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不完的肢,死不完的人

原新聞連結如下:

糖尿病易截肢 每30秒1人遭殃

全球罹患糖尿病的人到底有多嚴重,台大醫院今天公布了驚人數據,全球每30秒,就有一位糖尿病患得截肢,病友不得不注意!只要身上有一點點傷口,都有可能引發截肢或失明。

喜歡講古的藝人石松坐在輪椅上,說到自己糖尿病截肢的遭遇,神情掩不住的落寞。

演藝圈裡,這樣的悲劇也找上藝人郁芳,因為她的母親長年糖尿病纏身,導致失明。藝人石松:「因為腳有一個破洞,然後穿鞋子就發炎,發炎就很快。」

石松截肢,絕非個案。根據統計,全球每30秒就有一人因為糖尿病截肢,光在台灣,一年就有4000多人遭殃,醫師說,如果不控制血糖,吃了不該吃的東西,小心血糖就會飆高。

榮總新陳代謝主治蔡世澤:「病人覺得很渴,所以我們的人會覺得是上火,上火就猛喝甘蔗汁,來住院血糖700、800這樣高,也是有這樣例子。」

血糖過高是糖尿病主要威脅,醫生指出,如果病患長時間維持高血糖狀態,周邊血管神經、甚至視神經,都會因此受損,只要有小傷口出現,都有可能引發截肢,跛腳或失明。

==========================================

說到遭殃,還真的是遭殃!平白無故就被人家弄壞了手腳、還被抓去砍掉,這,算不算得上是「遭殃」?

遭的是什麼殃?遭的就是「拿你的手腳,來換我的業績」的殃啊!

從過去全國的領袖經國先生,到資深藝人的石松先生,以至於其他許許多多的無名老百姓,不可免的,都遭了這種殃。好可嘆!不少人因為靠著「給人一刀」來養家 活口;但是又有多少病痛之人,因此失了更多健康之本、生命之根。古時候落草者,就算攔路劫財,也還存有留人一命,只取錢財的道理;現代的人,為了賺錢,也 敢對於病痛在身的人橫取斂奪,還任其丟失性命,而且於法治中,還求償無門。這樣的環境,是否險惡更勝強樑越貨、猛虎傷人

就我自己的看法,要保健也好,說治療也行,用正統的中藥,而且是補藥,最安全,也最有效。說是上火也好,容易發炎也行,其實重點都不是這些地方;要知道: 脾主肌肉,又依經云:心主血、脾統血、肝藏血。如果身體之中,好不容易產生的養分,沒有辦法以正常的效率,進入到應該要去的地方,被收藏起來,那麼,產生 養分的系統,是不是就只得以「超時工作」的狀態,來拼命生產多餘的養分,以應付這個狀況?當水龍頭(養分)開得再大,水也進不了擺得位置歪了的水桶裡(貯 存處),只會灑在別處(檢驗數值過高)的時候,我們是乾脆把水龍頭給關了,不讓水流出來,以免水灑到別處,還是調整一下水桶和水龍頭之間的位置,讓水能夠 準確進入水桶?

西醫看得到病人的血中糖分過高,但是卻不知道這些糖,從何而來,要往哪裡去,反而還叫病人不能吃有營養,能夠產生大量養分的食物。這下好了,身體的系統就 算超時工作到過勞死,也生不出養分,反而還多折損了一個最重要的系統,就是中醫最看重的「後天之本-胃氣」,也就是一個人食欲消化能力,亦即所謂的「胃 口」。一個敢說這個病「是種無法『痊癒』的疾病」的醫師,怎麼還敢自稱是這個病的專家?又怎麼還敢去治療這類的病人,要這些病人送錢給他,而且是為了一個 自己都承認無法處理的疾病?這和要路邊的三歲小兒來「主治」,有什麼不同?

人,為了賺錢,真的可以這麼做嗎?

