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食品?

之前一直陸陸續續出過問題和發生質疑的「巴西蘑菇」,這下子終於爆出大問題了。
不過,很可惜的,這個仍然是由日本檢查出來的,
而且台灣方面的反應很鴕鳥,只敢說「有問題的蘑菇沒有進入台灣」,
但是看看日本方面,則是積極對於所有類似產品進行檢驗,
並且由政府主動在網站上公布詳盡資訊,並成立電話詢問專線,回答民眾的發問。
相較起來,台灣的各個階層,從政府到賣場,反應依然冷淡。

當然,就算在日本的實驗的結果,也是在抽驗的三種製品中,
發現其中一種在老鼠身上,會有產生肝臟病變的反應,無法直接指出對人體有害。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日本人的命比較值錢,
日本政府在得到結果後,立刻就做出希望製造商自動回收的結論,
而製造商也從善如流回收了所有製品。
並且對於其他使用巴西蘑菇的製品,進行進一步的檢驗。

話說回來,相較於在中南美洲已經食用上千年的可可而言,
這種由這兩年的媒體炒作出來的巴西蘑菇,食用之後對於人體的反應,
自然是無法有太多期待。
尤其是一般所謂的「健康食品」,都是把自然物「粹取」、「濃縮」、「微粒化」,
甚至這次出問題的製品,是把材料的細胞壁都打破。
我們在之前曾經聊到,中藥在炮製處理藥材的時候,最重視的就是「存其性」;
把物體打到連分子的大小都不到,用個開玩笑的說法就是:「連它娘都不認得了」,
這樣的東西進入人體之後,人體怎麼可能會和物體原本的能量的性質發生作用?

光是憑這一點,我們就可以大膽的說:
所有自稱是「健康食品」的「某某精」、「某某粹取液」,通通都不可能有任何益處,
而且還可能因為被身體判斷為「異物入侵」,而加重了肝系統代謝排毒的負擔,
或是腎系統過濾血液的工作量,造成身體機能的過勞而衰竭。

就算該材料在一般食用情況下,對於人體有好處(如:蜆),
但是一旦以非「存其性」的方式加工後,應當是無法再宣稱其效果。

西方世界的哲學觀中,對於能量的觀念薄弱,不知道「相由心生」的道理,
任意破物體外形,壞其性,這也無可厚非,因為這是其「無知」之舉;
但是,中醫是中華文化的一部分,中醫藥的科學發展程度又如此之高,
結果現代的中國人卻依然流行吃這類的東西,
不得不讓人憂心文化的淪喪,優異科學失傳的危機。

Continue Reading

誤闖ETC車道遭罰,劉文雄:紅單給我,叫部長代繳

原出處網址:http://tw.news.yahoo.com/060211/19/2uedp.html

誤闖ETC車道遭罰 劉文雄:紅單給我 叫部長代繳

【中時電子報 】黎珍珍、高有智/台北報導

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ETC)正式上路,誤闖專用車道將遭重罰三到六千元。親民黨(新聞)立委劉文雄昨天為用路人打抱不平,痛批交通部在沒有法律規範的情況下「吃人夠夠」,民眾沒必要繳罰款。他呼籲大家:「收到紅單子就拿給我,我負責叫交通部長替你繳錢!」

已儲值三千元 優惠不能回溯

此外,執政黨立委李鎮楠也在陪同陳情民眾舉行記者會,陳情人陳先生當場抱怨說,他日前到遠通儲值三千元,但獲知有優惠訊息後,曾打電話向遠通公司詢問,遠通客服卻以優惠措施系統尚未更新、公司目前無任何配套措施回答,甚至勸他暫時先使用回數票,「我配合政府政策,最後卻成冤大頭!」

與會的高工局副總工程司連錫卿趕緊連聲抱歉,但強調任何措施實施都有起點,要回溯恐怕有困難。李鎮楠聞言更氣,「那這樣是不是先買先倒楣?」他要求高公局檢討將優惠折數最少降低至九折,並呼籲在優惠措施未實施前,民眾最好暫時不要使用車上機

電子收費系統 無道路專用權

劉文雄則指出,依交通處罰管理條例,ETC並沒有道路或匝道專用權,交通部既不能強迫安裝機上盒(OBU),也不應處罰走錯車道的民眾。他認為,交通部要不就訂電子收費法,要不至少也訂個行政命令送立法院備查,在沒有制定法律或法規之前,「這三千元當然不必繳」。他並質疑,OBU必須登載車籍資料,一部車只能用一台OBU,也就是說,先生車子的OBU,太太的車子不能使用。劉文雄說,悠遊卡也沒有規定只能一個人可使用,這種規定是「逼老百姓多花錢」

