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做、正确做、持续做,使孩子的身体早一天开始步上自己修养、强盛的路上 

在剛開始實行「太極米漿粥」以及「炙草薑茶」的調理時,若是小朋友原本的狀況就較嚴重,或者之前吃的西藥、打的疫苗實在太多,在這個轉換保健觀念的時候,就會有比較大的反應。身體一方面要開始積極修復過去的損傷,一方面也還要持續供應身體每天的正常運作。在這樣的狀況下,難免會有青黃不接的情形發生,可能是:狀似感冒的發燒狀況、一直有咳以及痰,發了大小不等的疹子,或者是睡眠有些不安。 
 
這位媽媽在我的全球論壇上,請家人代為發表了她的力行經驗,希望也能帶給更多的媽媽一些鼓勵,馬上做、正確做、持續做,讓孩子的身體,早一天開始步上自己修復、自己強盛的路子上。 
 
更歡迎各位朋友來參加講座,一同面對面的進行完整的了解! 
 
紫林老師,您好,我有三個小孩,分別是9歲,4歲和2歲。今年5月時。經由妹妹的介紹,看到老師的食譜,就開始煮米漿粥給小孩吃,一人一天喝個200-300西西,大概一星期過後,他們三個開始輪流發燒。老二是在幼稚園上課上到一半時,像電池突然斷電般的全身無力,就躺下休息了。
 
我趕快去學校將他帶回來。發燒持續幾天(中間有被爸爸敷冰枕跟吃退燒藥)被餵完藥,我就把小孩帶回去房間自己照顧。半夜又開始發燒,被冰敷過的脖子後方變得超級癢,我讓孩子自行出汗,燒就退了。發完燒,開始由脖子長出疹子,小小的,慢慢變大大的,像蚊子咬的一樣。這還不是最嚴重的,慢慢的,頭上也會長幾顆,之後換大腿外側,膝蓋後面,肚子,背。是採取輪流長的方式,一個部位一個部位慢慢長,疹子發起來密密麻麻,摸起來像蛤蟆皮一樣,粗粗的。高峰期晚上睡覺會被癢醒兩次,我會幫他全身擦滿紫雲膏加拍砂棒全身拍過一遍。 
 
老三的肚子和背也有長疹子,也是擦紫雲膏,但是和二哥比,好太多了有幾個月的晚上我都每天做重覆的事,發完就好了。沒看西醫,沒吃西藥,但是偶爾爸爸會看不下去,幫他擦類固醇軟膏。 
 
他們三個按照年齡,該打的預防針都有打,老二可能自費的打比較多吧,疹子才會發比較多。老三也有出疹子,但和哥哥比起來就少多了。老二長疹子持續4-5個月,每天睡覺換2-3件衣服,因為會流很多很酸臭的汗。同時我們也沒吹冷氣,只吹電風扇,讓身體恢復調節冷熱的能力。回想老二1-2歲時,穿無袖洞洞衣加紙尿布睡覺,感覺很怕熱,冷氣一直吹,還流汗呢。小孩發疹的照片只有一張(疹子裡面有黃色小膿疱),最嚴重的沒有記錄到,這裡面有很多的血淚和心酸啊! 
 
脖子發疹紫林老師介紹太極米漿粥的文打動我的心,雖然很簡單,樸實,但是又有效!就想要自己和小孩健康才持續不懈,我們現在還是每天喝米漿粥和炙草薑茶,老二和老三只要一流汗還是會說背很癢,呵呵,沒關係,我只知道我們會越來越健康哦! 
 
謝謝紫林老師!
 
  
  
  
 

西药治疗感冒比较快?

西醫說,黃鼻涕,就是抗生素七天,但是還不確定效果好壞是如何,不知道要「幾個」七天才能見效;用灶頭就可以準備好的“太極米漿粥”與“炙草薑茶”,僅僅四天,感冒完全不留痕跡。 
 
朋友們不妨來比較看看:西藥治療感冒「比較快」,這是經得起考驗的「事實」嗎? 
 
