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医药、疗法需要根据医理来分析

昨天聊到了,我收到一封異位性皮膚炎小朋友的媽媽給我的信,以及我的回覆,其實我可以了解媽媽與小朋友每天晚上都沒辦法好好睡覺的心情。 
 
不過這真的是一個很不容易馬上說明的狀況,如果完全沒有「聽說」過所謂的中醫概念的話,那還好辦,只要信心堅定,正確的執行,就可以了。 
 
但是很多人對於所謂的身體寒熱之類的觀念,其實已經有不少的「聽說」了。在這些觀念還不夠清楚的狀況下,有人一定會很強烈的質疑:會癢、有疹子、會紅腫,就是有熱啊,當然要退熱、要辛涼解表啊!但是在《傷寒雜病論》裡面來說,並不是這樣理解,也不是這樣來解決的。
像是西藥一開始會用類固醇的製劑,中醫的話,大概會用像是什麼「消風散」之類的來退疹子,用了好像會有些效,但是不用就馬上不行,或者老是反反覆覆,這些都不是長久的辦法。 
 
當然,這些藥方或是理論,也都是有憑有據的「古書」上面提到的,為什麼你說的《傷寒雜病論》才行,我們引的這些其他古書就不能做準呢?
這個部分的「為什麼」,真的是要做一些研究,才會知道了。至少我可以說:目前以我只研究《傷寒雜病論》的成果來說,還沒有什麼樣的病理機制是說不通的。在碰到相左的說法的場合,無論是中、西醫都好,也都沒有《傷寒雜病論》的原理說不通、站不住腳的時候。甚至在更多的時候,在「不說中文」的西醫先進地區的醫師,他們的研究,像是:體溫升高就是免疫能力升高、退燒的動作會讓免疫能力衰退,這些說法,甚至有越來越與《傷寒雜病論》的看法相近的趨勢。所以,我最近很常說的一句話就是:其實我與「不說中文」的西醫,是好朋友啊! 
 
因此,我很建議大家:一定要來上課,聽我們慢慢的分析其中的原理,再拿這個原理去審視每一種可能的飲食、醫藥、療法等等的內容,來判斷其合理性。 
 
我們來上課,不是只有學到我個人一家的說法而已,我們學的是一套「法」,是一種「可以通用在任何身體保健方面」的原則。這套法,很單純,但是有一個很清楚的骨幹與邏輯,可以給我們做為依循,可以在任何我們覺得有疑問的時候,幫我們做出合理的分析與理解,不會覺得迷惘,不會覺得害怕。 
 
當你的心裡有這套「法」,你就不必特別主張你信不信中醫,或是看不看西醫。只要任何的醫療、保健的說法出現,你都可以拿這套「法」來做印證、做比較。如果合於「法」,你就能比較放心的照著做;如果不合於「法」,那麼我們就盡量避免。 
 
每個人對於這套「法」的理解速度以及順序可能不大一樣,沒關係,我們就透過面對面的問與答,以實際的例子為根據,來讓每個單獨事件,把這套「法」無所不在的事實給發掘出來。還不確定的部分,就聽我來現場分析。 
 
我絕不會說「我一個人可以融合百家言論」,這樣的說法太囂張了,很賣弄。因為,這件事情,兩千年前的張仲景先生,就已經幫我們做好了,他做得也真的非常的成功。我們很有幸,可以在漢學完整的環境之下長大,可以比世界上絕大多數的人,甚至是對岸的中國人,更能容易親近這套醫學之法的集大成。我甚至會要求我在大陸地區那邊的學員,要多增加一個「輔修」,就是正體中文。不熟練正體中文,對於閱讀古文的字意,問題很大。而核心有成的學員們,也都能閱讀正體中文,甚至還有相當的研究了。 
 
我們只要懂得怎麼站在仲景這個大巨人的肩上來看保健,就很足夠了。我們的紫林中醫講座,除了解講碰到各種小麻煩時的保健撇步,更重要的是,我們提供了這樣的「法」,讓大家認識。 
 