劉文雄表示,遠通公司在營運計畫書原宣稱,OBU的安裝費用毋需由車主承擔。但開辦後業者卻違背承諾,即使是優惠期間,駕駛人也要花一千三百八十元安裝OBU,優惠期結束則要花一千八百八十元,而且還不能退費。他認為,「使用者付費」不是為了繳四十元過路費去裝昂貴的機上盒

「忍耐三個月」別讓廠商剝削

劉文雄指出,遠通OBU價格昂貴,抽佣和紅外線公司FEKON的獨家授權費就占了很大的部分。遠通在賣OBU給駕駛人之前,就被中間人抽佣一百八十元,若以五百萬駕駛人計算,老百姓就負擔了九億佣金費用。而每裝一台OBU,FEKON就要向消費者收取三百九十七點六元的授權費,而這特許經營期間長達二十年,台灣廠商和消費者就要被綁二十年

另外,遠通的營運計畫書中聲稱,OBU加值通過必須達到一萬個銷售點才能上路,但根據遠通自己做的廣告,目前只有三百一十二個加值點,對使用ETC的消費者而言相當不方便。

他再次呼籲民眾響應消基會的訴求「忍耐三個月」。因為交通部要求業者,若ETC收費正式啟用三個月之後,普及率未達四%,就要取消一個收費專用車道,一年內普及率未達十六點三%,業者每天將被罰款五十萬元。只要忍耐三個月,就可能有免費的OBU可用了

Continue Reading

中醫的綜觀性:陰與陽

在中醫許多成對的描述用語之中,我們很常聽見的其中之一,
就是「陰」與「陽」這對名詞;
而「陰」和「陽」,它們也可能個別是很多相對名詞的集合,
只不過我們可以知道的是,這些名詞,它們仍然是兩兩相對的。

舉例我們常見、常想到的,「陽」和「陰」的集合來說:
陽:輕、清、無形、能量、動態的、表面的、向外的、亢進的、升發的、雄性的
陰:重、濁、有形、物質、靜態的、裡面的、向內的、收斂的、沈潛的、雌性的

根據「綜觀性」這個性質之下,有許多的名詞字義,往往它們包含了不止一個意思,
有的時候,這些名詞所指稱的,可能是一個群體或是系統的總成。
就類似於一句常被用來做為「一字多義」的例句一樣:

在「香」港買的「香」很「香」。

我們在碰到一樣的字眼的時候,便需要多思考,
它是不是有可能配合了前後的語意,而意指不同範圍之中的含義。

我自己認為,我們可以試著認識古書之中在提到「陽」或「陰」時,
可能是對應到哪一對名詞上。
雖然這樣的一字多義,在中醫的語彙使用習慣上,是很常見的,
不過我們還是可以嘗試去分析它,
讓這些語彙在我們現代的溝通中,能夠更容易理解。

陽和陰,可說是中醫的基本觀念的基本之一。
因為一個整體中,有陰也有陽,陽連接著陰,陰也緊接著陽,
所以可以形成陰和陽的循環;
有了循環,就是產生了能量的「流動」形象,也就會有生命的跡象產生。
一天中,有太陽和太陰(月亮)的輪替,
大氣中,有熱空氣(陽)和冷空氣(陰)的對流。
生命的誕生,要靠雄性和雌性的交合。
我們不但可以知道,生命力的表現,就是來自於陽和陰以相當的力量循環,
而且,只有「循環的動」,讓能量連繫住整個整體的每一部分,才會產生出生命力。

就像在太極圖中,最旺盛的陽正中央,仍然蘊藏了一點陰;
而最極盛的陰的當頭,卻也正是最末微的陽的新生。
(附帶一提,南韓國旗「太極旗」中間的太極是錯誤的。
 因為陰之極中無陽,這叫「孤陰」;陽之極中無陰,叫做「孤陽」。
 就真正的陰陽觀念來說,這都是死相,是沒有生命力的。)
像這樣,我們如果能認識到,所謂的生命力,是由相對性質的兩面所結合而成,
並且在均衡之下,相互生息不輟所產生,這樣就行了。

Continue Reading

中醫的綜觀性

在中醫描述身體的運作,病證的狀況,或是藥物的作用之時,
往往都不是局限在單一的點,或是局部的器官來定義,
而是用成對的,或是成組的方式,來做綜合性的敘述,
進行「整體性」的觀察和照顧。
我暫且將之稱為「中醫的綜觀性」。

因為中醫有這樣的綜觀性的性質,
所以中醫不只有談物的形體,也談物的能量;
中醫不會談純物質,而是談整個物體的形、色、氣、味、習性的總成;
中醫不會只談臟器,而是談整個系統;
中醫不只談單一系統,而是談各系統的調和;
中醫不只談人體,而是談人體與四季運行的調和。

