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吐、下病證看外感治療進退邏輯

最近談到伊波拉病毒各種後期的變化之中,容易出現的病證,包含了嘔吐與腹瀉。這讓我想起了,我在去年三月四日才分享過的一張圖表。

雖然這張圖表當初的製作用意,是在說明所謂「諾羅病毒」的感染狀況與應對,不過因為對於經方中醫的思考來說,病人的身上每出現一種病證,就代表身體出現某一類方向性的機能問題,所以,只要正確解讀各種病證與運作機轉的邏輯關係,在多種條件的有、無的判讀之下,很快的就能找到足夠準確的處方可能性。

繼續閱讀 “從吐、下病證看外感治療進退邏輯”

幾種上吐下瀉的思路

最近朋友們問起了有關「諾羅病毒」的相關問題,雖然就中醫的角度來看,我們比較不關心是什麼樣的病毒導致感染,重視的是「其人當下發生了什麼病證」,不過就一般的狀況來說,通常最主要的病證,還是上吐下泄的合併發生,不過,若是含有:頭痛、發燒、肌肉痠痛等「表證」在內,中醫的處理路線就會有所不同,我們在此也可以知道,要以「病毒」的分類法來套用單一的中藥藥方,這是比較不妥適的想法,當我們步入以中醫的理念來照顧身體的時候,觀念上的調整,是比較重要的一個關鍵,飲食上的調整在操作上的問題較小,若是進入到實際藥方的部分時,我的想法是:「家庭常備藥」的想法雖然好,但是在操作上的真正關鍵點,也就是「辨證」的功夫,除了足夠仔細的觀察力之外,還需要不斷的揣摩,以及有經驗者適時的分析解說,才能夠達到心領神會的程度,運用起來比較不致於出大錯,從條文的「知道」,到能夠自在的「運用」,這中間的距離,是我們經常需要不斷修行的過程,建議有心的朋友們,還是能夠長期性的潛心學習,當成是生活中的一門功課,比較好。

shangtuxiaxie

津液與氣血的奇幻旅行

我們身體的運作,隨時都需要津液,有時候會需要它化成氣,來推動身體其他的機能,有的時候會需要它化成血,去充實身體組織的養分和修復,而同樣在稱為「津液」的範圍之內,其實津液擁有許多種不同濃度的面貌,比較濃稠的,可能適合於收藏、化血,比較淡薄的,可能適合於運送、化氣,在中醫的認識範疇之中,我們若是無法從飲食之中去攝取適當的津液,就只能消耗腎裡頭天生帶來的精華來代用,這實在是大材小用了,而後天所吃進的各種食物之中,較濃稠的,可能因為過於黏滯而讓人消化困難,太稀薄的,可能因為流動太快,身體抓不住,最適合進入脾系統之中供我們運用的類型,就是像粳米在水中徹底煮化之後,所以形成的「黏而不滯,滑而不膩」的泔糜,也就是我們經常所稱的「米漿粥」的模樣,主食與脾胃親和,正坐身體五臟的中央位置,協調四方機能,這樣的重要性,絕對不是如一般人所想像中的「潮濕的米粒」,「開水泡飯」,「只是充滿澱粉與熱量」那般的簡單。

 jinyeqixue
 

 

感冒時的起居、飲食的注意事項

最近的日子逼近「大寒」,今年的土氣和明年的木氣,走到一個交相劇烈衝突的高峰,有感冒問題的朋友似乎也變多了,有位朋友問起了「感冒的時候,有什麼起居、飲食的注意事項」,我根據《傷寒雜病論》的描述,整理了我個人的心得數項如下,也分享給各位朋友參考。

「陽氣」之「正常?篇」

這幾天分享了一些「大家說」與「我們說」的對照表,和多數人心目中的「主流」,有諸多的相左之處,有一些朋友開始關心自己的身體的狀況是否真的不如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好,開始想要進一步的了解與確認,無論是對於我所發表的內容認同也好,否定也好,存疑也好,半信半疑也好,我想,這都是一個「開始」,開始對於自己的身體的狀況與問題不再「人云亦云」,開始真正的面對自己的「身體感」的真實反應,讓「身體感」和我們自己直接的對話,直接的互動,無論是在什麼時候,都不要停止這種「開始往前」的力量和決心。