有位大陸地區的學員說:他的人生經驗裡面,有三個人是「問不倒」的,在保健方面,就是紫林先生。這個嘛,我自己不敢這樣自稱啦,會不好意思。我只是比各位對於這套「法」,再更接近了一些,如此而已啦。 
 
老實說,一次上課,真的終生、全家都受益。 
 
下面是目前我們各班的招生訊息。 
 
綜合講座開講與報名資訊: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508880479368634/] 
 
臺南班訊息:
[https://www.facebook.com/vitacillin/photos/a.516244551725414.135143.117680988248441/998772296805968/?type=1] 
 
高雄班訊息:
[https://www.facebook.com/vitacillin/photos/a.516244551725414.135143.117680988248441/998385080178023/?type=1] 
 
新竹週二下午班(週二晚間班也可以一併報名)訊息:
[https://www.facebook.com/vitacillin/photos/a.516244551725414.135143.117680988248441/996554113694453/?type=1] 
 
現有的臺北週三晚間「輕講座」班:
[http://www.vitacillin.com/2014/09/02/1848] 
 
目前還有臺中、林口、臺北週間白天等時段,有朋友表示有意願。如果這幾個時段與地區有朋友有興趣,把親朋好友揪一揪,我們就可以成團來擴大招生喔。 
 
  
 
  
 

二○一四年上半的回顧

今年到目前為止,大小事件不少,雖然說,年年風雨年年過,不過至少算不上「平順和諧」。突然想到去年底,自己對於今年這一年大勢的歸納,回頭再來看一下,也頗有意思。

山、醫、命、相、卜,五術本是同源出,常常一不小心「跨界」看到了一些什麼別的,是個不意外的小困擾。 繼續閱讀 “二○一四年上半的回顧”

二○一四年下半年氣候特徵

今天下午,臺灣北部許多地區又是一陣急雨。

對照於今年下半年屬性為燥金,陽明在泉,若是秋季多大雨、急雨,入冬之後,雨量恐怕會較往年偏少,凸顯了燥性。對於習慣入冬之後,天候經常為多日連綿細雨的臺灣北部地區來說,實在是應該要預防民生用水不足、吃緊的可能性。

今日小語130902:從流行飲料看酸味與甘味對人體的關係

我們已經談過很多次:關於甜食,只要是來源天然,自然的攝取,並無不妥。人體對於天然、良質甘味食物的需求是非常自然的,特別是在《傷寒雜病論》之中,需要補益的有虛病人,通常都會給予甘味為主的藥材來組方,藥方十分甘甜芳香,喝了令人身與心都獲得舒緩。對於容易感到疲倦,心情經常感到焦慮、急躁,大量使用體力或是思考的工作者,好的甜食更是絕不可少。

真正對於身體有害,應該盡可能避免的,是過度加工之後所產生的「高果糖糖漿」,特別是由玉米為原料所製作的玉米果糖糖漿,因為幾乎完全採用基因改造玉米來製作,食品安全上的風險,非常高。

粗糙的比較「甜度相當於幾顆方糖」,就直接把甜度和脂肪肝、肥胖掛勾,明示或暗示「有疾病的高風險」,光就這樣來說,此類的報導,除了藉由恐嚇閱聽者來攻擊特定廠牌的商品,效果十分有力之外,我實在看不出這種邏輯性鬆散的表述,對於人們的生活有什麼實際助益。

至於究竟使用的是「純蔗糖」熬煮成的糖漿,還是現成的工業化製品「轉化糖漿」,或者甚至用「玉米糖漿」矇騙,這個就是更嚴重的,標示是否涉及不實、詐欺的問題了。

偏酸味的食物,因為酸味屬木,木能剋土,甘味屬土,往往會令甘味食物「令人覺得甘甜」的反應變得遲頓,要到達讓人覺得「夠甜」程度的用量,自然也會跟著放大,這對於物性的掌握來說,只要熟悉五行生剋的原理,這樣變化並不讓人意外。