在這個綜觀性之下,會因為包含了較大的範圍,
以及更綜合的概念,
所以往往在某些細節上,乍看之下,
似乎描述得不是那麼肯定,或是有著兩可的解釋。
但是,這就像我們在使用中國字時,常常會碰到的「一字多義」,
或是「假借」、「轉注」的使用狀況一樣,
這代表了中文字在最短符碼之中,可以表露最多資訊的優秀性能。

所幸的是,我們從小所使用的母語,就是中文,
對於這個方面的性質,我們應該能夠比使用其他語文為母語的人,
更能駕輕就熟才是。

在每一門學問的背後,我認為,都會有一個「哲學」的部分,做為它的立基;
也就是說,這個哲學的觀念,主導了整個學問會朝著哪個方向去行走,
對於問題的解釋,對於理論的陳述,會用什麼邏輯來整理。

中醫的語彙與中文使用習慣非常相似,
這代表了中醫擅長使用最精簡的工具,駕馭最多的訊息的長處。
中醫語彙的綜觀性,也代表了在它在哲學的部分,
認同了在無論是在巨觀或微觀之下,循環與調和的重要地位。

正因為中醫反映了生命的基本精神與價值,所以我認為,
它是一門真正能夠觀照生命、尊重生命的學問。

Continue Reading

經方不神奇

有位朋友,來信和我聊到:
經方派的醫師談論疾病或是藥方,
語氣都很肯定,但是多數的其他醫師,卻都語帶保留。
這是否是經方的神奇之處?

我在回信中,分享了一些我的看法;現在,我把我的想法整理一下,
寫在下面,和更多的朋友分享。

在中醫藥的運用上,坦白說,我認為只有經方,
也就是遵從《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的概念和運用,
才能真正解決疾病的問題。
時方派的運用,對於疾病或是藥材的認識,都是漫無章法,
治好了便罷,只可惜治不好的情況,可能更多。

只不過,對於病人來說,雖然在三服藥內能治好病的醫術(經方),
絕對是好過要連吃兩個星期的藥才能治好病的醫術(時方);
但是對於「開業賺錢」這件事來說,
能讓病人回診四、五次的醫術(時方),
才是比病人只看診一次就治癒的醫術(經方),來得更優秀。

因此,在以營利為目的的地方(醫院、診所),
或是在教導人們將來開業賺錢的地方(教學機構、學校系所),
運用、傳授時方的比例,遠高於經方,便是大勢所趨。
也因此,在這個世上,談論、使用時方的醫師,遠多於經方者,
才會是理所當然的現象。
相對來說,談論、使用經方的人,就成了少數,甚至是異端了。

因為時方派在認識藥方或疾病上頭,
都偏離了黃帝內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的內容,
所以在言談之中,都免不了「可能有效、可能無效」的語調,
這其實只是反映了自身對於疾病與藥方認識不清楚、不透徹的尷尬。
而經方在使用藥方上,都是只有「有效」與「無效」,
如黑白分明般的判斷而已。
所以在言談語氣之中,諸如「大概或者也許是」的不確定,就少多了。

只不過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只要是人,就難免會有失誤的時候。
就算只用經方,若非真的到達出神入化的境界,
那麼,一定還是會有在辨證上不夠完全,用藥上不夠準確的時候。
我覺得這個不算是經方的失敗,只是每個人在這門技術的修為上的深淺而已。
同樣的,對於任何的病痛問題,永遠保持懷疑和探究的精神,
只是遵從了我自認為在「經方」的領域中,
崇敬生命自然運化」的中心德目罷了。

與其說是經方的「神奇」,不如說,
經方只是「還中醫本來面目」而已。

Continue Reading

補血?當歸與地黃

說到補血的方子裡頭,很主要的藥材,
我想,大概就是當歸與地黃這兩味藥材了。
但是,同樣都是補血,它們的差別又是什麼呢?
為什麼有的時候用當歸,有的時候用地黃,有的時候又同用呢?