這種「聽說」,只聽我一個人說,算不得準。聽聽別的媽媽怎麼說吧: 
 
孩子吃慣了「名醫」開的類固醇、抗生素、抗組織胺,長期錯把「壓抑」當成是「治療」,那真的很危險。有的媽媽或許已經把孩子三天兩頭就感冒,感冒一次要拖上兩、三個星期,已經視為是「平常」了。但是,這真的不「正常」。 
 
為了孩子的健康,我們真的可以有更好的選擇。 
 
我們的竹北白天班、晚上班,已經開始在點名喊「右」啦!朋友們快點來把握從頭開始完整加入的好機會喔!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507138379569782/permalink/1510699109213709/】 
 
  
  
 
 

使用经方可以保阳气

最近看到一些朋友,可能是因為自己的孩子有異位性皮膚炎的問題,所以找到這邊來,想要了解一些問題的想法。 
 
我今天又在我的全球論壇上,回覆了一位朋友的問題,在這邊也分享給各位: 
 
問: 
 
老師您好,我的兒子現在三歲七個月,他有異位性皮膚炎的問題,算中度,我一直堅持著不看西醫,這兩年先試食療,再看兩位不同派別的醫生,一位是排寒氣的,一位是經方的,在十天前無意間由吳凱蒂的文章知道米漿粥,一試效果驚為天人,孩子本來每天癢,吃了粥,竟然整個舒服,治癢的程度有很大的緩解,但是還是遇到一些問題想請問老師意見! 
 
我先描述一下弟弟的治病過程,首先食療,從一歲到一歲十個月,每天不吃飯,只吃肉,肉沒有煮太老,沸水燙兩次,湯頭有番茄金針薑,然後每天喝一千西西的稀釋芹菜汁溫熱喝,還有一千西西的青椒汁,因為弟第不喝,後來變改喝溫熱西瓜汁,還有每天兩個柿餅配溫熱水,剛吃有好,後來雙臉潰爛,流血流湯,腳無力走路,手冰冷,拉肚子,十個月。 
 
之後轉一排寒氣的醫生,狀況漸漸穩定,這一年半都沒吃水果,喝溫熱水,手腳也回暖,但一年半,每晚夜癢無法改善,後期漸漸腳,變嚴重
而且過度敏感,一冷就癢,後來去看別的醫生,說過度使用暖藥,津液都乾了。 
 
於是老公希望換另一位經方醫生,吃了藥,一直讓我心不安,因為知道吃的是寒涼藥,也不能吃蔥薑蒜,過然四個月後,如果肚子空了,他的手就冷了吃粥十天,效果很好,搭配中藥,有時一天只癢一次,也好睡,夜癢改善非常多,讓我想起是否弟弟剛好非常缺乏津液,這兩天試著停中藥,昨天喝十西西的生甘草乾薑茶,馬上反應癢,還好只有一下子,但今天早上,不知是否沒有寒藥的壓抑,加上台北天寒,弟弟的臉漸漸的紅起來,有點癢讓我又想去拿藥,但又不想再傷弟弟陽氣,很爭軋,可否請老師開示?有什麽方法可以穩定又不要依賴降低陽氣的中藥? 
 
答: 
 
媽媽與孩子都辛苦了! 
 
堅持不看西醫,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西藥一下,身體整個機制會有嚴重的大幅度破壞,短期看不出來,久了之後也無從追查,所以大家還是用,但是為什麼會越用越糟?沒有人有勇氣出來解釋與承擔,只有「不說中文」的西醫願意說仔細。 
 
小朋友第一階段的處理,十分寒涼,很傷陽氣,造成身體先陽虛,再陰虛。所以後來變成皮膚潰爛,流血流湯,甚至腳無力,手冰冷,拉肚子,我認為有危及性命的程度,幸好立即停了。飯不能亂吃,話不能亂說,醫生,也同樣不能亂找。大家都是有牌照才出來執業,但是功力高下,真的差異非常大,一定要小心。 
 