「陽氣」之「上火?篇」

有的人會覺得:明明經常發現自己的身體會發炎、長痘子、咽乾口乾舌燥、愛喝冰水、口苦口臭、晚上睡不著、好幾天不大便、動輒發熱流大汗,退火、消炎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是屬「寒」的體質呢?其實,身體無時無刻不在動用陽氣,只是日夜之間的運行方向不同而已,就像「太陽下山明早依舊爬上來」,夜間的太陽只是沉潛在地球的「裡」面,並未消失不見,也從來沒有變弱,但是,無論陽氣怎麼運行,無論我們是成人或幼兒,後天的陽氣在身體運行的中心點,都是在「胃」,而手心、腳心,就是觀察胃氣是否在正常運行的最佳「監控點」,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中提到:「胃氣不足,則手足逆冷」,手腳心不能經常保持溫暖,就是胃氣不足,就是陽氣不足,就是有寒,就是身體機能不足,就是虛弱,道理非常簡單,我們自己對於自己的身體,也非常容易觀察與判斷,是一條「反之亦然」的邏輯定理,這麼明白而簡單的道理,仲景用九個字就說破了,一看就懂,沒有其他各種的「可是」、「或者」、「說不定」,牢不可破,沒有例外,不必存疑,如你我能識普通中文者,一定能明白,醫理大道至簡,莫勝於此,至於談到應用的方法,若不說「治病」,單就「保健」來看,仲景在《傷寒雜病論》中,以粳米作成「白虎湯」、「附子粳米湯」,調和胃氣順潤緩降,平熱固精,用乾薑作成「甘草乾薑湯」、「四逆湯」,恢復人體根本的內臟機能提升,起陽救逆,我們借用這樣的原理,日常以大量的米飯做主食來引陽氣回歸,補益強壯內臟,以乾薑煮成茶飲來相佐,輔助提振陽氣發動,無端發熱則大口吃飯,虛冷畏寒便常喝薑茶,這就是調和陽氣的最根本、最容易,也是最重要的大法,仲景的醫理大法之中,沒有不傳之秘,不必苦行苦修,至珍至寶都在你我的廚房灶頭而已,只看你我是否願意正確認知,堅持下去。

「陽氣」之「飲食篇」

「陽氣」是推動我們人體機能的重要動力,就像汽車引擎之中的汽油與空氣混合後,藉由讓混合氣體點火爆炸來推動輪軸,輸出動力,而在引擎的高速運作下,車輪會轉,機具能夠發電,大燈會亮,能吹空調,液冷泵浦可以運作,雖然引擎在運作的過程之中,引擎外殼的溫度難免會隨之升高,但是我們的人體機能設計精良,已經擁有了良好的冷卻系統來處理這個問題,讓引擎的效能得以持續提高,外殼溫度卻不會因此而無限制的上升,但是一般我們所認知到的一些「退火」的觀念和手法之中,直接把「機能升高」視為「溫度升高」,更是把「引擎裡面」的動能給「退」掉,讓動能衰減來造成降溫,雖然就外觀來看,引擎外殼的溫度是成功的下降了,但是動能不足也導致了輪子跑不快,大燈點不亮,空調不能啟動,甚至液冷泵浦無法有足夠的動力運作,連帶導致了引擎的溫度動不動就拼命上升,而我們又再次給予錯誤的「退火」降溫手段,引擎的效能因此越來越差,最後就是永久的熄火,無法再啟動,一位好的引擎技師絕對不會把引擎的效能以及外殼的溫度給搞錯,一具出力五百匹馬力的引擎在全力運轉時的外殼溫度,應該和出力僅五十匹馬力的引擎的外殼溫度不相上下,我們天天在使用我們自己的身體,當然也不能動不動就以退掉我們的「陽氣」來換取「降溫」的效果,把「減掉生命能」視為「正常」,當我們的身體的系統出現疑似「過熱」的情形時,請先檢查:原因是否為「機能不足」?還是「冷卻液」不足?