首先,我們來看一下這兩味藥在《本經》中是怎麼描述它們的:

當歸
氣味苦溫,無毒。主治咳逆上氣,溫瘧寒熱灑灑在皮膚中,
婦人漏下絕子,諸惡瘡瘍、金瘡。煮汁飲之。

地黃
氣味甘寒,無毒。主傷中,逐血痺,填骨髓,長肌肉。作湯。
除寒熱積聚,療折跌絕筋。久服輕身不老。生者尤良。

這邊小小岔題一下。
其實我一直覺得,要了解藥性,一定要以《本經》為基準
把《本經》的說法想通了,再來參考一下後人對於這味藥的說法,以為輔助。
後人的說法,有的時候很對,會補足了《本經》的說法,把它解釋得更仔細;
但是,有的時候卻不見得很對,或是在任何狀況下都對。
如果通通把這些描述都讀到自己的腦子裡,就會很容易失去理解與思考的骨幹,
在千百年來的典籍中迷失。
可能是越讀越不通,或是變成對於資料收集產生偏執或焦慮,
結果,都是距離清明的認知,越來越遠。

回到這兩味藥材的性質上面來思考。
當歸的味道是「苦溫」,地黃則是「甘寒」,我們就可以知道,
它們主要會發生的作用點,應該是不同的。

當歸的「苦」和「溫」,我們各可以得到一個方向的線索,
就是它有「苦→火」的性質,以及「溫→偏動態、向上」。
我們在用當歸的時候,是用它的根部,我們從這邊又可以得到一條線索,
就是我們在用它的「由下而上→由陰出陽」的性質;
同時,它的根的外皮是黑色的,內部是白色,而花開的是紅色的,
又可以知道,它是由「白→金」(肺系統→物質氣),
向下生出「黑→水」(腎系統→流體物質)的性質,
而向上生出「紅→火」(心系統→能量的根本)的結果。

綜合上面的線索,我們可以拼湊得知:
當歸會產生助益的部分,是「血分→流體物質」這個概念的集合之中,
血管之中的「含血紅素、帶氧氣與動能的血液」。

地黃的「甘」和「寒」,我們就可以想到,
它是有「甘→土」,以及「寒→偏靜態、向下」的性質。
地黃的顏色偏黃色,而且又有黏稠的性質;
莖不但會有很多細白毛(類似毛細孔、微血管之類的管道的模樣)
也會開出紫紅色的花(最後成為血)。
綜合以上的狀態,在聯想之下,
就很類似於「食物在經過消化之後,成為很細密的食糜」的樣子。
所以,地黃會補益的部分,在「血分→流體物質」之中,
偏向於「不含血紅素、單純含有養分的血清」的部分。

我們知道,人體的消化食物、轉化成身體所需養分的作用當中,
最先碰到的關卡,就是由胃承接食物之後,由脾來負責將養分運化。

其中,食物中純粹的能量的部分,會在膽的判斷(清升)中,
透過脾而直接向上轉輸,送入「能量心」之中,
成為「物質心→心臟」轉運的直接能量,也就是含有氧氣的鮮紅色血液。
附帶一提,這些作用機制,在西醫的解剖之中,不見得都看得到。
也是中醫所謂「中焦取汁」之後,「奉心化赤而為血」的部分。

而食物中的物質的部分,在胃袋中經由膽的判斷(濁降),向下轉輸,
先在小腸之中,化為更細緻的食糜,之後,透過「能量心」輸導至小腸的熱能,
讓小腸也有足夠的「火力」,將食糜「蒸餾」抽出有營養的部分,作為身體的「營養液」。
這邊,是西醫在解剖中,比較容易觀察到的消化機制。

從這邊我們可以額外知道一個中醫與西醫的差別:
西醫無法觀察、描述以及解釋非物質層面的人體機制
進一步來說,
西醫無法認知「能量可以不藉由三次元物質化的管道,直接作出有方向性的運輸
這件事。
因為在觀念上,西方科學是「唯物論」,這是西方科學的先天限制,
西方在哲學方面的科學,於希臘城邦時代結束、羅馬帝國奉基督教為國教之後,
就已經完全停止發展,甚至可以說有許多成果的遺漏。是倒退的局面
希臘時代,由柏拉圖、亞里士多德等人所提出許多哲學觀念,
像是第五元素、靈魂概念、轉生概念、非物質活動、心靈修為與提升等的思想,
在今日的西方科學或技術發展上,大概都進入無以為繼的困境。

所以西醫在醫學研究上,勢必有很多死胡同要自我打通。
也所以,西醫對於很多人體的運轉不暢,都只能瞎說是「沒病」、「正常」,
尤其是對於精神、心智、行為方面的非常態,根本是束手無策。

如果再回顧我們前面提到的,當歸與地黃的性質,
這樣,我們大致就把當歸和地黃所生產的「血」,
又做了稍微更清楚一點的分別了。

也因為如此,當歸提供的是一種比較有動能的「血」,
所以它能在「咳逆上氣」,或是「溫瘧寒熱灑灑在皮膚」的問題上發揮作用。
也就是說,當「氣→能量」在失去有方向性的物質流可以依附的時候,
當歸以「有動能的血液」,能夠提供這方面的協助。
而「婦人漏下絕子,諸惡瘡瘍、金瘡」這方面,
則是「血失去有方向性的動力」時,會出現的問題。
所以當歸也可以用它幫助產生「有動能的血」的效果來解決。