後來的處理,夜晚會癢,這是明顯的陰虛。陽氣是否回復,看手腳是否回暖就可以知道。但是如果說是「過度使用暖藥,津液都乾了」,這應該是從來沒念通經方的人才會說的話。用經方只要對證,不可能出現這種「兩光」狀況。既然不會用,自然很容易會說這東西不好用,這是人之常情啦!臺灣俗話說「不會駛船嫌溪彎」,也是同理。 
 
吃粥是最平補津液的家常辦法,這也證明,小朋友現在就是缺乏好的津液來涵養陽氣沉潛、收藏。所謂「榮為根,衛為葉」,要顧根本,其實重點還是在這小小一碗米漿粥上。而小朋友的陽氣根基還是不足,造成天氣轉涼,身體陽氣順著天時轉弱,身體不得微汗出,所以又一次的失去平衡,造成發癢。 
 
如果媽媽願意的話,可以做我所謂的「乾毛巾按摩」。拿一條乾淨的乾毛巾,用指腹使力,按摩整個頭上有長頭髮的區域,也可以乾擦臉,可以加強眼周、耳後、鼻翼兩側。有時間與餘力,更可以擴及到整個後背、兩上臂、小腿肚。按摩到覺得溫暖即可,不要太用力而擦破皮了喔。 
 
用藥方當然可以做到「令微汗出」,很簡單,出微汗就能除風,除風就不癢了。但是一來我不是中醫師,不能直說藥方,二來,就算是合格中醫師,也不能透過網路看診。所以這部分我就不要太深入去談了。 
 
朋友如果想多了解經方,並且應用在日常的飲食生活保健之中,真的建議不妨來參加我的講座課程,做個比較完整的了解。 
 
陰陽寒熱的問題,其實也不是那麼複雜難解,但是我們必需要先對於整個系統觀念的認識,要有很正確的理解才行。生活之中有很多需要我們去注意的細節,我們一面從這些常見的實例上頭,來一面理解整個體系的脈絡,其實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上過一輪課程之後,用這些知識來照顧家人,這個效益,才是長長久久的。 
 
現在臺南班進入到最後的開班前倒數計時了,希望住在高雄以及臺南地區的朋友,趕快把握住這個結緣的難得機會。 
 
讓我們二〇一五年在臺南見囉! 
 

臺南班以及全臺其他班次的招生訊息: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508880479368634/】 
  
  
  
 

饮食、医药、疗法需要根据医理来分析

昨天聊到了,我收到一封異位性皮膚炎小朋友的媽媽給我的信,以及我的回覆,其實我可以了解媽媽與小朋友每天晚上都沒辦法好好睡覺的心情。 
 
不過這真的是一個很不容易馬上說明的狀況,如果完全沒有「聽說」過所謂的中醫概念的話,那還好辦,只要信心堅定,正確的執行,就可以了。 
 
但是很多人對於所謂的身體寒熱之類的觀念,其實已經有不少的「聽說」了。在這些觀念還不夠清楚的狀況下,有人一定會很強烈的質疑:會癢、有疹子、會紅腫,就是有熱啊,當然要退熱、要辛涼解表啊!但是在《傷寒雜病論》裡面來說,並不是這樣理解,也不是這樣來解決的。
像是西藥一開始會用類固醇的製劑,中醫的話,大概會用像是什麼「消風散」之類的來退疹子,用了好像會有些效,但是不用就馬上不行,或者老是反反覆覆,這些都不是長久的辦法。 
 
當然,這些藥方或是理論,也都是有憑有據的「古書」上面提到的,為什麼你說的《傷寒雜病論》才行,我們引的這些其他古書就不能做準呢?
這個部分的「為什麼」,真的是要做一些研究,才會知道了。至少我可以說:目前以我只研究《傷寒雜病論》的成果來說,還沒有什麼樣的病理機制是說不通的。在碰到相左的說法的場合,無論是中、西醫都好,也都沒有《傷寒雜病論》的原理說不通、站不住腳的時候。甚至在更多的時候,在「不說中文」的西醫先進地區的醫師,他們的研究,像是:體溫升高就是免疫能力升高、退燒的動作會讓免疫能力衰退,這些說法,甚至有越來越與《傷寒雜病論》的看法相近的趨勢。所以,我最近很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其實我與「不說中文」的西醫,是好朋友啊! 
 