當大長今太辛苦,吃吃大腸麵筋就好…

自從開始接觸一些中醫藥的觀念之後,開始對於平常自己天天在吃的東西,有一種稱得上是「驚覺」程度的發現。

原來炒、炸料理應該要用豬油,原來要吃純天然全麥對心臟才好,原來生菜不能吃、一定要煮到全熟……

生病了才吃的,叫做「藥」;平常在吃的,叫做「食物」。不過,就原料上來看,其實有不少平常在吃的食物,就是很好的藥材。像是薑、紅豆、薏仁、白米、大 棗、杏仁……。簡單的說,養生就是從平常的飲食來著手,而生病的時候當然要吃藥物來治療。但是,就根源上來說,飲食和醫藥,其實是一家親。

之前我很愛看的一部韓劇,叫做「大長今」。裡頭的主角「長今」,原先是個很會做料理的人,後來因緣際會下,學了醫術,也成為一位很了不起的醫生。其實,這 和中國人認為的「藥食同源」,是不謀而合的。用藥就和作料理一樣,講究配方、比例;而日常的吃食,正是為健康加分的最好方法。也因此,現在我對於料理開始 產生了興趣。自己動手做料理,除了「吃得安心」,之外,最重要的,還是在於「吃得健康」。雖然我沒有像劇中的長今一樣,是個料理達人,也不像她一樣,用藥 行醫的手法高明;不過幸好也不至於像她一樣,過著波濤萬丈的人生,至少可以做個安安穩穩的小老百姓。

料理要好吃,食材第一重要。食材要好,天然、新鮮不可少。看看現在每個人吃下肚的,都是再加工的產品。不說違法的添加物,就連一些不能吃的合成防腐劑,政 府竟然也同意使用;如果要說到因為在一定比例以下而可以不列出的莫名其妙添加物,那就更讓人心驚了。花錢吃掉自己的健康,再花大筆鈔票去買吃了也沒辦法治 病的西藥,就這樣吃了一輩子。這是多麼可怕、可悲、又可笑的循環!

不過,就挑食材這件事上,在台灣來說,真的很不容易。號稱天然、質純的食材是不少,但是它們真的都如宣傳一般實在嗎?誰也不敢說。想到劇中皇帝在飲食中用 的食材,來自四面八方,現代人好像也有一樣的便利,但是在選購的時候,卻多了很多「怕買到假貨」、「怕買到不純正的東西」等等疑慮。真是辛苦哩!

如果能像長今一樣,可以使用好食材,來做出讓吃的人打從心底覺得開心的好吃料理,那真的是一種享受啊

炒菜傷身?

原新聞連結如下:

廚房油煙 比二手菸更毒 少用熱鍋快炒

長期吸入炒菜油煙與罹患肺癌(新聞、網站)的關聯性,近年來成為公共衛生備受關注的議題之一;不過,國家衛生研究院環境衛生與職業醫學組主任葛應欽指出, 現行家中使用排油煙機並不能完全預防肺癌,戴口罩則是毫無預期效果,而比較可行的方法則是盡量避免熱鍋快炒,以免吸入有害健康的油煙。

葛應欽是國內著名的流行病學專家,他接受衛生署的委託計畫,原先朝二手菸與肺癌的因果關係進行研究,卻意外證實婦女長期暴露於高熱炒菜油煙,比二手菸更 「毒」,不論豬油、花生油或沙拉油,在超過攝氏兩百度的高溫油炸下,其所揮發的油煙都有致突變性,包括芳香胺類及N-PAHs等致癌物。

葛應欽表示,從調查發現,長期暴露於高熱油煙環境、卻未使用排油煙機的家庭主婦,罹患肺癌的危險比其他婦女高8.3倍,尤其是女性廚師罹患肺癌的機率更高。

值得一提的是,排油煙機的高度與吸入油煙的程度有關。葛應欽指出,一般家庭裝排油煙機的吸煙口與瓦斯爐高度距離約70公分,但他進一步研究發現,如果將排 油煙機高度下降至50公分,則油煙內的致突變物危害性將大減,「多多少少可降低罹患肺癌的危險」,但其缺點是可能妨礙視線。

如果使用口罩是否具有預防效果?葛應欽強調,口罩頂多只能阻擋大顆粒的灰塵,而芳香胺類的致癌物顆粒則可小至0.01微毫米,根本阻擋不了。因此,除非有 業者研發可百分之百全部吸收油煙的排油煙裝置,他建議家庭主婦最好改變烹調習慣,儘量避免快鍋熱炒的烹調方式,或改用西式烤箱,以免吸入有害的油煙。

==========================================

中國人的飲食文化數千年,怎麼會在今日,由中國人自己來數典忘祖?