另一邊,看到地黃的描述中,「主傷中,逐血痺,填骨髓,長肌肉。
這些都是因為「有營養液的注入」,所產生的好處。
所以它能夠「除寒熱積聚,療折跌絕筋」。補益在物質肉體上面的損傷或問題。
另外,我們特別看到「填骨髓」這件事。
因為地黃是很純粹的「物質血」的養分與精華,所以它能夠直接幫助骨髓的生成,
我們甚至可以大膽的說:
地黃才是解決各種骨質疏鬆,或是白血球生成問題的要藥。
又因為「腎主骨」,所以才會把地黃的作用,與「補腎」結合成一起。
特別是「生者尤良」,這是因為生的地黃,含有的養分才夠新鮮、完整,
一旦蒸熟之後,因為地黃的主要效果是來自「甘寒」;
又因為,我們知道,物質的效能在正常運作溫度範圍中,溫度越低,
因為分子間距越小,所以能量的傳導效能越佳,含有分子潛能也越高。
所以,熟地黃的效力勢必不如生鮮的時候,卻只留下它的「黏膩」的性質而已了。

如果我們得出了上面的結果,那麼,
在當歸與地黃分別的使用時機方面,以及配伍上,
相信,就會有比較清楚的參考脈絡了。

Continue Reading

【轉載】消基會促暫勿裝ETC車上機

原出處網址:http://tw.news.yahoo.com/060207/15/2txys.html

消基會促暫勿裝ETC車上機

【聯合新聞網 記者林怡秀/台北報導】

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系統(ETC)本周五將上路,不過各方爭議不斷。消基會上午抨擊政府讓4%用路人使用四至五成車道,卻讓96%民眾擠其他剩餘車道,「非常不公平」。消基會呼籲民眾不要裝機,拒當冤大頭,直到業者改善為止。董事長李鳳翱說,若開通當天仍未改善,消基會不排除發起抵制行動。

李鳳翱說,民眾用路本來就「天經地義」,沒必要再繳680元安裝費,這部分應由業者與政府解決、吸收,消基會呼籲民眾在得不到合理回應前,暫不要花錢安裝OBU(車上機)。

ETC電子收費系統2月10日正式上路,每個收費站單向開設小型車、大型車各一個電子收費車道,並保留一個小型車電子收費車道以備不時之需。消基會董事長、秘書長等人日前利用ETC試辦期,實地走了一趟後痛批政府無能,業者過分

李鳳翱表示,以中山高為例,10個收費站中,就有8個收費站的單向道路僅5個車道,從苗栗造橋之後,5個單向車道中,扣除2個ETC霸王車道,一般車僅剩3個車道,月眉更慘,只剩2個車道。根據目前已裝機的2萬輛車估算,開通前三個月,只有4%民眾使用2個車道,96%用路人卻得共用2-3個車道,民眾只能眼睜睜看著ETC車道呼嘯而過,一般車道卻龜速慢行,而且大量車潮在收費站前會先行堵塞,以致影響ETC車道,最後就是高速公路塞成一團,誰都沒得到好處。

Continue Reading

酸?芍藥與桂枝

這個類別的文章,主要是寫下一些我自己在讀書或是嘗藥的時候,
在自己心裡或身體上所得到的反應或聯想。
不一定都正確無誤,但是希望留下自己的記錄,
能夠做為日後再反思,或是向其他同好先進請益的扣門磚。

另外,我認為在中醫之中,無論是概念也好,病證也好,身體的機制也好,
很少單獨談到單一的功能或是效應。
所以才有像是「陰與陽」,「氣與血」,「十二經」,「五行」等等,
成組,至少也是成對的描述出現。
因為如此,所以我會想嘗試在談藥味的時候,也至少另外再提及一項,
一同做為類比或對比。
再多加至少一個象度,可能會讓形容更加立體。

一開始想要聊的,就是常常被認為是「酸」味的芍藥,
以及在「桂枝湯」與「小建中湯」中一同使用的桂枝。

曾經在Blake君的blog中,見到談及烏梅藥性的文章,提到:
今人談桂枝湯的時候也會提到說芍藥和甘草的組合是酸甘化陰用於收斂,養陰。
 可是如果真是這樣解釋,那用烏梅不是更好?(笑)