當人體會有「想吃甜食」的反應的時候,也多半是因為體內的津液消耗過度,內臟偏向拘急、燥熱,而想要藉由良質的甘味食物來恢復平衡的關係。我們在前面提到的各種身體反應,也多半是因為這樣的原因。

在現代常見的身體傾向之中,容易看到因為食材不夠天然,身體長久缺乏津液的問題。而一方面受到化學藥劑的破壞,一方面又有身心勞動需求的身體,往往連肝系統的能量都被耗盡,透過脾系統將津液回填至肝中的力道也明顯不足,這時候,人就會想要多吃偏酸味的食物來做調整。結合酸與甜的料理,或許會成為讓較多人喜愛的選擇。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時序已經過了處暑,將近白露,身體陽氣的水準已經明顯轉弱,氣容易凝為水。過食偏寒涼的食材,如果又偏甘味,就容易生痰積濕。撇去商場恩怨,一些當前熱門的飲料,真的是不宜多喝。

今日小語130801:簡易處理初期麥粒腫的方法

最近有一位朋友,長了麥粒腫,也就是俗稱的「針眼」,通常這種狀況,就算是「專業」的治療,也要差不多一週的時間才能明顯緩解,很惱人。不過這位朋友,早上起床發現發病,當天晚上卻臨時就被安排要見很重要的客人,實在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讓他慢慢好。

我聽了這位朋友的問題後,答應幫他想個辦法。當然,這位朋友當下手邊沒有中藥,我也不可能開藥方,所以我就想辦法用手邊能夠找得到的食材,做了一點組合變化。首先,取新鮮的檸檬,榨出汁來,然後用綠茶粉泡了適當濃度的綠茶,剩下來,就是用適量的蜂蜜來調味,到自己覺得順口的程度。是的,這些原料和組成的比例,和最近很流行的一種飲料的內容物,十分接近。

朋友在過中午的時候把飲料準備好,喝下。到了快下班的時候,紅腫和疼痛已經大部分都消退了,到了比較不礙事的程度。當然,朋友一邊也用大家常聽到的辦法:反手繞過頭拉患病的眼尾,這樣也會有一定的緩解效果。

以我所認為的物性的角度來看的話,當身體的濕熱的程度達到會長針眼的程度的時候,這樣的飲料,才差不多能夠與其相抵消。就消極的角度來說,我會建議朋友們,真的不要太常喝這樣的飲料。反之,就積極的角度來說,如果你突然長了針眼,手邊又不知道該怎麼樣比較快速的處理的話,那就不妨喝一些試試看吧。

今日小語130731:治療包含「狂犬病」在內的外邪風寒

「津液」是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之中已經明示過,但是在漫漫後世,諸家學說多如牛毛的醫書之中,卻意外的很少被深入論述的一個身體環節,但是「津液」卻又是牽動身體陽氣的輸出,以及血液組成的核心,這造成了中醫理論的架構上,竟然出現了一個「失落的環節」。

身體在津液轉換成為陽氣的順序上,按照六經輪轉的原理,是由陽明為起始,也就是行走我所謂的「陽明過少陽出太陽」的順序,由內而外來推展。同時在足陽明胃的部分,因為又能夠控制津液與能量的沉降,讓下焦的腸道與其他各種臟器獲得推行的動力,所以胃的津液含量多寡,不但可以化為轉換出陽氣的原型,形成「免疫力」,也可以向下、向內收藏成為更高濃度的津液型態,構成進一步質變為血液的要素。

如果按照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之中,對於外感入侵的論述:邪氣開始入侵的時候,首先侵犯太陽經,人體會提高能量輸出的強度,津液開始受損,人會開始發燒。若是津液接近耗竭,陽明經開始受到侵犯,人會開始出現感官方面的異常,甚至幻視、幻聽,對於感官的刺激異常的敏感,甚至容易出現嚴重痙攣。太陽、陽明淪陷失守之後,中間的少陽不能進行質能轉換,很快的就轉往致死率極高的後三陰區域。