因此,我很建議大家:一定要來上課,聽我們慢慢的分析其中的原理,再拿這個原理去審視每一種可能的飲食、醫藥、療法等等的內容,來判斷其合理性。 
 
我們來上課,不是只有學到我個人一家的說法而已,我們學的是一套「法」,是一種「可以通用在任何身體保健方面」的原則。這套法,很單純,但是有一個很清楚的骨幹與邏輯,可以給我們做為依循,可以在任何我們覺得有疑問的時候,幫我們做出合理的分析與理解,不會覺得迷惘,不會覺得害怕。 
 
當你的心裡有這套「法」,你就不必特別主張你信不信中醫,或是看不看西醫。只要任何的醫療、保健的說法出現,你都可以拿這套「法」來做印證、做比較。如果合於「法」,你就能比較放心的照著做;如果不合於「法」,那麼我們就盡量避免。 
 
每個人對於這套「法」的理解速度以及順序可能不大一樣,沒關係,我們就透過面對面的問與答,以實際的例子為根據,來讓每個單獨事件,把這套「法」無所不在的事實給發掘出來。還不確定的部分,就聽我來現場分析。 
 
我絕不會說「我一個人可以融合百家言論」,這樣的說法太囂張了,很賣弄。因為,這件事情,兩千年前的張仲景先生,就已經幫我們做好了,他做得也真的非常的成功。我們很有幸,可以在漢學完整的環境之下長大,可以比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甚至是對岸的中國人,更能容易親近這套醫學之法的集大成。我甚至會要求我在大陸地區那邊的學員,要多增加一個「輔修」,就是正體中文。不熟練正體中文,對於閱讀古文的字意,問題很大。而核心有成的學員們,也都能閱讀正體中文,甚至還有相當的研究了。 
 
我們只要懂得怎麼站在仲景這個大巨人的肩上來看保健,就很足夠了。我們的紫林中醫講座,除了解講碰到各種小麻煩時的保健撇步,更重要的是,我們提供了這樣的「法」,讓大家認識。 
 
有位大陸地區的學員說:他的人生經驗裡面,有三個人是「問不倒」的,在保健方面,就是紫林先生。這個嘛,我自己不敢這樣自稱啦,會不好意思。我只是比各位對於這套「法」,再更接近了一些,如此而已啦。 
 
老實說,一次上課,真的終生、全家都受益。 
 
下面是目前我們各班的招生訊息。 
 
綜合講座開講與報名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508880479368634/] 
 
臺南班訊息:
[https://www.facebook.com/vitacillin/photos/a.516244551725414.135143.117680988248441/998772296805968/?type=1] 
 
高雄班訊息:
[https://www.facebook.com/vitacillin/photos/a.516244551725414.135143.117680988248441/998385080178023/?type=1] 
 
新竹週二下午班(週二晚間班也可以一併報名)訊息:
[https://www.facebook.com/vitacillin/photos/a.516244551725414.135143.117680988248441/996554113694453/?type=1] 
 
現有的臺北週三晚間「輕講座」班:
[http://www.vitacillin.com/2014/09/02/1848] 
 
目前還有臺中、林口、臺北週間白天等時段,有朋友表示有意願。如果這幾個時段與地區有朋友有興趣,把親朋好友揪一揪,我們就可以成團來擴大招生喔。 
 
  
 
  
 

不一样的办法来面对发烧

在我的全球論壇上面,有一位媽媽的「鬥病日記」,讓我非常敬佩!我把這則「連載」貼上來,分享給大家。 
 
這位媽媽起先只是想煮點茶飲,給小朋友做個調理。後來隨著看了更多我的文章,也經歷過幾次小朋友生病發燒、被家人帶去看西醫、不停餵退燒藥的過程,開始慢慢的產生「這樣的退燒過程真的是對的嗎?」的質疑。 
 
