的反應。
那就不用提絕大多數都是一般資質的飛行員了。
能夠充分應用經方的人,畢竟有限的;
但是,還好,一台剛彈,其實也足以扭轉戰局了。

同樣的,一台剛彈和一個阿姆羅單獨被丟進戰場,並不能打勝仗。
剛彈正因為有白色基地黃帝內經)的承載,在做強力後援,
以及其他整備和協同作戰的組員(神農本草經),才會變成敵軍眼中擊墜數驚人的「白色惡魔」。

就戰技上來說,如果你是夏亞(更高的資質),就千萬別用鋼球BALL那種水準的機體(西醫;更差的理論架構和技術)來打仗,聯邦軍會幫你準備一台紅色的剛彈的……

Continue Reading

截不完的肢,死不完的人

原新聞連結如下:

糖尿病易截肢 每30秒1人遭殃

全球罹患糖尿病的人到底有多嚴重,台大醫院今天公布了驚人數據,全球每30秒,就有一位糖尿病患得截肢,病友不得不注意!只要身上有一點點傷口,都有可能引發截肢或失明。

喜歡講古的藝人石松坐在輪椅上,說到自己糖尿病截肢的遭遇,神情掩不住的落寞。

演藝圈裡,這樣的悲劇也找上藝人郁芳,因為她的母親長年糖尿病纏身,導致失明。藝人石松:「因為腳有一個破洞,然後穿鞋子就發炎,發炎就很快。」

石松截肢,絕非個案。根據統計,全球每30秒就有一人因為糖尿病截肢,光在台灣,一年就有4000多人遭殃,醫師說,如果不控制血糖,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小心血糖就會飆高。

榮總新陳代謝主治蔡世澤:「病人覺得很渴,所以我們的人會覺得是上火,上火就猛喝甘蔗汁,來住院血糖700、800這樣高,也是有這樣例子。」

血糖過高是糖尿病主要威脅,醫生指出,如果病患長時間維持高血糖狀態,周邊血管神經、甚至視神經,都會因此受損,只要有小傷口出現,都有可能引發截肢,跛腳或失明。

==========================================

說到遭殃,還真的是遭殃!平白無故就被人家弄壞了手腳、還被抓去砍掉,這,算不算得上是「遭殃」?

遭的是什麼殃?遭的就是「拿你的手腳,來換我的業績」的殃啊!

從過去全國的領袖經國先生,到資深藝人的石松先生,以至於其他許許多多的無名老百姓,不可免的,都遭了這種殃。好可嘆!不少人因為靠著「給人一刀」來養家 活口;但是又有多少病痛之人,因此失了更多健康之本、生命之根。古時候落草者,就算攔路劫財,也還存有留人一命,只取錢財的道理;現代的人,為了賺錢,也 敢對於病痛在身的人橫取斂奪,還任其丟失性命,而且於法治中,還求償無門。這樣的環境,是否險惡更勝強樑越貨、猛虎傷人

就我自己的看法,要保健也好,說治療也行,用正統的中藥,而且是補藥,最安全,也最有效。說是上火也好,容易發炎也行,其實重點都不是這些地方;要知道: 脾主肌肉,又依經云:心主血、脾統血、肝藏血。如果身體之中,好不容易產生的養分,沒有辦法以正常的效率,進入到應該要去的地方,被收藏起來,那麼,產生 養分的系統,是不是就只得以「超時工作」的狀態,來拼命生產多餘的養分,以應付這個狀況?當水龍頭(養分)開得再大,水也進不了擺得位置歪了的水桶裡(貯 存處),只會灑在別處(檢驗數值過高)的時候,我們是乾脆把水龍頭給關了,不讓水流出來,以免水灑到別處,還是調整一下水桶和水龍頭之間的位置,讓水能夠 準確進入水桶?

西醫看得到病人的血中糖分過高,但是卻不知道這些糖,從何而來,要往哪裡去,反而還叫病人不能吃有營養,能夠產生大量養分的食物。這下好了,身體的系統就 算超時工作到過勞死,也生不出養分,反而還多折損了一個最重要的系統,就是中醫最看重的「後天之本-胃氣」,也就是一個人食欲消化能力,亦即所謂的「胃 口」。一個敢說這個病「是種無法『痊癒』的疾病」的醫師,怎麼還敢自稱是這個病的專家?又怎麼還敢去治療這類的病人,要這些病人送錢給他,而且是為了一個 自己都承認無法處理的疾病?這和要路邊的三歲小兒來「主治」,有什麼不同?

人,為了賺錢,真的可以這麼做嗎?

Continue Reading
Close Menu
感謝使用 WordPress 進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