首先,不用說二手菸,光是一手菸,都不會對人體有害。坦白說,我是還沒抽 過菸,但是我很歡迎我的朋友們在我面前抽菸,我也很樂於吸二手菸。這個就好比有人愛吃白米,有人愛吃麵,這個完全是個人喜好問題。一天到晚研究一個根本不 存在的現象,這個理由,真的讓人覺得很可怕,尤其,這個人是拿了你我納稅、交由政府統籌,目的是要為全體國民謀福利的經費。人民的血汗錢被拿來做了莫名其 妙的研究,還讓一些人藉此為理由,去妨害人民抽菸的自由,對菸商加規費,而間接增加人民買菸的負擔。如果就結果來看,就是:人民已經納稅繳錢,政府做的 事,結果還讓人民的生活負擔更重。豈不怪哉?

哪天在台灣買菸,如果不會有這些自我矛盾的怪現象在裡頭,我才敢放心買菸。

香菸對人體有益就不說了,怎麼還把食用油都扯進來?

中國人大火快炒上千年,產生了多樣的料理手法,創造出獨步全球的豐富飲食文化,也讓藥與食的結合和變化,達到出神入化的層次。怎麼會有人連自己的祖先,都給忘光光了?讀書是讀到哪裡去了?

首先,中國人在料理的時候,本來就是以動物油脂,尤其是豬油為主。動物油 脂與人體的屬性最接近,所以也就是最容易在身體中代謝的。換句話說,只有天然豬油,才能讓人放心吃、放心料理。豬的全身上下幾乎都能吃,也幾乎都能補身 體、對身體有益。常吃豬肉、以豬油料理,本身就是養生的一部分。以我自己的經驗來說,我都是用自己買肥豬肉回來炸出豬油來料理。做出來的菜又香又好吃不 說,料理後的廚房,非常好清理。就算是吃飽飯後休息一陣子,大概四五十分鐘後再來清理,真的是只用沾濕熱水的抹布,就能把流理檯輕鬆擦乾淨;食具和廚具, 光用熱水就已經沖淨大半了。回想家裡,我媽媽用植物油做菜,油煙又多又大不說,如果料理完不馬上清理,回過頭,油膩就已經很難擦掉了。結果就是等到大家都 幾乎吃完飯,菜都涼了,才能上桌吃剩菜,不亦悲哉?

光是這一點,就值得強力推薦所有下廚的人們改用豬油來炒、炸。

植物油的料理,本來就是多半應用在西方的涼拌料理中;而在熱食中,其實西 方原來也是多用牛油來料理。先是誰在發難推翻動物油,真的是不可考,也很難猜得出理由。結果搞得現在用植物油料理的人越來越多,結果吃的人有越來越健康 嗎?當然是沒有。更糟糕的是,看看現在市面上在賣的食用油,要不就是像沙拉油,標示上雖然是沙拉油,其實也已經不是原先定義中的「黃豆油」,而是菜籽油和 一堆誰也不曉得是什麼的油去混合出來的;要不然就是一些號稱純的橄欖油之類,價格很高,光是就錢來考量,就根本沒辦法拿來暢快的炸、炒。甚至連所謂的清香 油,也都是什麼「改良」、「合成」、「精製」的不知名油在裡頭,這怎麼能吃得安心?

如果真的炒菜會讓人生病死掉,那麼,過去已經炒了數千年菜、又從來沒有用過抽油煙機的中國人,應該早就死光光了吧?究竟是油的問題,料理的問題,還是其實根本沒問題?不要說太多大道理,光是看事實,其實,就很清楚了。