最後,為了孩子長久的健康,決定開始嘗試「不一樣」的辦法來面對發燒。 
 
一開始的時候,其實並不順利,因為來自家人的反對很多、不安很重,不會那麼輕易的放手。但是因為媽媽對於整個方向的觀念很清楚,意志也很堅定,嘗試了幾次之後,也把主導權給拿下來,專心一致的貫徹調理的辦法。 
 
孩子在調理的開始,首先就是碰到「過去錯誤退燒」所造成的傷害,阻礙了身體恢復的力道。因為我們沒有用藥方,只是用「調理」的手法來支持,所以孩子的咳嗽、鼻涕、排痰,這些過程會有些辛苦。幸好媽媽隨時會上來與我討論現在的變化,也願意持續深入了解這些變化的原因,也因為每天都看到了穩定的好轉,以及「不小心吃錯東西」所馬上引起的惡化,更堅定了持續的信念。 
 
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的。現在,這位媽媽的努力終於有了成果,孩子的狀況比之前更好、更穩定了。 
  
   
  
 
 

疫苗是對於內臟進行深層的重度破壞,干擾生理機能核心的顛覆傷害

今天又在論壇回了一篇長文。我除了為孩子受苦、家長受累,覺得很不捨之外,也覺得:這麼具有高風險的疫苗傷害,沒有任何人有辦法迴避,也不能收拾、無法挽救。究竟是誰還有正當的理由,可以叫我們輕易的把孩子的健康與生命安全,曝露在根本不可捉摸的風險之中?要我們自己唯一的親生骨肉,去為了所謂流行病學上面,大規模的流行的「可能性」負起全責嗎?誰能夠狠心說得出這種話? 
 
逝者已矣,到現在還無法為死因平反的孩子,我們也不能再為他們做什麼了。打了疫苗之後而發生不可逆的傷殘的孩子,在國外或許可以求償,但是在臺灣,恐怕也不太可能有什麼獲得平反與補償的機會。至於那些:眼睛、心臟、肝臟、皮膚、呼吸道、腸道、肌肉機能出了問題的孩子,內臟裡面不可撫平的疤痕,我只希望,真的,別再增加了。最好是:打從一開始,就不曾有過。 
 
家中長輩、衛生所人員、校方、醫生,會要我們做家長的「幫幫忙」,配合一下、打個疫苗。但是,當孩子出了意外,失去了生命,誰又能來「配合」孩子一起受苦,來為我們家長「幫幫忙」呢? 
 
我的回答:小朋友和家長一同辛苦六年了,真的不是一段很短的時間啊。 
 
綜合上面的描述,大概可以知道:六年來,孩子的體內大概已經累積了相當大量的水邪。這些水,把身體運轉的正式能量吸收掉了,同時也阻擋了好的養分原本可以存放的空間。養分不足,不能讓內臟產生足夠的新鮮血液,同樣也無法供給出更多好的能量,變成了惡性循環。 
 
益生菌是一種掩耳盜鈴的作法。益生菌感覺上加強了腸道方面的能量,但是這些東西通通都是外來的,又不能治本,只會讓身體誤以為:目前身體的狀況其實並沒有問題。所以,短時間的把問題消除了,但是並不能阻止身體原本出問題的部分,產生進一步的惡化。當問題大到益生菌也無法處理的時候,整個問題又會大幅的爆發開來,更不可收拾。 
 
農曆一、二月,與七、八月,正是陰氣剛好要到體內最底層,以及陽氣要打到體表最表層的兩個關鍵時期,是陰與陽的最頂盛的時期,身體兩種不同性質的機能的高峰。這完全說明了,孩子身體的機能已經發生整體性的減退,不足以供應正常的運作了。 
 