外感從來就是以這樣的模式侵犯人體的系統,兩千年來,人體還是一模一樣的構造,這不會因為你在兩千年前是下田耕作,兩千年後是坐在電腦前吹冷氣,就有所不同。無論這樣的邪氣,是從空氣傳播,飲食傳播,或者,只是被動物咬一口,別無二致。只不過,感冒對於西醫來說,從來都是「不治之症」,如果你在看的西醫有良知,夠誠實,他會告訴你「我們西醫從來就不會治療感冒,我只能把你在感冒之中所受到的痛苦壓抑下去」。感冒醫治不得法,急性發作,瞬間致死,所在多有。感冒可怕嗎?當然很可怕,如果你從來就不認識《傷寒雜病論》。

知道害怕是好事,至少這可以給我們一個燃燒三分鐘熱度的起端,多多少少的了解一些,我們可能從來就不想去關心的重要內容。

今日小語130729:血虛生風的理解

我們最近談了不少有關於「血」的概念,如果這樣的想法還可以接受,那麼,所謂的「血虛生風」,應該就不難理解了。

對於身體而言,只有高濃度的津、血,才能夠往內臟的深處停留與收藏,而也只有高濃度的津、血,才能夠被內臟吸收後,成為推動能量發生,以及載運能量外行的元素。而所謂的「血虛」,指的是:身體在耗用「血」的效率上,大於補益「血」的效率。對於人體來說,原本應該要存放津、血的組織內部空間,因為血的含量日漸減少,因此所騰出來的空間,因為「位能差」的關係,體內壓力小於體外壓力,就會變成各種外來因子入侵與霸佔的對象目標。

除了濕氣會滯留在這個空餘的空間之外,還有一種,就是由體外流入的流動性能量,也就是「風」,會入侵這個空間,並且霸佔。外來的能量在組織空間裡,會讓組織產生一種假性的壓力升高的現象,一方面會阻擋養分進入,一方面也會加速把組織內剩餘的津、血排空,讓身體組織虛燥的狀況更加嚴重。虛燥使得組織所發出的能量快速轉換成散亂熱能,並且升溫,因此「血虛」之後就會「生風」,而「風」就會引發「熱」的產生。

這就是:外感傷風的時候,身體容易發燒、出汗的原理。

今日小語130726:氣血共生的說明

人,是恆溫的活體動物,只要活著,內臟就無時無刻不在產生能量,以推動各種必要的生理機能。

當身體內臟所含有的津、血太少,不足以把這些能量均勻分散完全的時候,相對超量的能量持續不停的累積,津、血的溫度就會開始漸漸的升高。而溫度升高的津、血,根據「熱升冷降」的自然物理現象,開始變得容易向外活動,而一直升達體表的時候,熱能便會打開體表的毛孔、穴道,潛藏在津、血中的能量進一步的向外透發,血液之中分離出津液,而津液之中再分離出能量。從血液之中所分離出的津液與能量的結合體,在灌輸到體表之外以後,能量於體表形成一層薄薄的氣層,並且同時排出多餘的熱能,而被抽出能量的津液則在失去生命能量之後,凝結成汗水。

在正常的狀態下,我們在日間透過積極的生活、工作,把體內的能量發散到體表,而在日頭西下,入夜之後,開始大量的進食,進行靜態的休養與睡眠,讓體表的能量可以重新附著在:由新鮮的食物所汲取而出的優質津液上,並且在內臟裡,尤其是,在能夠承接心火的脾系統之中,透過與心火的結合,進一步的質變為血。血液在睡眠狀態下,因為人體處在極低的活動量,所以利於在內臟裡收藏、靜養。

陽氣由血而生,並透過陽氣沉潛而養血,這就是我們人體在自然的狀態下,自己讓自己好轉的原本機制,氣血共生,生生不息的輪轉。但是,在許多陽氣不足的人體之中,內臟通常都是處在「虛」的狀態下,極端缺津、血,這種裡虛的狀態,內臟未有足量的津液,不能產生應有的生理機能,也無法讓人生出陽氣,而缺乏陽氣又不能生血,這就是惡性循環的開端。