「肝與筋」的雜感:我學中醫的想法

最近我在「知識+」裡,回了一個問題。

那個題目的來由,是一位西醫在報上說,中醫學裡對於「肝主筋」的看法是胡說八道,提問者覺得不滿,所以把報導貼出來,希望徵求中醫對於「抽筋」的看法。
原來的問答在這裡

肝是不是主筋?當然是。抽筋是怎麼回事?就是和肝以及胃的運作正常與否有關。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事。為什麼叫做「理所當然」呢?不是說,中醫「創造」了一 個說法,就來把它硬套到人的身體,或是各種現象上。而是:中醫學看到了人體以及天地萬物之間,有一些可以歸納出來的大原則、大道理;而這些原則和道理是可 以被重覆印證的,所以它就不斷被流傳下來。這個,就是「科學」。

曾幾何時,西醫拿到了發言主導權,可以大聲對全民宣傳:中醫是胡說八道。可以去「抄」中藥房,指稱中藥得要摻雜西藥,才會有效。有良知的西醫生,應該都會 有一個認知:西醫學是治不好絕大多數的病症的。但是,在為了賺錢的前提之下,醫院越開越大間,人民吃藥的種類越來越多,時間越來越長,價格越來越高。人民 有跟著變健康了嗎?很明顯是沒有。而大多數的人就被大眾傳播媒體洗腦,認為:中醫是無效的,都是騙人的。少部分的人,騎在牆中間,就說:西醫又快又有效, 吃中藥得要慢慢來,只能「調整體質」。

我怎麼不記得,用經方的中藥治感冒有拖過三天的?
我的經驗裡,都是用「幾分鐘」來計算感冒好了沒。

當然,用這套醫藥學說來醫人,人會健康,但是醫生就不能賺大錢了。因為醫生不能一次就開一個禮拜的藥,然後叫病人「下週再來掛一次號」。如果醫生給一帖不 到十元的藥,病人的關節就不再痛了,那麼醫生就沒辦法讓病人十幾年天天去醫院報到,幾個月就花十幾萬元動一次手術,讓病人開刀開到傾家蕩產、散盡家財,病 到生不如死、不欲人世,痛到跳樓自盡、一了百了。

當然,我不是什麼專業人士,我也沒有執照,不能開業,不能開藥,不能醫人。但是,幸好法律還沒有禁止我醫治自己。當然,當我眼見我愛的親人正在被西醫折磨、慢性殺害的時候,我也只能眼睜睜而無能為力。

學了中醫,我才深深體認到:一個人,在世界上,拯救不了自身以外的任何一個人;頂多也只能讓對方動念,去尋找自救的方法而已。中醫對我而言,最受用的,就 是拿來自救、自保,了解到真正的健康,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包括不受媒體邪說的驚嚇,因為一點小感冒,就搞得整天心惶不安,這,也是心理健康的一種。

當又有西醫在向大眾放話,又有媒體被愚弄而做為利益勾當的傳聲筒的時候,我的心裡很清楚:誰,才是在胡說八道。

「粳米」究竟是什麼米?(續)(20130522修編)

延伸自一個簡單的想法:既然薯蕷對於脾胃很補,為什麼很多需要補益中焦的湯方,只放粳米,卻不用薯蕷?而多數的人們的主食選擇,為什麼還是粳米,卻不是薯蕷?用粳米的方子改用薯蕷,好嗎?

附註一下,「薯蕷」就是現在大家說的「山藥」,在菜市場很容易買得到。不過,雖然它很補,但是吃過頭是不好的。這些在傳說之中「很補」的食材,平常就把它當蔬菜,偶爾搭配著吃一吃,就可以了,別去想它有什麼補性或是功效,會比較好。

薯蕷在平補胃氣上,真的有十分重要的價值與功效,腎氣丸中以薯蕷入藥,應該可以想見一斑。若薯蕷與粳米比較,又是如何?在此舉二例:一是據最近新聞報導:某婦人得知山藥對身體有益,所以餐餐把山藥當主食來吃,結果造成停經。二是個人側面得知,有一中醫高人的研究指出,天生萬物皆有溫涼寒熱等屬性,唯有「米飯」,也就是粳米,在食用之後的屬性是「零」。也就是說,粳米吃進身體中,對身體的屬性偏移的影響是「沒有」,故能作為人們主食,經年累月食用之。

