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是對於內臟進行深層的重度破壞,干擾生理機能核心的顛覆傷害

今天又在論壇回了一篇長文。我除了為孩子受苦、家長受累,覺得很不捨之外,也覺得:這麼具有高風險的疫苗傷害,沒有任何人有辦法迴避,也不能收拾、無法挽救。究竟是誰還有正當的理由,可以叫我們輕易的把孩子的健康與生命安全,曝露在根本不可捉摸的風險之中?要我們自己唯一的親生骨肉,去為了所謂流行病學上面,大規模的流行的「可能性」負起全責嗎?誰能夠狠心說得出這種話? 
 
逝者已矣,到現在還無法為死因平反的孩子,我們也不能再為他們做什麼了。打了疫苗之後而發生不可逆的傷殘的孩子,在國外或許可以求償,但是在臺灣,恐怕也不太可能有什麼獲得平反與補償的機會。至於那些:眼睛、心臟、肝臟、皮膚、呼吸道、腸道、肌肉機能出了問題的孩子,內臟裡面不可撫平的疤痕,我只希望,真的,別再增加了。最好是:打從一開始,就不曾有過。 
 
家中長輩、衛生所人員、校方、醫生,會要我們做家長的「幫幫忙」,配合一下、打個疫苗。但是,當孩子出了意外,失去了生命,誰又能來「配合」孩子一起受苦,來為我們家長「幫幫忙」呢? 
 
我的回答:小朋友和家長一同辛苦六年了,真的不是一段很短的時間啊。 
 
綜合上面的描述,大概可以知道:六年來,孩子的體內大概已經累積了相當大量的水邪。這些水,把身體運轉的正式能量吸收掉了,同時也阻擋了好的養分原本可以存放的空間。養分不足,不能讓內臟產生足夠的新鮮血液,同樣也無法供給出更多好的能量,變成了惡性循環。 
 
益生菌是一種掩耳盜鈴的作法。益生菌感覺上加強了腸道方面的能量,但是這些東西通通都是外來的,又不能治本,只會讓身體誤以為:目前身體的狀況其實並沒有問題。所以,短時間的把問題消除了,但是並不能阻止身體原本出問題的部分,產生進一步的惡化。當問題大到益生菌也無法處理的時候,整個問題又會大幅的爆發開來,更不可收拾。 
 
農曆一、二月,與七、八月,正是陰氣剛好要到體內最底層,以及陽氣要打到體表最表層的兩個關鍵時期,是陰與陽的最頂盛的時期,身體兩種不同性質的機能的高峰。這完全說明了,孩子身體的機能已經發生整體性的減退,不足以供應正常的運作了。 
 
在孩子較小的時候,處理的黃金期已經過了。到了六歲,孩子的生理又進入到了一個相對較安定的狀態,而且也距離各種破壞發生的時間點,更遠了。已經收不到搶救的效果了。 
 
至於疫苗,那個是對於內臟進行深層的重度破壞,干擾生理機能核心的顛覆傷害。況且皮膚破了,雖然說幾天就會好,但是也沒有人保證一定不會留疤。通常一針下去,如果有幸留得住命,傷害少說也都是十幾年起跳,多的更是一輩子不可逆的傷害,永遠的傷殘。而這種重度破壞,除了每天一刻不能鬆懈的進行生活飲食的照顧,把我提到的食方,一則一則確實的每天做到,也沒有更快好轉的辦法了。 
 
我提到過的炙草薑茶,太極米漿粥,還有黃耆當歸排骨湯,都可以搭配使用。幸好孩子也較大了,比較好溝通,可以透過與家長之間分享食用的感受,來確認食用的變化,而且,能夠吃的食物的範圍也較廣了,家長只要協助烹煮,就可以了。通常孩子吃了,自己也覺得身體會變得較舒服,自然就會願意再吃下去,不需要硬逼或強灌。 
 
黃耆當歸排骨湯,香香甜甜的,不必擔心還會有酒味,孩子不能接受。我聽過的例子,孩子都還蠻愛喝這道湯品的,而喝了之後,「感覺」也都還蠻好的。值得試試。 
 
要再加速,除非你能夠找到真的以經方中醫來做治療的中醫師,用藥方進行配合,做針對性的治療,藥食同時處理,效果才會更好。不過,有這等功力的中醫師,在臺灣恐怕實在難尋,否則我也不必要在這九年以來,不停的上網發表我自己的中醫學習心得了。 
 
大家常常覺得:「調身體」應該比較容易,治感冒比較難,要給西醫看。事實上卻是恰恰相反:治感冒是學醫的基本入門班,我可以三天就把沒有基礎的一般人,教到可以超越市面上最少七成開業中醫師的治感冒水準,但是要有能力「調身體」,對於天分一般的人,可能需要花上一輩子的時間,全心全力的鑽研醫術才行。回頭想想:現在有信心可以治感冒比西醫快的中醫師,有幾個人呢?如果治感冒的速度都無法有自信,又怎麼有能力「調身體」呢?有人會說:我寫不出一個單字,但是可以寫好一篇文章的嗎? 
 
雖然說,冰飲一樣是需要禁忌,但是比較起西藥來,真的是芝麻與燒餅之間的差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