想想,的確。

芍藥真的是酸味嗎?我自己再怎麼嘗,也是只有一絲淡淡清幽的苦味而已。
這真的是誠如明朝的張志聰先生在《本草崇原》中說的:
性功可以強辯,氣味不可訛傳。

在我心目中的芍藥的作用,是「加強血分回流的推力」。
這和我認為的桂枝的作用,剛好是相對的。
如果這樣想,那就和芍藥的「苦味=火的味道」相合了。

另外,在《本草崇原》中,對於《神農本草經》裡的芍藥,
是這樣描述的:
氣味苦平,無毒。
主治邪氣腹痛,除血痺,破堅積、寒熱、瘧瘕,止痛,利小便,益氣。

在中醫裡面認為的五味與五臟與五行的搭配,
認為是「苦→心→火」這樣的組合。
也說到「心主百脈」,所以,只要是能量上的「氣動力」,
或是物質上的「血分」,都會和脈這個通道有關,
也就是,都由心所主宰。
所以說,芍藥的苦味,其實是本於「心」的作用點來思考的。
當然,就像我們前面提到的,中醫很少只用一個層面或是一個象度來看待一件事情,
所以,芍藥會直接發生作用的位置,也不會是只在一條經脈,或是一個臟系統而已。
只是我們可以用這個苦味,來當做思索的出發點,整理整個體認它的理路。

人體的機制作用,都是建立在「動的循環」的前提底下,
也就是「推入的力道」以及「拉出的力道」兩種力量的均衡作用。
芍藥所提供的作用,所謂「除血痺,破堅積」等等,
都是一個因為人體循環上的「不動」所產生的問題。
而,破解這樣的「不動」,卻並非是「向外推出」,而是「向內收回」。
就這樣的作用機制來看的話,「桂枝」可以說是剛好相對的,
也就是說,「桂枝」提供的,是「向外推出」的力道。

可能是因為這個「向內收回」的性質,才會被硬加上「酸=收」的說詞,
來合理化芍藥在氣味與作用上的線索。
但是酸比較能夠理解為「減少出去的力道」,
而芍藥的苦則比較偏向「加強回收的力道」。
就結果來看,可能很像,但是就實際應用上來說,這絕對是不一樣的機制。

所以在桂枝湯中,除了使用桂枝,加強人體在循環上「由陽入陰」的動力,
還需要配合芍藥,把回收的力道也一併加強,
這麼一來,就可以達成動力上的有放、有收,
在人體最外側的太陽經上,可以用桂枝把邪氣推出,又能藉芍藥來回收正氣,
而不會傷害到人體原本的正氣,在結果上,就是成功「排除」了感冒的外因。

另一方面,在小建中湯中,芍藥的用量被加倍了,
這是因為,小建中湯主要是以「補養」為基本思考。
剛剛也說到,芍藥能夠提供血分在回收上的動力,
而「動力」這個詞,在古代的中醫書籍中,我認為,
是「氣」這個字義的集合之中的一個子集合。
因為芍藥能幫助回收的動力,所以在《本經》中的描述,認為芍藥能「益氣」;
也就是說,芍藥減少了人體自身動力在回收血分上面的負擔,
同時也加強了「回收養分」的效果,所以能達到補養的目的。

既然血分在回收上的動力獲得了輔助,肝系統,也就是「藏血」的機制系統,
自然在回收效率上會變好,達成了養護肝的結果。
小建中湯雖然是「小」小的「建」立起「中」焦的機能,
其實,對於養護肝系統,也有莫大的助益。
所以我們也可以發現,調整芍藥和桂枝的比例,
可以找出一些「發散」與「補養」的作用,在應用上的思考理路。
另一方面,也可以大致把芍藥與酸有關的說法,再次做出澄清。

Continue Reading

怪病不怪:腹痛與皮膚病

今天看網路的新聞,發現到有這麼一則記事:『腹痛多年醫不好 追查竟是「皮膚病」
有鑑於之前的一些新聞常常會隨著時間被刪除,所以這次我先將報導貼在下方(順便改一點錯別字):

原報導出處:http://tw.news.yahoo.com/060203/39/2tjbx.html

肚子痛很可能是皮膚病引起的,這種怪病可能您連聽都沒聽過。最近,就有一個病患多年來腹痛不斷反覆發作,但就是找不出原因,後來醫師才發現,他得的是一種十分罕見的遺傳疾病「多樣性紫質症」。
40歲的陳先生,像這樣的腹部巨痛,已經不知道出現第幾回了,這次痛得實在受不了,被救護車緊急送醫。
國泰皮膚科主治詹融怡:「就是反覆的腹痛發作通常就來急診一下,給一些止痛藥症狀會緩解,那但是回到家又開始痛起來,就這樣反反覆覆一個晚上好幾次。」
肚子痛,很多民眾會直接找內科或腸胃科醫師治療,但陳先生的病很不尋常,因為讓他不斷腹痛的原因竟然是皮膚病。
國泰皮膚科主治詹融怡:「這個病他是一種血紅素裡一種元血紅素他的生化合成異常,導致很多個器官的疾病。」
醫師說這種怪病,叫「多樣性紫質病」,除了會肚子痛,病患在不同年齡還會有不同的症狀。
國泰皮膚科主治詹融怡:「在神經學方面會造成筋攣或是抽搐,甚至會有一些的神經病變,那在皮膚的話會有反覆的起水泡,大水泡、小水泡,尤其是在手掌腳掌的地方。」
多樣性紫質病都來自家族遺傳,醫師說到目前為止根本無藥可醫,只能針對症狀治療,多年來不斷發作的肚子痛竟然是皮膚病作祟,陳先生真是想都沒想到。