若是單以「白虎湯」在某些狀況下,我認為:整首白虎湯的效用,有一個很重要的關鍵,在於「石膏」將在體表的熱給轉移至大腸之中,凝為津液。既然白虎湯在效用的考量上,著重於「裡有熱,表無寒」,在較於「積極」的退熱為前提之下,用薯蕷來加強平復餘熱的作用,我認為是可以考慮的。若是退一步來想:以較為便宜而簡約的想法來看,要除去較少量的裡熱,若是單以「重用石膏」來達成,似乎亦無不可。

在日常的飲食應用之中,我們的確也經常看到「石膏」的參與,尤其是東亞飲食文化圈之中很常見的「豆腐」,石膏就是一個很好的固形劑,這對於日常食用,甚至是在炎炎夏日,食用一份以石膏固形的豆腐,或是豆花,或是在嚴寒冬日,滾燙的火鍋中加入豆腐,平衡熱辣食物的燥性,都有重要而巧妙的應用。醫食同源,果真如是。

至於其他常用於潤補脾胃的藥材,像是「麥門冬」,代表性的藥方則有「麥門冬湯」,以我見聞過的經驗來說,應用此方於《桂本》中描述以外的狀況,亦皆能有效收功,只要本於潤補下氣的大原則就行。唯今人多以「生某病就吃某藥」的觀念來理解用藥,但是中醫藥的體系卻以「辨證」為依規,又不是如此運作。而且西醫命名的病名,又不見得能完全等於中醫的辨證內容。為防萬一誤用,造成傷害,所以我在公開的場合,皆不明說藥方。但是,回過來說,若能真正參透《桂本》之中的大法,不只藥味加減,甚至對於其他各種雜病,應該都能有取捨脈絡可循。至少在於理解疾病的過程之中,總是不至於讓大方向有所偏誤。

我過去從事過的工作之中,經常接觸「翻譯」這樣的專業。異國語言之間,難處之一就在於:碰上「沒有對等用字」之時,要能正確的傳達其意。而在究竟是「沒有」該用字,亦或只是譯者個人的「不知」,若要加以確認,光是查找資料就已經相當耗費心力;若不小心引喻失當,造成的誤解就是謬以千里記。以我個人的想法認為:還原漢時對於身體理解,以今人的語言來傳述,這中間的工作,即可以算得上是一種「翻譯」。

在下以為,天生四時,應運萬物,普天之下,應是沒有兩種完全一樣性質的物種。回歸到組方上,相似的物種雖有不同之處,但或許也在特定的狀況,可以有交集場合,允許通用。而在非交集區域時,就是各物物性之擅場了。日本人在平時飲食之中,山藥多以生食,亦有強壯功效之說,也同樣以粳米為主食,佐以多種糯米之料理做變化。可見得這三種食材,的確在物性上有不小的交集區域,各有其應用比例上的輕重之別。另外在傳統習俗上,還有夏日多食葛粉,女子初經食用紅豆飯,皆可藉由中藥物性邏輯,供作理解其習俗形成的輔助。唯日本人多不諳中醫,但跟隨傳統而已。蓋日本人之習俗古學多承襲自漢唐,因為能夠忠實保留至今,有些古語原意(如蘋果原名應為「林檎」),或許從日語文中,能窺見一二。古今對譯,除了文句本義的求真,透過其他語言工具的輔佐,亦不失為良方之一。

「粳米」究竟是什麼米?(20130515修編)

在《傷寒雜病論》中,「白虎湯」、「附子粳米湯」、「竹葉石膏湯」等藥方,都用了「粳米」這種藥材。但是在我們現在的用語之中,如果去一般米店和老闆說 「我要買兩斤粳米」,恐怕能夠理解你的人,並不會太多。另一方面,現今市面上的米種又那麼多,究竟哪一種才是,或者,最接近漢朝時代所說的「粳米」呢?