在孩子較小的時候,處理的黃金期已經過了。到了六歲,孩子的生理又進入到了一個相對較安定的狀態,而且也距離各種破壞發生的時間點,更遠了。已經收不到搶救的效果了。 
 
至於疫苗,那個是對於內臟進行深層的重度破壞,干擾生理機能核心的顛覆傷害。況且皮膚破了,雖然說幾天就會好,但是也沒有人保證一定不會留疤。通常一針下去,如果有幸留得住命,傷害少說也都是十幾年起跳,多的更是一輩子不可逆的傷害,永遠的傷殘。而這種重度破壞,除了每天一刻不能鬆懈的進行生活飲食的照顧,把我提到的食方,一則一則確實的每天做到,也沒有更快好轉的辦法了。 
 
我提到過的炙草薑茶,太極米漿粥,還有黃耆當歸排骨湯,都可以搭配使用。幸好孩子也較大了,比較好溝通,可以透過與家長之間分享食用的感受,來確認食用的變化,而且,能夠吃的食物的範圍也較廣了,家長只要協助烹煮,就可以了。通常孩子吃了,自己也覺得身體會變得較舒服,自然就會願意再吃下去,不需要硬逼或強灌。 
 
黃耆當歸排骨湯,香香甜甜的,不必擔心還會有酒味,孩子不能接受。我聽過的例子,孩子都還蠻愛喝這道湯品的,而喝了之後,「感覺」也都還蠻好的。值得試試。 
 
要再加速,除非你能夠找到真的以經方中醫來做治療的中醫師,用藥方進行配合,做針對性的治療,藥食同時處理,效果才會更好。不過,有這等功力的中醫師,在臺灣恐怕實在難尋,否則我也不必要在這九年以來,不停的上網發表我自己的中醫學習心得了。 
 
大家常常覺得:「調身體」應該比較容易,治感冒比較難,要給西醫看。事實上卻是恰恰相反:治感冒是學醫的基本入門班,我可以三天就把沒有基礎的一般人,教到可以超越市面上最少七成開業中醫師的治感冒水準,但是要有能力「調身體」,對於天分一般的人,可能需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全心全力的鑽研醫術才行。回頭想想:現在有信心可以治感冒比西醫快的中醫師,有幾個人呢?如果治感冒的速度都無法有自信,又怎麼有能力「調身體」呢?有人會說:我寫不出一個單字,但是可以寫好一篇文章的嗎? 
 
雖然說,冰飲一樣是需要禁忌,但是比較起西藥來,真的是芝麻與燒餅之間的差距啊! 
  
  
  
  
 

從數字的恐懼與迷惑之中解放出來,才有機會更接近健康

【日本70歲以上的人口,其中有54%正在服用降血壓藥劑,但是這也同時提高了10倍的死亡風險】現在的衛教宣傳之中,認為收縮壓在120以上,就進入「罹患」高血壓的範圍之中,但是,「不說中文」的醫師告訴你:「若是提出『收縮壓147仍然健康』,這句話造成的結果會是『醫院的病人因此減少1800萬人』。」
  
大家對於這些個「健康」相關的數字,常常錙銖必較,甚至琅琅上口,不少人背得滾瓜爛熟,隨時都能說得頭頭是道。但其實究竟什麼樣的數值才叫做「正常」,什麼又叫做「異常」,這個標準的制定過程,卻不見得有大家想像中的那麼「科學」。
 
日本的「大櫛陽一」教授,曾在二〇〇四年時,以日本全國七十萬人的健診結果,參與共同制定了性別、年齡別的「健康基準值」。但是在事後,大櫛教授又以過去自身的研究結果,以及歐美等「非中文」的最新論文,發表一本《「血壓147」根本不必吃藥》的著作,挑戰了世人對於「健康基準」的觀念。
 
大櫛教授認為,血壓在164以下,都是屬於「正常」,而大家所聞之色變的所謂「壞膽固醇」,正式名稱為「低密度脂蛋白膽固醇」的標準,更應該從現在大家已經被教育到耳熟能詳的:應該要維持在120以下,大幅提高到183以下就行。
  