※※※※※※※※※※※※※※※※※※※※※※※※※※※※※※※※※※※※※※※※※※※

會怪嗎?乍看之下是很怪,但是其實一點也不怪,而且,合理的很。

所謂「少見多怪」,如果是對於不諳醫學的人士而言,自然是不適合這麼形容;
但是,如果是一個號稱以行醫為常業,並且在一個單位居主管地位的人而言,
如果不屬「少見」,那就是根本這門「專業」技術在內容上有問題。
是一個無法真正應用實際的壞知識。
所以「遺傳性」、「無藥可醫」、「控制」、「緩解」、「支援性」等等不負責任,
推卸醫療無能與過失的字眼,被大量使用於西醫的說詞之中。

腹痛這回事,我們常常會歸於「血分(陰)不合」的方面來思考。
有話說「不通則痛」,而腹部是相對於背部的「陰」,
又是各個臟器主要分布的場所。
所以,這個現象就能給我們一些思考病因是在「陰」、「血分」,
也就是「物質」層面的線索。

又,如果會出現「水泡」的狀況,這通常會思考到「動力(陽;氣)過剩」,
或是「物質(陰;血)不足」;特別是在手掌或是腳掌的地方,
是一般我們認為四肢端末,相對於軀體的「陽」的地方,
表現出「陰」(相對於手背、腳背)的位置。
這一點,和我們前面得到的第一個線索,是合致的。

如果病人還會出現筋攣或是抽搐的狀況,那常常會稱作「筋急」,
也就是說,身上的「筋」欠缺潤滑,偏向乾燥,所以失去彈性,
就會變得緊繃,人體因而出現僵直的狀況。
這一點,又和前兩項線索合致。

看到這裡,我想,如果對於中藥使用上有一些認識的人,
相信就可以解決問題了。而且,用的藥極其簡單。

中醫在「辨證」,其實就像是「推理小說」一樣,
針對一些看似不相及的蛛絲馬跡,找出它們背後所隱藏的意義,
將身體回應的訊息正確解讀變成身體病況的描述,還原真相,
再根據這些「證」來用藥。

就這個方面來說,當然,除了在必要的知識上有一定的研習之外,
再來就是對於身體的關心,在觀察上的細心,以及尊重生命的愛心。

中醫不崇尚「新」的技術或器具,這樣是有好處的。
因為醫者不會被過多資訊負荷(Information Overload)迷惑,
也不會受到器具本身一定會有的誤差而誤導,
避免「硬體限制」(Physical Constraints)所漏失(Lost)的重要資訊。
(有關於這邊前後的專有名詞部分,
 可以參考西方人他們自己研究的「人因工程 Human Factors」這門學問。)
只用望、聞、問、切,每個人身體基本上會有的感官來辨別病況。
就「科學」的角度來說,這樣是更合理的選擇。

我們也可以這樣反過來思考:
世界上哪一個器具的構造,可以比人體更精密?
如果沒有,那我們為何要追求「Down Grade」器具的開發或使用?
再者,當各種科技與工程都在追求簡化操作與資訊判讀,
以避免認知偏差(Confirmation Bias)或儀表忙亂(Display Clutter)時造成的負面影響;
唯有一般人民看到的西方醫院或是醫術,是在追求更多的儀器檢測與資訊收集。
不知道我們可不可以說,這是在開科學的倒車

不尊重生命,忽視生命的力量,其實就已經背離了中醫之道;
在背離中醫之道上,想要追求更精進的中醫進展,
我想,大概只有「緣木求魚」差可形容吧!