內臟有虛,缺乏津、血,陽氣不生,天氣稍熱就怕熱怕得要命,天氣稍涼,卻又怕冷怕得要死,天一熱,則想要拼命吃冰、喝冷飲,天寒的時候,卻又怎麼穿衣襪也暖不起來。氣血不旺,陰陽不接,百病叢生。

《傷寒雜病論》所謂「榮為根,衛為葉」,誠然也。我們之所以在這邊反反覆覆的說了這麼多次「陽氣」的重要性,其中的道理,也在於此。

今日小語130725:血的大質量可分散能量

「血」在中醫的觀念裡面,包含了有形的組織,也包含了隨時在流動的血液,而在我們常講的身體質能轉換的「三層剖析」上,「氣」主要負責的是機能、能量的推動,「津」則是包含了各種不同的濃度和流動性,可以隨時靈活轉換三態,是動態維持身體平衡的要件,而「血」,則是讓身體的機能維持在「恆定」的狀態下,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津」只要透過加熱就可以抽取出「氣」,但是,高濃度的「津」卻是需要加入了「心火」,才能夠發生質變為「血」。

根據日本「信州大學」大學院醫學系研究科,「能勢博」教授所做的研究,同樣為女性,長跑運動選手在體內的血液含有量,可能是一般女大學生的兩倍,所以,在同樣的環境和活動條件之下,運動選手會比一般人還更不容易中暑。

主要的理由在於:「人間は常に体内で熱を作っています。体温が高くなると、血液が熱を身体の中心部から表面へと運び、皮膚から放散します。さらに、血液の中の水分から汗を作り出し、体外で蒸発させ、熱を下げようとします。ところが、血液の量が少ないと、これらの体温調節能(体温を調節する能力)が下がり、熱が身体の中にこもります。これが熱中症です」(人類的體內持續在產生熱能。一旦體溫升高,血液就會把熱由身體的內核往表面輸送,由皮膚進行發散。再加上,透過以血液之中的水分形成汗液,並在體外蒸發,這樣也能達成熱能的降低。只不過,若是血液的含量偏低,這些體溫調節能(調節體溫的能力)就會下降,熱能便在體內累積。這就是中暑。)

這些非常西醫化的最新研究結果,卻正好恰恰與千年以來,中醫的生理機轉概念,也就是「氣、津、血的互換」、「汗為心液」、「榮弱衛強則自汗出」等等,若合符節,如出一轍。

是故,中暑不分氣溫高低,主宰的因素在於身體含血量是否足夠,即是否「裡虛」,而能把體內的陽氣導至體表。喝水只能降溫,卻不能提高人體的耐受力。而在高氣溫之下怕熱難耐的反應,以及想喝冷飲的衝動,都是來自於體內血液太少,不能持續把內臟自體產生的能量,也就是「陽氣」,順利帶往體表所致。

只是對於中醫來說,我們有很好的辦法可以養足陽氣,協助陽氣單獨增強,把「養血」與「陽氣」這兩種機轉,再更進一步的細分開來,讓身體減少對於藉著血液來升陽的依賴,血靜則易養,陽氣到頂,津血到底,不言「補血」卻能令血自補,雖為補陽,實能補陰,人體才能夠真正達到「不怕熱」的改善。否則,一時的吞下寒涼的食物或是藥材,冰涼到底,爽快、刺激有餘,其害,卻好比飲鴆止渴。

今日小語130722:少陽在泉的大勢看法

今天是「大暑」,也是今年的五運六氣,開始進入屬於下半年「少陽相火」在泉的時候。少陽相火,能量屬性為暑,遇熱則熱,遇寒則寒,爆發性強,來得快,去得急,看著似乎夏季高溫遲遲不退,其實冷鋒一來,氣溫倏忽陡降,讓人措手不及。而今年五運屬癸火,更加爆發力道,三焦水道津液耗損的速度特別快,秋冬的低溫日子可能不足,這對於秋冬養陰來說,較為不利。話雖如此,也要慎防低溫的日子之中可能出現的極度嚴寒,以免成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