大櫛教授表示:「現在的基準值之中,大半的研究都沒有區分性別以及年齡等等細節,但是歐美的調查研究之中,對於性別或是年齡等各種不同的差異的病患身上,會有不同的風險認定。日本囫圇吞棗的把各種人都套在同一個基準上,造就了:原本應屬健康的人被視為『有病』,而吃下不必要的藥劑的危險性。」
  
他又提到:「在一個針對使用降壓劑之前,經常被用來控制血壓的『鈣拮抗劑』的相關隨機實驗(RandomizedTrial)之中,發現到:急速降低血壓的實驗群組,比緩慢降血壓的群組,死亡率要提高了1.4倍。
  
在我們的研究之中,180/110這樣的高血壓人群之中,靠著降壓劑而讓血壓控制在160/100以下的人,要比不吃降壓劑的人,死亡風險還要高出了10倍。
  
這樣的降壓劑的風險已經是全球醫界的常識了,但是日本還是趨之若鶩的服用降壓劑,而根據日本政府「厚生勞動省」在二〇一二年的《國民健康、營養調查報告》之中,超過70歲以上的人口,竟然有54%的人都在使用降壓劑。」
  
臺灣截至二〇一三年為止,高血壓人口已經被認定突破了430萬人,65歲以上的人口之中,依現行的標準,與日本相仿,同樣約有56.6%的人「患」有高血壓。而全球目前正在使用降壓劑的人口,更有大約12.5億之多。
  
這些數字究竟代表了什麼?國民的健康水準持續拉起警報?全民健保的沉重負擔?還是……?
  
數字告訴我們:數字會騙人。你怎麼去收集這些數字,就會得到任何你想要的結果。數字不代表科學,科學也不是只有數字,從數字的恐懼與迷惑之中解放出來,才有機會更接近健康。資深臨床專業「不說中文」的醫師,告訴你怎麼正確的解讀數字!

吃得像個這個自然界的一份子,你就能活得更接近自然

資深臨床專業「不說中文」的醫師告訴你:「ADHD(Attentiondeficithyperactivitydisorder;注意力缺陷過動症)根本不存在」、「使用藥物只會讓狀況變得更糟」。

如果是我的想法,我會說:日常要吃天然、安全的食材所調理出來的「食物」,不要再吃各種過度加工、充滿各種人工添加物,或是以不自然的方式製造出來的「食品」。

「Youarewhatyoueat」。吃得像個這個自然界的一份子,你就能活得更接近自然。人工加工、添加而成的「食品」吃得越多,你只會有更多跑不完的門診、領不完的藥袋,將來只會走向更多:開不完的刀、插不完的管,這樣的路子上。

	

由智齒痛分析牙醫治療是否合乎邏輯

有位朋友問了一則問題,我把我的想法貼在這邊,和大家一同分享。

問:
老師,我想問問:長歪的智齒該怎麽辦啊?是不是只有拔掉一途呢?
我先生有顆智齒長歪,會去壓迫隔壁的臼齒,大概每幾個月,他就會劇烈疼痛牙齦發炎…… 繼續閱讀 “由智齒痛分析牙醫治療是否合乎邏輯”

登革熱與伊波拉病毒之類同:談中醫藥對於免疫反應的看法

前陣子我們談到了伊波拉病毒,主要的病證有:發高燒、頭痛、肌肉與關節痛,嚴重時會有出疹、出血。同樣的,最近在高雄地區,甚至是緯度較高的日本東京地區,都發現了登革熱的蹤跡。登革熱在一般被認定的病證之中,也包含了:發高燒、頭痛、肌肉與關節痛、紅斑疹或是數種出血症狀之一。雖然對於西醫的角度來說,兩種疾病的病源、傳染方式大不相同,混為一談實在是沒道理。不過對於中醫來說,「異中求同」卻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特質。這能夠讓我們將複雜的問題單純化,歸納出問題的關鍵,並有助於求得核心的最佳解。

繼續閱讀 “登革熱與伊波拉病毒之類同:談中醫藥對於免疫反應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