在統稱「稻米」的物種之中,尚有許多有小分類,有粳米,有籼米,還有糯米。現今的稻米品種,許多都已經受過人工的品種改良,極難找到漢朝時的相同品種。但是,若以現今的物種的物性來對照,大致仍可分為上述三類。而我認為,米粒較為圓、短的「粳米」,仍然相去不遠。

粳米在物性之中,是屬於「居中」的性質,也就是說: 許多藥材的物性都有偏向,可能偏熱,可能偏燥,但是唯獨粳米,可以算是最沒有明顯偏向的藥材。而這樣的特質,對於禾本科的植物來說,可以算是相當普遍的特質,也因此禾本科的各種作物的種子,像是米、麥,都很適合作為日常主食來用。而「居中」的特質,對於胃的作用來說,則代表一種很能夠「調和」的作用。

若是以入藥方來說,我個人認為,使用粳米,應是較為適當的選擇。在白虎湯所使用的四種藥材來說,最明顯的「去熱效果」,主要是在知母,收降熱氣凝為津液,則是石膏的作用。至於剩下來的炙甘草,以及粳米,便是「保守中焦津液」,以及「平和胃氣」的作用了。

雖然西瓜常被人稱為「天生白虎湯」,但是對於身體來說,西瓜冷冽有餘,平補津液的功效可能還是差上一截,在藥用之中,以對應於炙甘草以及粳米這方面的效果來說,並不能算得上夠完整。所以,在退熱之外,同時恐怕也有傷正的問題。

西瓜如此冷利,縱使夏天如何暑熱難耐,也不可多食。「白虎湯」是當人在煩燥欲死的時候,拿來救急用的,加了人參,還能救大汗煩渴。平常沒病就吃西瓜,恐怕沒兩天就會出毛病。特別是,現在的超市幾乎一年四季都有賣西瓜汁, 先不論純正新鮮與否,光是其性質,就已經非常不適合讓人多食。再怎麼說,天有四時,萬物應運而生,多吃非當季的食物,本來就容易出問題。

至於「水稻」或「旱稻」之別,一般就生物學的分野來說,認為兩者應該在於生長環境有別之後,對於環境適應的變化使然,並非原生物種就有不同的性質。若是以「水稻」或是「旱稻」來辦斷漢代的粳米為何,恐怕有失一般性的原則。

此外,古時不時興吃「胚芽米」,主要為其加工技術是到近世才較為成熟。若非糙米(這也是近年來才流行,古時貧戶吃不起精米,才吃未加工的糙米。),則為精米。精米被食用的時間也很長,除非像是過去江戶時代的日本人,吃了精米,又不能吃到足夠的肉食,才會引發腳氣病。否則,像是當今的食材取得容易,營養全面,天天以精米為主食,並沒有什麼物性上的疑慮。

臺灣的「米種」不少,日本的米種更加多樣。粗分之下,蓋蓬萊米為日治時代,日本人在台灣改良出來的米種。但是大抵而言,包含中國古代各種天然米種以及後世的人工育種,東北亞仍然以粳米為大宗。不過近世以來,稻米品種更加繁多,交互混種之下,少有純粹的「蓬來米」或「在來米」可言,若是真要講求米種,「臺粳」系列,顧名思義,應該是較為可用的米種。

雖然米種如此繁多,但是大範圍之下的生態相同,所以物性仍然算是一致,其間的細微差異,就不在我們對於「效力」的討論之列了。否則全天下米種太多,光是 日本就可以數得出來超過十種,再加上泰國、美國、歐洲、東南亞等地都種米,長短硬軟各有或大或小的不同,恐怕就不是醫藥書籍可以蓋括討論的範圍了。

不過,在熬煮「太極米漿粥」時,臺灣本產的稻米,似乎都無法將米粒煮至完全化開,而普遍來說,日本產的稻米則較無困難,這是值得注意的一點。

話說回來,白米真的是人類飲食的好朋友,是個天天吃還兼能養生的好東西。無怪我們常說「拿來當飯吃啊?」,若白米不能「當飯吃」,中國人恐怕早就因為營養上的問題,病死光光了。現代飲食「美國化」過頭,又聽信一般西方學說定義的「澱粉類」說法,視白米飯為蛇蠍猛獸,用餐都不吃白米飯了。其實白米飯才是真正對身體好的食物之一,「主食」之所以能為「主」,必有其「居中不亂」的能力才是。

說實在的,養生這回事,其實很簡單、很實在,也很家常;但,就因為如此,所以才「沒有商機」。沒有商機的東西,是賺不到錢、無法炒作,不能海撈一票的。

江湖一點訣,講破不值錢。不過這年頭好玩的也在:講破了,還沒有人要信。