「陽氣」之「流汗篇」

「陽氣」是一個我們經常聽到的名詞,但是我們通常卻很少仔細的去學習:究竟什麼是「陽氣」?大抵上,我們也很少聽到有人能夠「清楚」而「淺白」的把這類的名詞給解釋出來,所以我們可能會認為:「中醫藥」的學說的內容,本來就是模糊玄奇,大家都說不明白的一回事,甚至會誤以為:「中醫藥」是不「科學」的,既然,這是一個在中醫藥觀念之中所使用的名詞,我們在使用之前,自然應當要做比較清楚的認知才好,我在這邊先提出一部分,有關「陽氣」名詞與「流汗」現象之間,「大家說」與「我們說」之間的差異,我們的說法一定是各位在日常之中,很少聽過的說法,不過,還是希望朋友們有機會的時候,可以先從實際的身體感變化之中,去比較:我們的身體,究竟會從哪一種邏輯來變化。

從六經流轉時辰圖看「養太陰」

《傷寒雜病論》中告訴我們:「榮為根,衛為葉」,也就是說,身體的健康的根本,是來自於體內儲備了充足,良質,而且流轉不停的津液,之後才會有強盛的活力與能量,我們可以從「六經流轉時辰圖」中看到,身體的養分,也就是「陰」的部分的儲藏,是從太陰,也就是「脾」開始,循序漸進的,累積到一定的存量後,才能進階到少陰的「腎」,同樣的,也要等到腎獲得一定的休養之後,厥陰「肝」才能開始進行真正的保養與補充,「太陰脾土」可以說是我們身體內臟養分方面的核心,確保健全的第一步,脾土沒有獲得足夠養分,腎、肝,都很難有足夠的養分可言,所以從另一方面,《傷寒雜病論》條文中認為:「補肝」要先「建中」,要治療婦女病,要照顧孕婦、產婦,也要先「建中」、「養太陰」,我們從這邊也可以獲得了解。

六經流轉時辰圖

我根據《傷寒雜病論》對於「六經」在人體流轉的描述,整理、製成了這樣的圖表:

◎少陽:3時(寅)~8時(辰上)◎太陽:9時(巳)~14時(未上)◎陽明:15時(申)~20時(戌上)◎太陰:21時(亥)~2時(丑上)◎少陰:23時(子)~4時(寅上)◎厥陰:1時(丑)~6時(卯上)

以下則是我根據《傷寒雜病論》對於身體的論述的條文,引申而成的「六經流轉」的養生建議:

★從晚間9時開始適合從事靜態活動,宜避免勞思勞心,就寢時間不宜晚於晚間11時。

★兒少最好從9時便開始就寢,這是成長的黃金期,與其半夜苦讀,不如把功課留待早起再做,事半功倍。

★從晚間11時開始到深夜3時的五個小時,是後三陰涵養能量,令內臟休養的黃金時段,最適宜躺臥入睡。

★3時之後就適合起床活動,最晚不宜超過8時,以免整日陽氣不易提升,昏昏沈沈,越睡越累。

★胃氣弱,胃中津液少,容易在3時之後開始感覺困乏,發潮熱,狀況通常會持續至晚間8時左右。

★晚間8時以前用完晚餐主食,能保護胃氣沉潛,並使得身體在夜間能有充分的養分填補內臟。

★容易在半夜1至2時狂咳不止,無法躺臥者,主要因為心下有水氣,致使後三陰無法於此時交會、並合。

★8時、14時、20時為陽氣交換時段,能量回歸胃中重新融合、轉換,類似季節中的「長夏」,若在此時感覺略有困乏,適合稍作休息,或輕度進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