Continue Reading

兩火并合與心腎相交

「兩火并合」和「心腎相交」,就我自己來看,是這樣想的:
「心腎相交」之後,會在中焦,也就是在胃的地方,會有「兩火并合」的效果。
所以兩者是有關聯的。不過兩者並不完全是同一件事情。
就邏輯來說,就是「心腎相交」的集合中,包含了胃中「兩火并合」這件事。

中醫裡面的「心」,就我的認識來說,其實應該是在解剖上看不到的。
「心」是身體裡面的一個純能量的動力;
這個能量依附在解剖上看得到的「心臟」上面,
但是因為這個能量是自己能產生能量和動能的,是全身動力的主源頭,
所以特別把它獨立出來討論。
解剖上的心臟會不停的搏動,在有生之年中,它都能自動運作。
甚至大腦的機能失去了大部分,肉體仍然是有生命跡象的。
所以中醫裡面認為,「心」才是人類生命動力的主宰。

也就是說:
古書上的「心」,我們可以理解成「心動能」,是解剖上看不到的。
古書上的「心胞」,我們可以理解成「心臟」,是解剖上的一個器官而已。

好比車子的引擎,是在火星塞不停的點火之下,讓引擎內的油氣可以不斷引爆;
而引爆之後的動能,能夠轉出一部分成為火星塞點火的電力。
原則上,只要引擎轉動之後(無論是用手轉、推動,或是用電池驅動電動機),
油氣不停供應,引擎就能不停轉動。
古書上說的「心生血」,就是心臟內可以把汽油經化油器變成油氣噴霧,
可以轉化為動能產生的來源。

又,「脾」就像化油器,把汽油轉化成油氣噴霧,才能送進心臟之中作用;
而「胃」就是油箱,外界進來可做為燃燒的物質,先在這裡盛裝。
(「可燃燒物質」通常也意味著「高揮發性」;
 只是在身體裡,是「胃」本身能分泌高酸性液體,讓物質活性化。)
「肝」就是油汽回收系統;當油汽在動力系統循環之後有尚未利用到的部分,
就回收並收集起來,可以再供產生動能之用。

回題一下。
「心」是人體中,唯一能夠「自體發熱」,能夠送出能量的地方。
所以書上有提到「心主百脈」,也說「心不受邪」。
因為它只一個動能,沒有形體,所以不會生病,要的話也是「心胞受之」。
所以「心臟」可能就是古書上說的「心胞」。
同時,因為癌症的發生,是身體某個部位的能量太低,運作動能不足,
肉體失去生命力,而發生的病變。
「心臟」如果運作動能不足,就表示「心」的能量不足,
若是這種情況下,心臟應該會馬上停止,人即刻死掉。
因此,只有「心臟」是不會發生癌症的。

從這邊也可以看出來,只要身體有「寒」,就容易生病,是不健康的警示。

另外,書上也提到,「心」和「小腸」是相表裡的,
也就是說,這兩個部位是在同一系統之中,有直接正相關的運作關係。
身體之中,小腸的溫度,也是直接來自心(心動能,而非單指「心臟」這個器官而已),
所以小腸的溫度也會很高。
心和小腸一起作用,才是正常的食物消化,並產生身體所需能量的作用。
心和小腸一起產生的作用之中,對於胃而言,
就是「幫助把胃中的物質分化出去,提供做為能量的產生」,
這個現象,就是「兩火并合」。

「腎」在身體之中比較是負責「非燃料」的外來物質,
像是冷卻液體、潤滑液體等等。
「膀胱」則像是冷凝管,在主要動能經過的地方,提供大量的冷卻水。
(所以膀胱經是身體中相當長的一條經,從腳到頭頂。)
心能夠被適當的冷卻,就不會過熱而失調,就是「兩陽夾一陰」的「離」卦。
腎裡有一點火當動力,可以鼓動冷卻水在全身運行,這就是「兩陰夾一陽」的「坎」卦。
這個才是「心腎相交」。

虛寒的人可以服用小建中湯和腎氣丸是沒錯的。

用小建中湯的理由在於:
當「小」小的「建」立起「中」焦的能量之後,
讓吃進來的食物更容易被消化、吸收;
一方面也可以負擔原來上下兩個火源因為有不足,所以造成補養效果的不足。
有「致新」以「推陳」的效果,就是讓「新陳代謝」變好了。

腎氣丸是特別補養下方的火,
如果是有腰痠的狀況,或是小便排水不正常時,特別可以思考服用它。
前面也說過,因為「心不受邪」,又,兩陽也需要一陰來養,
所以如果能從下方把那個「一陰」鼓動上來合陽,
一樣可以幫忙兩火的調和,甚至是加強「兩火并合」的效果。

如果是吃小建中湯的話,科學中藥是可以的。
我會一次吃三平匙(標準藥匙),一天中可能隨意吃個三到五次。
如果是腎氣丸的話,因為有一些是我覺得科學中藥沒做好的地方。
例如:用了熟地而不是生地,有的加了肉桂而不是桂枝,
或是附子不夠力……等等。
以我來說,我是會去值得信賴的生藥行,請他們依照仲景的古方,
用生藥直接做成丸子來服。

我的想法大致上是如此。

Continue Reading
Close Menu
感謝使用 WordPress 進行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